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圆子带着我继续向前飞,今晚她看上去很开心,我又何尝不是,话说我第一次遨游太空居然不是乘坐宇宙飞船而是驾着一朵像棉花糖一样的云彩去的,而这朵云彩是由路圆子用手画出来的。

    我像只快乐的小鸟飞翔在天际,完全忘记了饥饿和疲惫。

    “咱们现在去哪里?”

    “广寒宫。”

    有了之前见到牛郎织女以及众星座的经历,再见到嫦娥仙子也没什么好惊讶的,我点点头跟了前去。

    不多一会儿,前方云开雾散,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巍然立于眼前。宫殿门首用金漆镌刻着广寒宫三个大字。

    殿门外有一棵月桂树,只见其粗大的树根和三人才可合抱的树身,其顶端高耸入云,看得见浓密的枝叶,闻得见阵阵的桂花香气。

    树下一个樵夫打扮的中年男子正挥着斧子用力砍树,每砍一下,树身的裂口瞬间愈合,而中年男子依旧一斧子一斧子地砍下去,斧口钝了崩了就在树下的磨刀石上蹭几下,再接着砍。

    路圆子一见那男子便亲热地打招呼,“吴刚大叔,又在辛勤砍树呢。”

    那男子转过脸,看着我们疲惫地笑笑,我看见的是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庞,花白的头发和满脸的皱纹也诉不尽岁月对其的折磨。

    吴刚叹口气笑道,“那有什么办法,这是玉帝老儿交给我差事,我恐怕永远也砍不倒这棵参天巨树,谁叫我当年一时冲动杀死了炎帝之孙伯陵,铸下大错,被罚在这里砍这棵永远砍不倒的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也想明白了一点,是我自己当初眼瞎,误把银妇当贞女娶回家,才有此一祸,这是我一生中必须经历的劫难。认命吧。”

    吴刚说罢,转过身去,叹口气,继续砍树。

    “这种惩罚也太过分了,每天在这里砍这棵砍不倒的大树无异于愚公移山、精卫填海。”我看着吴刚沧桑的背影愤怒地说道。

    “嘘小点声,这不是你我能够评价的。关于吴刚的处罚,世人都觉得不公平,可惜谁也无法改变这个结果。”路圆子压低嗓门说道。

    路圆子话音未落,却听见身后有人咳咳两声。随之,一阵香风迎面袭来。

    我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白衣女子正站在我们身后,那女子容貌端正,清丽可人,微风过处,秀发拂面,衣袂飘飘,煞是风姿动人。

    可喜的是,白衣女子的怀中还抱着一只可爱的小兔子,那兔子通体雪白,一双红眼睛好奇地看着我们,端的惹人怜爱。

    那女子身后跟着个绿色衣袍的少女,看服饰神态应该是白衣女子的侍女。

    白衣女子光彩照人,绿衣少女娇小玲珑,看着她俩,我不由地呆住了。

    “嫦娥姐姐,彩衣姑娘,我又来叨扰两位了。”路圆子看见她俩,亲热地跑了过去。

    “看说的,什么叨扰不叨扰的,这偌大的广寒宫里平时也没啥访客,欢迎你多来喝茶啊。”白衣女子笑道。

    “说到喝茶,我就想起香气扑鼻、口感绝佳的百花茶和百果茶,这两种茶人间哪里喝得到,除了这广寒宫,哪里去找如此美味的茶来喝。”路圆子说罢,使劲咽了下口水。

    嫦娥故意嗔笑道,“我以为你是想我了,才来看我的,没想到是嘴馋想喝茶了。”

    “哪里,的确是姐姐和茶都想,其实是更想姐姐。”

    “这死丫头,惯会饶舌,姐姐我就帮你解解馋虫罢。”嫦娥大笑,转头吩咐道,“彩衣,看茶。”

    那绿衣少女强抿着嘴,笑吟吟地去了。

    不多时,端来两壶茶,一壶茶香气扑鼻,色如玫瑰般浓艳,饮之神清气爽,感觉那茶香直渗到脏腑深处,再由体表的毛孔向外溢出。真个是通体香透、被香气缭绕的感觉。

    另一壶茶色如琥珀般橙黄,饮之,香醇可口,甜香宜人且不腻。

    路圆子轻声告诉我,那色如玫瑰是百花茶,色如琥珀的是百果茶。

    “这两味茶果然是茶中霸王,羡慕姐姐可以每天饮用。”

