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我穿着你的裙子,你究竟是人是鬼?”

    他喵的,不是说好招凶手的嘛。

    这不是把女鬼给招来的吧,我吓得早就抖若筛糠。

    那尖细的声音咯咯笑起来。

    “对啊,你穿的就是我的裙子,不信的话,裙子的领口还有我的血呢。”

    我正好走到一个路灯下,听了她的话,不自觉地拉起裙子的领口仔细看了看,果然有暗褐色的斑点,而且裙子的前襟上溅了不少褐色的小点点,无疑是干了的血迹。

    之前因为裙子是红色,血迹又不是很大滩,所以没注意到。

    “妈呀!鬼啊!”

    我惨叫一声,拔足狂奔,连脚痛也顾不得了。

    那女鬼看见我跑了,立刻追了上来。

    “你不要怕,我不会害你的,我跟你无冤无仇。”

    我哪里肯听她的,继续跑,可是不管我怎么跑,她的声音就在我耳边。

    “你别跑了,你再跑能跑过我吗?”

    听见她这样说,而我也实在跑不动了,只好停下来,瘫坐在街边的长椅上。

    “你到底想怎么样?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报仇也要去找那个杀你的凶手去,缠着我干嘛?”

    尼玛,这该死的高鹏居然让我穿死人的裙子!

    而且还是她死的时候穿的那件!

    我绝饶不了他,就算给我一千块,这样对我也太过分了。

    此刻的我恨不能抓住高鹏暴打一顿。

    “那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大半夜穿我的裙子在街上走,实话告诉你吧,如果不是你穿着我的裙子走在街上,我吸了你身上的阳气,才能勉强聚齐魂魄跟你说话的,我的魂魄早就被人打散了。”

    “早就听说被搞成魂飞魄散的鬼会永不超生,难道就是你目前的状况吗?”

    那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翩然现身,一个身穿红色长裙的美女正坐在我身边抹眼泪。

    “我不是不想去找杀死我的人报仇,而是我魂飞魄散,既不能转世投胎更不能为自己报仇雪恨。”

    我看她哭的伤心,就把高鹏让我扮成女人勾引凶手的事说了,完了安慰她。

    “放心吧,高鹏已经拍胸脯了,说一定帮你们五个女孩子报仇。”

    那美女轻轻地摇摇头,“恐怕没这么简单,凶手杀了我,还打散我的魂魄,估计其他四个姑娘的魂魄也被打散了。只不过她们吸不到阳气,无法找人倾诉。”

    “请问这位是秦小小姑娘吗?”高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们身后。

    女鬼含泪点点头。

    “我叫高鹏,今晚是我特意请同学装扮成你的样子,本来是想把凶手勾引出来的,没想到凶手没来,倒把你给招来了。

    其实为了查找线索,几个月前,我特意请我的同学李元泰道长做了血衣招魂仪式,可惜你们五个死去的冤魂没有一个现身。听了你的哭诉,我才知道是魂魄已散,无法现身。”

    擦,血衣招魂,不就是那个古怪的哥特萝莉维多利加展示给我的场景吗?

    对了,我想起来了,当时那个小道士喊了一个人名字三次,好像就是喊的就是秦小小。

    刚才吓得三魂走了七魄,没仔细打量这姑娘的长相,现在仔细一看,她果然就是血衣招魂仪式上黑框照片的主人,我们寝室里挂的那幅被放大到60寸的照片也是她的。

    “我本来以为再也没有机会向人倾诉,连做鬼的机会都没有。没想到还有你们继续帮我们查找真凶,替我们雪冤,如果能抓住真凶报仇雪恨,即使我真的永世不得超生,我也心甘情愿。”

    “今晚幸亏我想的周到,把你的裙子从市警察局的物证科借来了,否则还是见不到你呢。”

    “这破案的重要物证不是不能随便外借的吗?”我惊讶地问道。

    高鹏得意地笑笑,“我爸和局长是老朋友了,而且我跟老局长早就立下军令状了,他答应全力支持我破案,上次血衣招魂就是从他那里借的衣服。”

    “然后你就用一千块骗我穿上这件死人衣服,对不对?简直是卑鄙小人!”我越想越气,终于爆发出来。

    “什么一千块?死人衣服?”秦小小哪里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一脸迷惑地看着我。

    “嘘咱俩的事回学校再说吧。”高鹏近乎哀求地朝我使眼色。

    “这事我跟你没完。”

    我正气哼哼地拉着高鹏吵个没完,却忽然听见一男子朗声道,“高兄,别来无恙,今晚你兴致不错,带着俩美女刷夜,一人一鬼,胃口不错嘛。”

    高鹏闻言哈哈大笑,“元泰兄,又在搞你的隐身把戏,现身吧,可别吓坏了两个美女啊。”

    居然说我也是美女,我听了恨不能拧断他俩的舌头。

    一旁的秦小小倒被逗得咯咯直乐。

    说笑间,一个青头白脸的、身着道袍的帅哥翩然而至。

    这家伙不就是出现在招魂仪式上那个眉清目秀的道士吗?

