看着老者的尸体,高鹏叹了口气。

    “眼下就只有去任东升的别墅了,解铃还须系铃人,这虚无子既然得了任东升的钱财,现在少了一缕精魂,他不可能不管。”

    李元泰点点头,“高兄所言极是,咱们现在就去任东升家,保管能见着虚无子。”

    智心住持轻宣佛号,“老衲也随你们一同前往,一来助你们除害,二来此禽兽能再次危害世人,保慧寺也有监管不善之处。”

    陆判道,“也好,此妖士道行不浅,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李元泰道声起

    片刻之间,我们一行人已经到了一个大宅院门口。

    宅院外,杨柳依依,醉花掩映。

    宅院内,雀鸟啾啾,泉水叮咚。

    “这青天白日的可怎么进去?”高鹏问道。

    “咱们要等到晚上再进去吗?”我也感到犯了难。

    陆判手抚虬髯,“这倒难不住我,我可以隐身,只是我不认识哪个是任紫茗,况这宅子不小,房屋众多,瞎摸瞎撞的得半天功夫。”

    李元泰哈哈一乐,“这有何难?”语毕,念动咒语,只见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停在了草坪上。

    “弄只蝴蝶来作甚?”我感到大惑不解。

    李元泰笑道,“弄只蝴蝶当坐骑啊,等下咱们就骑着这只蝴蝶进任紫茗的闺房。”

    “骑着这只蝴蝶?我没听错吧,这蝴蝶这么小,咱们可是五个大男人呢。”我看着那只蝴蝶,哭笑不得。

    “你急什么,元泰兄自有妙招。”高鹏笑道。

    李元泰蹲下身子,抚摸着那只蝴蝶的翅膀笑道,“不懂了吧,这叫做侦察蝶,是专门帮咱们打探敌情的。”

    李元泰继续念动咒语,我当时正在看一朵花,刹那间感到那朵花迅速变大,起初像碗盘,然后像脸盆、车轮,最后大得像一个池塘。

    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不是那朵花变大了,而是我们被瞬间缩小了。

    几只黑黝黝的大虫子从我们身边爬了过去,我感觉大虫子的腿比我的腰还粗,近了看,虫子腿上的黑毛像钢针般的根根直立,吓得我一头冷汗。

    那几只大虫子似乎闻到了我们的气味,陆续朝我们爬过来。

    我已经看得清它们空洞洞的大嘴以及嘴边的獠牙。

    “不要啊,李元泰,赶紧想办法,那些大虫子打算拿咱们当美餐了。”我吓得缩成一团,躲在高鹏后面。

    李元泰哈哈大笑,“慌什么?只是几只蚂蚁而已。”

    “蚂蚁?”

    我看着那几只巨大的虫子傻眼了,猛然想起我们被李元泰缩小了。

    李元泰不慌不忙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对着那几只蚂蚁使劲一喷,一股奇异的香雾迅速包围了蚂蚁。

    那几只蚂蚁立刻退缩了,掉头往别处爬去了。刚爬了没几步,一个个地倒在地上蹬腿的蹬腿,伸爪的伸爪,不一会儿,全没动静了。

    “这是什么法器?”

    我好奇地凑过去看那小瓶子。

    李元泰嘿嘿一乐,“这是强力公司推出的最新杀虫剂,叫做闻香倒,只要一按这个小圆按钮,立刻能喷出强力杀虫香雾,这香雾对人体没有伤害,对昆虫却有着致命的杀伤力,任何昆虫闻了它,立马去冥界报道。”

    我看了看那个小瓶子,果然看见上面有着强力公司的标识和闻香倒三个大红字,不由得苦笑一下,“你这是在给强力公司打广告吗?我以为是什么法宝,居然是杀虫剂。”

    李元泰弹弹我的脑门,“你这傻小子,杀蚂蚁不用杀虫剂,难道还让我念咒贴符不成?”

