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能冒这个险?”

    我跳起来激烈反对,这都什么逻辑啊。

    高鹏显然没听出我话里的讽刺意味,说话也结结巴巴起来。

    “你是男生啊,保护女性是男性的天职,怎么能让女生去冒险呢?”

    “说的真好,你为什么不自己穿上这条红裙子去勾引罪犯呢?”

    本以为这下子噎住了高鹏,没想到人家高鹏振振有词。

    “我就是穿不上这条裙子,才来求你的,我要是能穿上这裙子,还用死乞白赖地求你吗?”

    我无语了,的确,威猛壮硕的高鹏根本不可能穿上那条裙子。

    “目前,咱们班最瘦小的男生就是你,只有你能穿上这裙子。请你帮助我吧,咱们一起抓住那个凶残的家伙。”

    我傻在原地,不知怎么回答才好,高鹏见我没反对,立刻拿着那条裙子在我身上比划起来。

    “我就说嘛,尺码刚好合适。”

    “不!我不能答应。”

    我沉默了良久,还是选择拒绝,残存的理智告诉我,这太危险了,凶手已经杀了五个人,不在乎再多杀一个。

    “我花钱雇你!三百块行不行?”

    “不行!”

    劳资的命就值三百块吗?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五百块!”

    “不!”

    “一千块!”

    擦,一千块,可是我两个月的生活费啊。

    “一千块都不行?那就算了,大不了我等下去商场转转,看看有没有超大码的红色连衣裙,我买一件,自己穿着去。”

    “要是……不危险的话,我就试试看吧。”我结结巴巴地回答。

    我承认经受不住金钱的诱惑,我长这么大,手里从来没有过一千块,我钱包里的五百块也是我妈因为我住校才给我的。平时我钱包里的零钱不超过二十块。

    过年的时候虽然能收到几千块压岁钱,可是压岁钱一般都是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姑舅姨叔们当着我妈的面给的,接钱的自然是我那阴险抠门的老妈,我根本拿不到。

    不怕大家笑话,目前我钱包里的五百块是我拿到手的最大钞票。

    所以,一千块是如何让我动心,我不说大家心里也明白。

    “成交。”高鹏再次握住了我的手,“你现在就穿上裙子给我看看。”

    我无奈地脱去T恤,把那条红裙子套在身上,别说我那面条似的身材穿上这裙子居然还有点哐当。

    “这样还不行。你坐下。”

    高鹏把我拉到窗户边,让我坐在椅子上。

    我不知他下一步打算怎么做,只好呆坐在椅子上。

    只见他打开衣柜,拿出一个花花绿绿的小包,打开那包,拿出一盒粉,用粉刷在我脸上抹了起来。

    “你干嘛?”

    我急忙躲开,那小包不是女人的化妆包吗?

    “得给你化化妆,打扮得漂亮一点,否则凶手不会上钩的。”

    他说的似乎有点道理,他喵的,为了赚这一千块,我忍!我忍,还不行吗?

    为了一千块,我干脆闭上眼睛,让他在脸上涂涂抹抹,似乎还在我眼皮上粘了什么东西,搞得我眼睛痒痒的。

    不知他鼓捣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说好了。

    我站起身来发现整个脖子都僵了,在我活动脖子的功夫,高鹏又拿出一个假发给我套在脑袋上,那假发是棕褐色的,长度及胸,斜的头帘遮住了我大半张脸,我被假发撩得脸部发痒,禁不住打了个喷嚏。

    高鹏把假发在我头顶鼓捣半天之后,终于,满意地点点头,把我拉到衣柜旁的穿衣镜跟前。

    “来吧,重新认识一下你自己,看看你自己是个多迷人的女性。”

    我对着镜子一看,不由地呆住了,镜子里的自己,皮肤白嫩,美目流盼,活脱脱一个美人啊!

