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切来的实在太突然了,我们三个大男人还没反应过来,秦小小就被牛头马面给带走了,耳畔还回响着秦小小喊救命和冤枉的声音。

    “元泰兄,咱们怎么办?”高鹏没了主意。

    李元泰脸色一沉,“没办法,咱们跟上。”

    跟上?

    跟去哪里?

    人家秦小小去投胎,咱们难道也跟着去地府不成?

    为了避免再次受到讥讽,话到嘴边,我还是咽了下去,李元泰的损人毒舌不是好惹的。

    只见李元泰剑指一点,朗声道,“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今弟子李元泰借道地府,有事面见阎罗,恭请各位鬼差大哥通融则个。”

    李元泰语毕,却见周围的高楼大厦和马路都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救命啊冤枉啊我不要去投胎”

    前方不远处传来秦小小的哭喊声。

    “他们在那边!”高鹏兴奋地喊道。

    “这是什么地方?黑七麻乌的,什么都看不见啊。”我吓得待在原地不敢动。

    “嘘这里是冥界,就是阴间,别乱说话。”高鹏压低嗓门提醒我。

    黑暗中,又听见李元泰朗声道,“开阴眼,进地府,弟子李元泰求引魂灯一盏,望乞赐灯则个,弟子感激不尽。”

    少顷,在我们前方果然出现了一个红灯笼,那灯笼兀自朝前飘动,就如同有人在提着它在前面带路一般,果然,在前方不远处,我们看见了牛头马面正拖着哭成泪人的秦小小。

    李元泰紧走几步赶了上去,“牛头马面两位大哥,这姑娘的确死的不明不白,二位就是硬拉她去投胎恐怕她也不会心甘情愿,烦请二位大哥带我等见过阎罗王,容他细查下姑娘是被何人所害,再做定夺如何?”

    两位鬼差点头道,“也好。”

    秦小小见我们跟了过来,也停止了啜泣,哽咽道,“二位鬼差哥哥,不要再使劲拖着我了,我跟着你俩去就是了。”

    走不多远,就见前方森然立着一栋大厦,门首上方以金字刻着“冥府”二字。

    门首两边立着两个穿着黑衣黑裤的衙役,两个衙役一见我们,立刻拦住,“来者何人?”

    马面大汉上前一揖,递上那公文,“此女子乃游魂秦小小,滞留人间多时,今日特奉阎罗王之命,拿她前来地府报道,完毕后即刻投胎,有公文在此,烦请二位哥哥过目。”

    一衙役读完公文,点点头,当他看见我们三人的时候,立刻走过来使劲用鼻子闻了闻,皱眉道,“两位鬼差既是带游魂报道投胎,又如何带得三个活人同往,须知地府素来只准死人进出,这三人阳寿未尽,带他们三人却是为何?”

    马面大汉面露难色,“二位哥哥有所不知,此女子死的蹊跷,至今不知被何人所害,如果即刻拉她投胎,任那谋害她的不法之徒继续逍遥人间,人间势必又多几多冤魂,不如借此机会帮她查清真凶,一来为她了却冤情,二来也除了人间一害,岂不一举两得,造福人间百姓乎?这三位乃是女子阳间的好友,替她伸冤则个。还乞二位哥哥通融。”

    两位衙役交换了下眼色,点点头,“言之有理,此害不除,必将再次谋害无辜,女子既有冤情,可直接击鼓喊冤,见了阎罗王可一五一十告之。”

    秦小小听罢,立刻会意,走到门首边的大鼓前,使劲敲了起来,“冤枉啊冤枉”

    俄顷,从门首内奔出来一个衙役,问道,“何人击鼓喊冤?”

    秦小小立刻跪倒在地,“我叫秦小小,几个月前被人害死,死后还被凶手打散了魂魄,所以迟迟不能来地府报道,望见谅。

    今晚因为有人穿了我的裙子,我吸了阳气,才使得魂魄重新聚齐,小女子斗胆求阎罗王查明真凶,为小女子做主,也不枉我为人一世。”

    衙役点点头,“请随我来。”

    一挨进得内堂,早有衙役高喊,“升堂威武”

    我们三人跟着秦小小走了进去。

    但见那公堂之上坐着个黑衣黑帽黑靴黑脸的阎罗,那阎罗长髯垂胸,脑门上一弯新月,这可不是包拯龙图大人是也。

    李元泰一见那阎罗登时大喜,低声道,“原来是包大人,小小的案子看样子有指望了。”

    只见那包拯惊堂木一拍,“堂下何人喊冤?”

