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日出东方,霞光初现,露水未褪,薄雾笼群山,行走于此山中,真是心旷神怡,舒适无比。

    行至山脚下,果见一古庙依山而建,庙前多是合抱不交的古松,古庙便隐在松林之中,门前一道溪水,甚是僻静。粉墙环抱,红瓦覆顶,门首上写着保慧寺三个大字。

    “好个清静所在。”陆判说着,大刺刺朝着庙门走去。

    恰逢一个小和尚拿着扫帚出来清扫门前落叶,见到我们四人,不免呆住。

    李元泰抢先几步,走上前,行了道家之礼,“小师父早,我们是来找智心大师的,烦请引见。”

    小和尚想来常年住在山里,很少看见女人,他先是挨个打量了下我们四人,最后把目光集中在我身上,然后低头轻宣佛号。

    “诸位施主找智心住持,稍等片刻,容我前去禀告。”说罢,径直拿着扫帚进寺庙去了。

    高鹏看着小和尚的背影笑道,“这小师父显见的是六根未净,两眼盯着路飞骨碌碌地转个不住。”

    李元泰闻言忍俊不禁。

    我用高跟鞋跟使劲踩了高鹏一脚,“还不是怪你,非逼得我打扮成这鬼模样。”

    高鹏痛得惨叫一声,我待还要再跺上几脚,都被他有备躲开了,他一边躲一边笑,“我可是花钱雇你的,咱们有约在先,你收了我一千块就得按我说的办事。”

    我气得脱下高跟鞋,拎在手里,一路追他,“谁稀罕你的破钱,等下就还你。”

    “你说的啊,不还是小乌龟。”

    我一听更来气了,追上去,拿鞋跟猛凿高鹏,“耍我半天,居然想把钱要回去?美得你,还骗我穿死人裙子,我跟你没完。如果早知道那是秦小小死的时候穿的裙子,你就是给我一万块,我也不穿!”

    李元泰在一旁傻了眼,急忙拉着我劝道,“你们别闹了,有事回学校再说,佛门清净之地,喧闹不得。”

    陆判早就笑得前仰后合,“这俩小哥委实有趣。”

    我和高鹏只管厮闹,不知那小和尚何时已站在身后,轻宣佛号,“各位施主,住持吩咐说先领施主们用膳,膳毕详谈。各位施主,请随我来。”

    想着折腾一晚,肚子还真有点饿了,我气哼哼地穿上鞋,跟在李元泰后面,朝庙里走去。

    不曾想高鹏走过来,贴近小和尚的耳朵大声说,“你不要死盯着他看,他是男的,不是女的。”

    我气得抓住高鹏就打,李元泰回身劝架,高鹏笑嘻嘻地躲开了。

    “高衙内,我饶不了你的。”情急之下,这高衙内仨字张口就来,谁知,至此以后,高衙内就成了高鹏的外号了。

    小和尚惊得直宣佛号。

    跟小和尚去禅房用了斋饭,肚子里充实了许多。

    小和尚收拾了碗筷,道是智心住持有请。

    我们跟着小和尚进了正殿,但见一白眉白须老僧、身披烈火袈裟端坐于蒲团之上。

    “吾乃保慧寺住持智心,各位施主找我何事?”老僧双目含威,觑得人不得不敬。

    陆判上前一步,“陆判见过大师,下官奉阎罗之命,追查虚无子下落,近来阳间五名女子被害,疑被人摄魄续命,这二十年来,会此妖术的仅虚无子一人。素闻虚无子当年被灭,魂魄封于保慧寺,特来询问则个。望大师指点迷津。”

    智心住持闻言色变,“虚无子?这黑心猴当年作恶多端,早于二十年前就被众法师拿住,其魂魄被老衲亲手封于罐中,今日岂可再现摄魂续命之案?”

    陆判揖道,“我等也只是疑心,下官特查了生死薄,这虚无子的确于二十年前得果报。若果此案不是他做,那杀人害命者又系何人?”

    智心住持捻须沉吟,“若被害女子果是死于摄魄续命,天下会此妖术只黑心猴一人,你等可确定这无名女子因摄魄续命而死吗?”

