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上早有衙役应了一声。

    不一刻,就见一个身着红袍头戴黑帽足登黑皂靴的虬髯黑大汉匆匆赶来,左手拿着生死薄右手执判官笔,见了包拯恭恭敬敬地一揖。

    “闻包大人传下官欲查生死薄,恭请大人查阅。”言毕,将生死薄双手奉上。

    包拯看了生死薄之后,勃然大怒,拍案道,“可恼!好个大胆刁徒,竟然篡改了生死薄。秦小小合该阳寿七十五,子孙满堂,被改为年二十五卒,他且改得巧妙,却瞒不过我的法眼。”

    堂下人听得此言,全都大惊失色,那秦小小更是哭的凄惨。

    陆判也是一脸不安,乃强自镇定,结结巴巴道,“生死薄被篡改,绝无可能啊。”

    包拯满脸怒气地把生死薄扔给陆判,“你自己睁大眼睛仔细瞅瞅,这生死薄你该寸步不离才对,如今被人篡改尚且不知,这事你且如何交代?”

    陆判打开生死薄,果然发现篡改痕迹,不光是秦小小,其余四位被害女子的生死薄均被篡改,只好跪下请罪。

    “包大人请恕下官疏忽,下官曾于一年前在阳间办事,因一时兴起,多饮了几杯,归途行至保慧山,乃感身子困乏无力,醉卧于古松之下。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下官起身检查物品俱在,也就没放在心上。现在想来,定是有歹人趁我熟睡,偷偷篡改了生死薄。”

    包拯把脸一沉,怒道,“果然是你贪杯坏事,须知你多贪几杯黄汤,就被人勾抹了五条性命,这缉拿真凶的事就交付于你。若果再出纰漏,定不轻饶。”

    陆判唯唯道,“下官自知罪孽深重,当尽全力以赴。”

    “那被害女子秦小小目睹真凶为戴着鬼脸面具的矮小精瘦男子,左脚微瘸,还有一样,此凶徒残杀五个美貌女子,却不是为色,可恨的是杀人之后还打散魂魄,你可知这是为何?”

    陆判手抚虬髯,沉思片刻,乃道,“包大人,下官以为此被害女子不是被打散了魂魄而是被吸取了精魂,素闻阳间有术士能吸取精魄替人续命来赚取昧心钱,

    虽不曾亲眼目睹,却也不可不信,只是要把吸来的魂魄牢牢锁在受魄人的体内需要非凡的法力,非普通的术士可为。”

    半天没说话的李元泰像是恍然大悟,一拍脑门道,“这么说来,阳间的术士能做到此种程度的就只有一个人虚无子,早在二十年前,虚无子利用邪术摄取活人的精魄替垂危的人续命,赚取不义之财。

    视财如命的他一发不可收拾,谋害多人,终于引起公愤,一帮道士高僧自发组织在一起讨伐虚无子,虚无子纵然道术高深也寡不敌众,被众人杀死,其精魄被保慧寺的智心大师封禁,令其生生世世永不超生。

    对了,虚无子就是个瘸子,据说他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症,左腿比右腿短一截,走路微瘸,如果不仔细看,会看不出来。而且虚无子生来矮小精瘦,心狠手辣,大家背地里都喊他赖猴子或者黑心猴。”

    高鹏皱眉道,“虚无子倒是体貌特征都符合,而且又曾做过摄魂续命、伤天害理的勾当,可是这虚无子不是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吗?”

    “那这虚无子可有徒弟和子女?”包拯捻着美髯问道。

    “这倒没听说,素闻他个性刻薄寡恩、见利忘义,一切以钱财为导向,没人敢跟他亲近,而且他死的时候年仅二十岁,应该还不到收徒的年纪吧。

    其实这些我也只是听长辈们说的,我今年刚满十七周岁,虚无子死的时候,我还未出世呢。”李元泰答道。

    陆判打开生死薄,查了半天,点头道,“确如这位小哥所言,虚无子殁于二十年前。”

    包拯沉吟片刻,乃道,“既然事有蹊跷,你等不妨去保慧寺找智心大师探询一番,或许能得到更多的情报亦未可知。”

    “包大人,我和同学高鹏一直关注秦小小命案,今次又请路飞同学一起查找凶手,烦请包大人准许陆判带我等三人同去,以助一臂之力。”

    包拯点头,挥手道,“速去。”

    陆判起身揖道,“我等这就启程赶往保慧寺找那智心大师问个明白。”

    秦小小焦急地问道,“你们都走了。我怎么办?”