    高鹏哈哈大笑,气得我用鞋跟对准他的脚使劲跺了下去。

    “你这纯属于殴打雇主,我要求减酬劳。”高鹏疼得哇哇大叫。

    我得意地擦擦鞋跟,“要求无效,一千块已经进了我的钱包,岂有退还的道理,哪怕只退还一小部分也属于无理要求。

    另外,目前我的所作所为早已超出你的要求,之前你说好我只要穿着这身行头在五马路走来走去就行,现在你居然带着我闯冥界、访保慧寺,现在还要去任土豪家里抓那个什么虚无子,这些额外的服务,我要求加薪水。”

    “要求无效。”高鹏冷哼一声,“这一千块是我付给你作为我助手的酬劳,这是咱俩昨天说好的,既然作为我的助手,你就得按我的要求办事。

    这些要求里就包括了扮成美女引诱凶手上钩、协助我调查一切与案件有关的细节,这些细节当然包括了闯冥界、访保慧寺和抓捕虚无子,你所做的都是分内之事,你该尽全力协助我调查,直至抓住凶手,才算完成任务。你的明白?”

    我听完,没把鼻子气歪,跳着脚喊道,“高衙内,算你狠,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残酷剥削在你我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你这一千块花得真值。”

    我俩吵得一股劲,那边陆判笑得嘴都合不上了,只有智心住持最淡定,不住地宣佛号。

    李元泰实在看不下去,出来打断,“你俩有事回学校说去,咱们该办正事了。”

    李元泰说罢,镇定自若地朝前走去,我看见前方不远处停着那只蝴蝶,现在看来,那只蝴蝶就如同一架飞机在等着我们坐上去。

    李元泰爬上那只蝴蝶,坐在蝴蝶背上,然后招手示意我们也过去。

    我爬上那只蝴蝶,摸摸翅膀咔咔直响,把鼻子凑上去闻见一股子纸墨香,“我说李元泰,这蝴蝶不是纸糊的吧?”

    李元泰微微一乐,“这当然是一只纸蝴蝶,难道你还想骑真蝴蝶不成?现在我把你缩得这么小,真蝴蝶能一口吞了你。”

    高鹏又待大笑,被我使劲掐了一把。

    李元泰轻咳两声,“大家都坐好了吗?准备起飞!”遂念动咒语,我听见耳边风声呼呼,看见蝴蝶的翅膀愈扇愈急,未几,腾地飞了起来。

    脚下是茂密的树丛和娇艳的鲜花,耳边是呼呼的风声,那种滋味跟驾着云朵游星河又有不同,眼见着蝴蝶飞过灌木丛,飞过粉墙,直飞到宅院里面去。

    一进宅院,就看见两个穿着黑衣的高大男子在院内的石子路上走来走去。

    “这两个是什么人?”我好奇地问道。

    李元泰急忙捂住我的嘴巴,压低嗓门道,“这俩是保镖,留神别被他们听见。”

    两个保镖果然警惕地凑到了一起,一个说,“好像有人进来了,我刚听见有人说话。”

    另一个竖着耳朵仔细听了半天,“我好像也听见了。”

    “这只蝴蝶怎么这么漂亮,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五彩斑斓的蝴蝶呢。”

    “嗯,我也发现了,这么美的蝴蝶,第一次见啊。”

    我一听,糟了,这只蝴蝶引起他们的注意了,急忙用手捅捅李元泰,压低嗓门道,“李元泰大仙,你这不是坑人嘛,你整个白蝴蝶粉蝴蝶啥的,就漫山遍野都有的那种多好,非整这么美一只蝴蝶让人看了眼馋。”

    我话音刚落,就见一保镖凑了过来,“这蝴蝶是挺稀罕的,抓来送给紫茗小姐,准保她喜欢。”

    另一个说,“是,小姐见天闷在屋里,多无聊啊,弄只蝴蝶送她解闷也好。”

    “我看行,你先看住它,我进屋取个网子去。等我网住它,看它还往哪飞。”

    “去吧,赶紧的,再蘑菇该飞走了。”

    妈呀,这要是被他们逮着,我们五个不麻烦了。我使劲捅李元泰,示意他赶紧想折。

    高鹏压低嗓门笑道,“稍安勿躁,元泰兄自有办法。”

    “好你个高衙内,这前儿了居然还笑的出,等下被保镖逮住,咱们就得跟这只蝴蝶一样都成了任紫茗的玩物了。”我使劲掐了高鹏一把。

    我只顾着吵,没留神李元泰又开始念咒。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