    “小女子秦小小,因死的不明不白,故而喊冤,求包大人替我做主。”

    秦小小说完,跪在堂前。

    我们仨一见,也跟着跪在她身后。

    一旁的马面急忙呈上公文,包拯看了捻着长髯道,“秦小小,1991年1月生人,卒于2016年3月,须知人死之后只能在人间逗留七日,

    在这七日内,你尽可重返故乡探望高堂抑或托梦寄予身后事,一挨七日完毕,本该即刻赶往地府报道投胎,以进入下一个生命轮回,为何逗留至今?”

    秦小小紧张得说不话来,在一旁嘤嘤啜泣。

    李元泰见此状况,沉不住气了,朗声道,“好一个包青天包大人,秦小小死后被人打散魂魄无人问津,今晚她刚吸了点阳气,聚齐了魂魄,

    就赶紧遣鬼差来抓她往生,还怪她不来投胎,试问她一个弱女子被打成魂飞魄散,如何来得地府报道?”

    包拯闻言把脸一沉,“究竟是何事?你等一五一十招来。”

    秦小小还是哭个没完,李元泰就代她把发生在阳间的连环凶案一一交代清楚。

    包拯听完,陷入沉思,“如此说来,已经有五人殒命于此,她等五人俱是魂飞魄散吗?”

    李元泰点点头,“贫道曾经用五个被害女子的血衣做招魂仪式,结果死者无一现身,窃以为是自己道行不够所致,直到今晚路过五马路偶遇秦小小与贫道两个同学在一起方知她是借着活人的阳气才得以重聚魂魄。”

    “秦小小姑娘,你可记得凶徒的模样?可否忆起案发当时的经过?”

    秦小小摇摇头,“回包大人话,当时我正在街上走着,本想拦一辆出租车回家,就见路边草丛里站着一个男子,看上去不像好人,我一时着了慌,

    想跑已经来不及了,他追上来抓住我就是一刀,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临死前,看见的是一张戴着鬼脸面具的脑袋。只记得他身材不是十分高大,像是个子不高的精瘦男子,好像他的左脚有点瘸。”

    “他可有侵犯你?或者猥亵、弓虽奸的举动?不要害羞,大胆说来。”

    秦小小摇摇头,“他只是跟着我,我穿着高跟鞋跑不快,不巧的是,我被路基上的石块绊了一跤,摔掉了一只鞋,人也摔在地上,他就顺势扑上来给我一刀。”

    早就耐不住寂寞的高鹏插了一句,“据验尸官的检验报道,秦小小尸体被发现时衣物完整,没有被猥亵的迹象。其他四位受害者也是同样情况。凶手只是杀死了她们,抛尸街头。并没有进一步侮辱尸体的行为。”

    包拯在堂前走来走去,片刻之后,停了下来,皱眉道,“一般男子截杀美貌女子多为弓虽奸之事,这个杀人打散魂魄的事还真是闻所未闻。

    若是仇杀,又何苦打散五个女子的魂魄,难不成这五个女子均是他的仇家不成?打散死者魂魄令其永不超生乃是极损阴德的做法,若非有着深仇大恨,凶犯也不会以这种手段对付一个人。秦小小姑娘,你生前曾与何人结怨?”

    秦小小摇摇头,“我生性温柔,与谁都是一团和气,从不跟人发生龌龉,每逢人与我争,我总是让人。”

    包拯点点头,“倒是个与世无争的女子,你可认得其他四个被害女子?”

    秦小小答不上来。

    高鹏立刻朗声道,“其余四个被害女性的名字分别为苏暮蝶、梁燕绯、孙淼英、罗小鱼。这些案件,我每天翻来覆去地研究,所以她们每个人的姓名和资料我记得很清楚。”

    秦小小听罢摇摇头,“这些人我都没听说过。”

    “包大人断案无数也未曾遇见此类案件吗?”李元泰问道。

    包拯摇摇头,“凶犯谋人性命多为财色,这回真难杀我也。”言毕,手一挥,“来呀,传陆判速把生死薄拿来一看!”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