    “你留在这里吧,那凶徒少了一缕精魂势必到处找你,再说等下天色大亮,你一个鬼到处走动也不方便。”李元泰朝着秦小小一拱手,“不如你待在这里,静候佳音吧。”

    陆判道,“这位小哥所言极是,鬼不行天光之路,阳间已是白昼,你跟随我等恐多有不便,再则那凶徒亦不会轻易放过你,你且待在地府,等候发落为上策。”

    陆判言毕,冲包拯一揖,“时候不早,我等这就启程赶往保慧寺。”

    陆判道声起

    只见眼前混沌一片,待再睁开眼时,已经回到阳间了。

    此时,天已大亮,四周群山环抱,绿树葱茏,鸟语花香,令人心旷神怡。

    “陆判,请问这里就是保慧山了吗?”憋了半天没说话的我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陆判点点头,指着不远处一棵挺拔的古松道,“一年前,我就是醉倒在那棵树下。”

    “咱们这就前往保慧寺吗?”李元泰问道。

    陆判不语,却猛然击掌道,“土地老儿速速现身!”

    一个穿着灰袍的白胡子老头拄着松枝拐杖应声而出,对着陆判一揖,“不知陆判唤老朽何事?”

    “土地老儿,我一年前醉卧此树下,你可见何人靠近我,翻看了生死薄?”

    土地苦笑道,“原谅老朽年迈,眼花健忘,一年前的事如何记得。这生死薄乃天机,你须悉心看管,却如何贪杯醉卧被人窥探了去。这方圆几百里地俱是老朽管辖,又如何能面面俱到?望见谅。”

    陆判冷哼一声,“就知道你这老儿一出事只消推得干净。”

    “出得何事?老朽尚且不知,何来推一说?好心恭劝一句,得闲少饮几杯,以免误事。老朽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土地说完,依旧照来时那样,从原地消失不见了。

    陆判紫涨了面皮,恨恨地骂道,“这老儿一有事找他就推三推四。”

    气氛一时有点尴尬,高鹏咳咳两声道,“刚在地府听大家谈起摄魄续命的法术,我倒是想起本市发生的一件怪事。

    本市有个富商任东升,早年丧妻,他有个聪明美丽的女儿任紫茗,这个任紫茗一年前忽然得了怪病,求医无数,依旧不见好转,任东升虽富甲一方,却只得一个宝贝女儿,平时含在嘴里都怕化了,眼见女儿生命垂危,毫无办法。

    那段时间,几乎每天的头条都是首富任东升为救治女儿拜佛求医的新闻,为了治好女儿的病,他不知花了多少银子。可是后来听说他认识了个什么高人,帮他女儿把病治好了。”

    “这事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我不禁好奇。

    高鹏笑道,“一来任东升是首富,有关他的消息媒体天天报道,二来这个任紫茗之前就在常青学院念书,低我一届,算是学妹,人长得的确不俗,得病之后就退学了。之后病愈也没再来上学。现在据说在家静养呢。”

    “看来这个任紫茗有问题。”陆判手抚虬髯道。

    李元泰皱眉道,“任紫茗我也见过,没你说那么美吧,姿色也就中等偏上,那么高鹏你现在怀疑任紫茗的怪病无端端好了,是被人用摄魂法续了命。”

    高鹏点点头。

    陆判手持生死薄,笑道,“这任紫茗有何蹊跷,待我一查生死薄便知。”

    少顷,查毕,冷哼一声道,“这任紫茗的生死薄也被篡改了,她合该一年前病逝,却无端端地被人延寿二十年。”

    高鹏得意地笑笑,“这更证明了我的推理是正确的,任紫茗果然就是被人续了命。咱们接下来是不是该重点调查这个任紫茗,顺藤摸瓜就能抓住凶犯了呢?”

    李元泰击掌道,“高兄果然智慧过人,佩服佩服啊。”

    一见案情有了转机,我也兴奋起来,“那么咱们现在是不是该赶去任紫茗的香闺,仔细调查一番,应该就能把那个杀人取魄的术士绳之以法呀。”

    高鹏点点头,示意即刻动身。

    陆判却大笑道,“慢着,咱们大老远来到这保慧山是为了去保慧寺找智心大师,岂可半途而废?”

    李元泰赞成,“陆判说的有理,咱们现在就去保慧寺。”

    一行四人朝着山脚下走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