    “元泰兄,有日子不见,居然还是丰神俊朗、帅绝常青学院啊。”

    李元泰上前一拱手,“有高兄在,贫道岂敢以帅字自居,高兄屁股后面的美女早就排到天安门了,这在常青学院绝不是什么新闻。”

    秦小小乐得直拍巴掌,“今晚我真是有眼福了,一下子遇见两位大帅哥,你们微信多少,我粉你们一个啊。”

    我上前冷哼一声,“你俩能不这么恶心地互相吹捧吗?我隔夜饭都快吐出来了。”

    然后再瞥一眼秦小小,“你花痴啊,没见过帅哥吗?做鬼也这么不安分,见了帅哥立马放电。还粉一个,你现在还能用微信吗?”

    秦小小不满地白我一眼。

    高鹏倒像是没听见我说什么似的,微笑着介绍,“元泰兄,这位就是秦小小姑娘,上次咱们血衣招魂没能招到她们,今夜倒是自动现身了。

    今夜我本来是想借路飞扮作女人勾引凶手出动,没想到没招到凶手,倒把秦小小的魂魄给招来了。这也不啻于意外的收获。对了,我忘记介绍了,这位就是咱们班新来的路飞同学。”

    李元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见过见过,就是偷吃蟠桃的那一位。”

    高鹏和秦小小当然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两人齐刷刷地看着我。

    我立刻感到窘迫异常,嘴里还是不服气道,“那全都怪你,把个诱人的大桃子随手放在课桌上,是个人都会想抓起啃了它。”

    李元泰呵呵一乐,“妙极妙极,这推责任的手段果然很高超,既心安理得地偷吃了桃子又责怪放桃子的人放的不是地方。”

    “就因为我吃了那个桃子,被路圆子整的苦不堪言、还差点丢了性命,本来我还内疚来着,现在觉得跟她整我相比,一个桃子算的什么,不就是一个桃子吗?”

    “路飞兄弟,你可知道,这王母娘娘的蟠桃可是千年一熟,仙人食之与天地同寿,凡人食之可以长生不老。你说你吃了这样的桃子,被路圆子整一顿亏吗?”

    李元泰的一席话,惊得高鹏和秦小小、其实也包括我在内,全都愣在当场,然后他俩全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我。

    我抓抓头皮,“其实那桃子好吃是好吃,味道也跟普通桃子差不多嘛。”

    李元泰仔细地盯着我的脸,半晌才说了一句。

    “其实我发现路飞兄弟还是女装更俊俏些。远远望去,这姿色还真的跟秦小小有一拼呢。”

    明知是挖苦我的刻薄话,高鹏和秦小小还是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

    “李元泰,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别太过分了你。不要仗着自己长得帅又会点三脚猫的茅山术就可以任意侮辱别人。”

    我的话音刚落,就见平地上起了一阵黑雾,待黑雾散去,两个黑衣黑帽黑裤黑鞋的彪形大汉出现在我们面前,这俩大汉一个长着牛头,一个长着马面,长着牛头的手拿铁链,长着马面的手里拿着一纸公文。

    马面大汉见了我们立刻拿起公文念了起来,“游魂秦小小听令,你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离开人世,至今还在人间逗留盘桓,意欲何在?而今阎罗王命我等锁你速去投胎,即刻上路。”

    马面大汉读完公文,那牛头大汉立刻扬起铁链套在秦小小脖子上。

    秦小小奋力挣扎,可哪里拗得过两个粗壮的汉子。

    “高鹏,路飞,李元泰,你们救救我啊!我死的冤枉啊!我可不想就这么去投胎,此仇不报,我宁可不要投胎,永做孤魂野鬼!”

    李元泰一见,急忙阻止,可是哪里赶得及,只得喊道,“两位鬼差大哥,有话好商量,这姑娘是被人害死的,死的冤枉啊。”

    马面大汉和牛头大汉目光对视了一下,为难地皱眉道,“我们兄弟二人只是当差的,你们要有什么冤情不如跟我们去地府找阎罗王伸冤吧。”

    俩人拖着秦小小一呼一喝地去了,片刻之间,三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