    括弧由于我长期缺乏锻炼,怕晒太阳,其实是因为一晒太阳就起疹子,身体亚健康到对阳光极度过敏,于是乎,就闷出这么一身雪白的肌肤。

    俗话说女人一白遮百丑,再加上高鹏说得过去的化妆术,粘上假睫毛画上眼影眼线愣是把一双色迷迷的小眼睛变成了顾盼生辉的倾城之眼,影响市容的青春痘和雀斑被粉盖的严严实实,突兀在刀条脸上、并不和谐的大鼻子和大嘴巴则用化妆和假发做了适当的掩饰。

    擦!这下我可知道街上那些美女们的水分有多高了。

    “怎么样?”高鹏得意地欣赏着自己忙活半天的成果。

    “这是我吗?”我傻笑着嘴都不利索了。

    “不!还不完美。”高鹏摇摇头,又在衣柜里翻了一通,拿出一个女人戴的文胸,“穿上这个。”

    我本来还想拒绝,可是一看见自己的排骨胸连裙子都撑不起来,也就没有坚持,接过那玩意,戴在自己胸上,文胸里厚厚的海绵让我一扫尴尬,重新拉上裙子拉链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真的成了一个风姿绰约、波涛汹涌的女人。

    “原来我也可以这样美。”

    我在镜子前搔首弄姿,摆了个兰花指。

    “棒极了,就这样,今晚你绝对可以把凶手引出来,咱俩想办法抓住他,然后被电视报纸争相报道,咱俩会被记者们围得水泄不通,那些新闻的标题会是什么呢?

    一准是悬案终破、凶手落网或者是神探高鹏和他的助手路飞,那些新闻报道会持续好几个月。咱俩将成为一夜之间红遍大江南北的高中生神探,想一想,是多么的激动人心。”

    我一看,这高鹏的疯劲又上来了,又不好浇凉水打击他,只好笑笑。

    “不会现在就去吧?”

    “当然不是现在,根据案发时间都在深夜零点左右的规律,可以看出这个凶手就喜欢午夜出门随意寻找下手目标,所以咱们行动的时间就在今晚午夜时分。”

    “嗯,好极了,分析得很有道理。”我把手一伸,“拿来。”

    “什么?”正说得一股劲的高鹏蒙圈了。

    “别装糊涂了,一千块,说好的,不许赖账,我这不提供事后付款。”

    我冷冷地提醒他,让他明白我这一切屈辱都是有代价的。

    “嗨,你还怕我赖账不成。”高鹏拿出鼓鼓囊囊的钱包来,从里面随便抽了几张,数了数,递给我,“喏,一千块,你点点。”

    我接过来数数,刚好十张,正待贪婪地再看看那只鼓鼓囊囊的钱包,却被高鹏迅速地收了起来。

    “怎么样?满意了吧。”

    我点点头,然后拿起书包,往门外走去。

    高鹏一见,急忙拦住我,“你去哪里?”

    “上课啊。我昨天就没能上课,今天再旷课,老师非开除我不可。”

    “今晚的行动比上课重要一万倍,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我猜你昨晚就没睡好吧,有人看见你昨晚睡在花园的长椅上。”

    这都被他知道了,我抓抓头皮。

    “不行,昨天旷课,今天又旷课,温柔的李老师应该不会发火,可是教务处的裴主任要是知道,恐怕麻烦大了。”

    “你难道打算穿成这样去教室吗?”高鹏忍不住提醒我。

    我对着镜子一看,妈呀,这副模样出现在教室里,绝对会把老师吓晕、把同学们吓哭。

    “这,我洗脸去。”

    “别洗了,听我的,你就别去教室了,你不是昨晚没睡好嘛,不如现在好好睡一觉,这样也省得我晚上再给你化妆了,你知道,给你化妆有多费劲,尤其是对于我这个大男人来说,真是个麻烦的工作呢。”

    我还想拒绝,被高鹏在肩上拍了一记。

    “我可是刚刚付了你一千块哦。”

    我捏着那十张钞票,感觉心情异常沉重。

    “来吧,喝了这杯饮料,好好睡一觉。”

    高鹏把一杯像柠檬汁一样的东西递到我鼻子底下。

    我嗅到清新诱人的柠檬味,忽然觉得很渴,不自觉地把嘴巴凑到杯子口上,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说来也怪,我喝了那杯饮料之后,渐渐感觉身子绵软无力,最后,倒在高鹏的床上睡着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