    嫦娥呷了口茶,笑道,“这百花茶系百种名花的精华提炼而成,长期饮用,可使香气入骨,不须胭脂花粉,而体自生香。这百果茶系百种水果的精华提炼而成,长期饮用,可使容颜身形永葆青春。这两种茶实乃美容养颜之佳品。”

    “所以说姐姐好福气呢,此等仙茶,凡间的女子哪里喝得到呢?”路圆子说着,又给自己斟了满满一杯茶。

    “圆子姑娘,今晚的蟠桃会盛况空前,你怎么没来?”那个叫做彩衣的少女插嘴问道。

    路圆子叹口气,“因为贪玩,误了蟠桃会,今年没吃到寿桃,懊恼死了。”

    “又是在玩网络游戏吧,据说凡间最流行这个。”彩衣偷笑。

    路圆子惭愧地笑笑。

    “其实圆子妹妹不必焦虑寿桃的事,今晚我看见你的同学李元泰了,我知道你没来,特意嘱咐他带一个寿桃给你,所以,寿桃的事且不必纠结了。”

    “李元泰?就是2号座位的那个道士吗?”路圆子显然惊喜过望。

    嫦娥点点头,“正是,起初他嫌麻烦,我特意嘱咐他务必带给你。想来他一定不会食言。”

    “多谢姐姐,替我想的这样周到。时间不早了,姐姐也累了吧,早点休息。我们该回去了。”路圆子起身,作揖告别。

    我也站了起来,可是我想着这广寒禁地,难得来一趟,心中的疑问,总想问个明白,不由得学着路圆子的样子作揖道,“嫦娥仙子,请恕我冒昧地问一句,晚生闲来无事,读了一部叫做镜花缘的小说,书中所讲,当初百花仙子被贬凡间乃是因为嫦娥仙子你唆使心月狐变身的武后令凡间百花齐放,搞乱了时令,惹得玉帝龙颜大怒,百花仙子因与你有过赌约,若百花齐放,或甘愿被贬凡间或为你清扫花坛,既百花齐放已成事实,百花仙子只好堕入凡间,如此才有了镜花缘这个故事。这一切可是属实?”

    我哪里想得道,平时写作文半天憋不出一个字的我,居然也出口成章、咬文嚼字起来,这段话说完,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嫦娥闻言大怒,“那李汝珍,如此大胆无忌,不知从来哪里得来天机,居然将我与百花仙子的龌龉著书成说,这本是仙界恩怨,何劳一个凡夫俗子妄加评论。他既爱写爱说,死后已罚他在冥界抄写生死薄,永世不得投生。再说那百花仙子堕入凡尘乃是遵循赌约,愿赌服输,古而有之,岂可因她是仙就觉得冤枉?”

    路圆子看嫦娥面色阴沉,急忙踩我一脚,“嫦娥姐姐息怒,这是我的同学路飞,他只是个凡间毫无见识的黄口小儿,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另外,我们也叨扰姐姐半天,该回去了。”

    我吓得早就面无人色,忙不迭地道歉赔罪。

    嫦娥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彩衣见状,急忙走过来轻声道,“两位赶紧走吧,仙子动怒了,她当初和百花仙子那段龌龉一直被众仙议论,谁知那李汝珍竟把这事写成文章,在凡间广为流传,让仙子脸上无光,于仙界于凡间均被非议,这些年来,仙子最恨人当面提起镜花缘之事,这傻小子算是戳到尴尬处了。”

    我一听才为自己的鲁莽后悔不已,道歉作揖不迭。

    彩衣直把我们送出大门外,“过段时间再来拜访吧,仙子她也就是一时生气,等气消了,你们再来罢。”

    告别彩衣,我和路圆子驾了云彩继续往前飞。

    回头望去,吴刚仍在挥斧砍树,间或,停下来,磨磨刀,然后,继续砍,周而复始,永不停歇。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