    陆判嗫喏起来,“这……”

    高鹏上前一步,朗声道,“智心大师,就在五名女子丧命之时,本市一富豪之女却莫名病愈,之前此女的父亲多方求医问药终不见好,一度命告垂危,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女子很可能被人摄魄续命了。”

    智心住持皱眉道,“可这黑心猴早就命丧黄泉,且魂魄被封,难不成又有心术不正之术士练成了此邪术?”

    李元泰揖道,“五位女死者魂魄均被人锁住,不得往生投胎,昨夜有一女恰得生人阳气,乃聚魂魄,幸得被我等撞见,据她说凶犯系身材矮小精瘦之人,左脚微瘸,只是头戴鬼脸面具,不知面貌如何。”

    “鬼脸面具?”智心住持惊道,“这黑心猴生前也总爱戴着鬼脸面具,要说身材倒是跟女子描述一致,而且这恶徒因小儿麻痹致残而左脚微瘸,倒都符合。”

    沉吟半晌,智心住持忽然惊叫一声,“如此说来,莫不是……”

    看智心大师慌张,我们也紧张起来。

    智心住持起身唤过小和尚,说了声随我来,然后急匆匆地朝后院走去。

    后院不少和尚正在忙着整理清扫,见了住持慌忙停下行礼,住持也不搭理,只是埋头往后院内一间禅房走去。

    进了禅房之后,我发现屋内放满了坛子,每个坛子上都写着人的姓名贴着符咒。

    我拉住李元泰轻声问道,“这些就是传说中的封魂罐吗?”

    李元泰示意我不要出声。

    智心住持在墙角一个坛子前停住脚步,仔细端详片刻,脸色忽变,回头吩咐小和尚,“叫智能来。”

    我看见那坛子上写着虚无子三个字,符咒上写着封禁的日期是二十年前的某月某日。

    不多一会儿,小和尚带着个精壮的和尚匆匆赶来,只见那和尚也就三十上下年纪,生的眉清目秀,他见住持站在虚无子坛子前,心里已是虚了三分,脸上不由得慌乱起来。

    这一切,哪里逃得过智心大师的法眼,大师轻咳两声,“智能,我命你看守打扫此间禅房,此间的物品一律不得擅动,你可做到了?”

    智能心里慌张,嘴里说话也哆嗦起来,“徒弟谨遵师父教诲,每日清扫看护,从无偷懒。”

    智心住持不语,沉吟片刻,忽然手指虚无子坛子,怒道,“我曾嘱你千万不可擅碰此间坛罐,你为何将此坛替换?”

    智能见被住持识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起头来,“徒弟罪该万死,为徒哪里敢碰此间坛罐,一年前,徒弟早起打扫此禅房,因夜晚辗转,睡眠不足,早起时仍浑浑噩噩,

    清扫时不小心碰倒了此坛,谁曾想坛倒即碎,眼见得一股黑烟离坛而去,我知闯了大祸,又不敢禀告师父,担心被师父责骂。于是乎自作聪明,找了个空坛写上虚无子姓名,又贴上假封条。

    乍看之下,别无异样,只求蒙混过关,障得师兄师弟们眼目。哪知,还是难逃师父的法眼。弟子知道错了,请师父责罚我吧。”

    智心住持摇摇头,“事到如今,责罚你也不管用了。你起来吧。记住今后若有纰漏当赶紧禀告师父,以免铸成大错。”

    智能慌慌张张地站起来作揖,“谢师父不责之恩。”

    “大师,眼下咱们怎么办?”陆判问道。

    智心住持手捻白须沉吟道,“这虚无子元神既脱,定是寻其肉身去了。虚无子当年练就了不腐肉身,在他死后,我等法师没有毁其肉身仅封魂魄也是一大疏漏。我等可前往后山埋骨之处,查其肉身,多半不在了。”

    智能闻言再次跪地,“师父,徒弟深知罪无可赦,不敢求师父原谅。”

    智心住持摇摇头,命其起身,“智能,凡事皆有定数。你也不必过于自责。那五个女子命中该有此劫数,此劫恐生死薄也难算到。”

    智能还要下跪,住持摆摆手,走了。

    我们跟着小和尚和住持一径来到后山埋骨处,挖开坟墓,果见坟里埋着的是个老者。尸首早已腐烂,花白的头发和胡须兀自还在,颈骨断裂,显然是被他人所害。

    智心住持轻宣佛号,“果然是黑心猴所为,此禽兽刚出得封魂罐便杀人,罪无可赦。”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