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顺着琴声的方向飞了过去,看见前方光芒万丈的银河中立着一个形状优雅的古希腊竖琴,那琴自己正在发出美妙的声音。

    “你好,天琴,你的琴声太美妙了,我们不由自主地就被吸引过来了。”

    “那是当然。”竖琴骄傲地说,“想当年我的主人奥尔菲斯一弹起我,河流立刻会停止奔腾,鸟儿立刻歌唱,就连狂暴的狮子也会变得跟家猫一样温驯听话。”

    “你还是很怀念跟主人在一起的日子呢。”

    “那当然,当年主人弹奏我的时候,他美丽的妻子欧律迪克就在旁边醉心地倾听,那是多么美貌温柔的女子啊,可恨居然死于毒蛇之口。主人思妻心切,只好带着我直奔地府,求助于冥王哈德斯,请求妻子重返阳间团聚。起初冥王不肯,主人极度苦闷,只好谈了一曲哀婉忧伤的曲子祭奠亡妻。没想到悲哀伤感的曲子打动了冥王,他同意让美丽的妻子重返人间,条件是离开地府之前,绝对不能回头看一眼妻子。可悲的是,主人见到妻子得意忘形,居然忘记约定,回头看了妻子一样,致使妻子重归地府,重逢相聚的美梦化为泡影。主人也含恨投江而死。他们的爱情,感动了宙斯天神,为了祭奠他们坚贞不渝的爱情,宙斯把我送到了天上,嘱咐我必须每时每刻弹奏出最动听的乐曲,给来往于银河的过客解乏提神。”

    欣赏完天琴美妙的演奏之后,我和路圆子继续往前飞。

    我们的目光又被一道绚丽的光芒吸引了,原来在我们前方不远的地方,有一个闪闪发光的王冠,王冠上镶满了翡翠和宝石。

    “多么美丽的王冠啊。”我不由地脱口而出。

    “要知道我的主人更美丽,她曾经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公主,这世上绝没有哪个女子有那样闪闪发亮的双眼和精致柔美的五官。她不光有着美丽的外表,还有着善良的心和超凡的外交能力。她协助国王治理国家,让百姓生活得安乐富足,并且同邻国保持着友好来往。人民爱戴她,邻国尊敬她。在她临死前,神来到她的床前,要带她去天上,让她的美丽继续在天上绽放,可是她拒绝了。她认为自己应经年迈且又被大火烧伤了容颜,早已不够完美。为了不让神失望,她请求神把我带到天上去,神答应了她的请求,把我镶嵌在夜空的北方。让人们一看见我就想起那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公主我的主人。”王冠骄傲地回答。

    “我们会永远记住你美丽的主人的。”

    我们继续往前飞,看见一个束着腰带、佩着剑、手持短棍的巨人,在他身后跟着一大一小两只猎犬。

    “俄里翁,你好,最近有猎到什么好猎物吗?”路圆子亲切地跟他打招呼。

    “当然。”猎人骄傲地回答,“我俄里翁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没有什么可以敌过我的,就连天神也不例外。”

    此时,两只猎犬忽然躁动不安地狂吠。

    顺着猎犬狂吠的方向,我看见一只巨大的蝎子慢悠悠地朝这边爬过来。

    猎人一见那蝎子,脸色忽然发白,仓皇道,“圆子姑娘,你慢慢耍,我得先走一步了。”

    路圆子还想道个别,却见猎人带着两条狗一溜烟已经跑远了。

    俄顷,那只巨蝎爬了过来,冷笑道,“那个夸夸其谈的俄里翁在哪里?”

    “好像往那边去了。”我指了指猎人惊惶逃窜的背影。

    巨蝎哈哈大笑,“这个爱吹牛的家伙,自诩为天下第一。每次见了我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这次,我看他往哪里跑。”说罢,径直朝前爬去了。

    “你呀,真是多事,他们之间的恩怨,你别管。”路圆子埋怨我道。

    看着巨蝎庞大的身躯缓缓朝前移动,我不禁哈哈大笑,“圆子大人,你难道不觉得,俄里翁和月神狄安娜并不是真爱。”

    “你又开始乱说话了,神仙的爱情你也敢评论。依你看,俄里翁跟谁是真爱呀。”

    “当然是跟天蝎了,你看,俄里翁和天蝎,一个跑一个追,多执着啊。”

    路圆子也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我们继续往前飞,被一阵欢快的乐曲声吸引了。

    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少年出现在我们得视野里,他们有着同样明亮的蓝色眼睛,有着同样光亮的金色卷发,穿着一模一样的古希腊服装。他们一个在吹笛子,一个在跳舞。他们深情地注视着对方,看上去快活极了。

    “嗨!你们好,真高兴见到你们。”正在跳舞的少年兴奋地跟我们打招呼。

    “嗨!又见到你们了。”路圆子举起小胖手笑道。

    少年一边优美地旋转,一边笑道,“这次你再猜猜我们俩谁是卡斯托尔?谁是波吕杜克斯?”

    路圆子皱着眉头想了想道,“跳舞的是卡斯托尔,吹笛子的是波吕杜克斯。”

    两个少年听了,惊讶地停了下来,异口同声地问道,“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你们当中的一个上次告诉我,会跳舞的是卡斯托尔,会吹笛子的是波吕杜克斯。”

    两个少年相视一笑,吹笛子的少年把笛子递给另一个,于是另一个吹奏起欢快的乐曲,先前吹笛子的少年快乐地跳起舞来。

    一曲完毕。

    吹笛子的少年放下笛子道,“小姑娘,你上当了,其实我们俩都会吹笛子跳舞。”

    跳舞的少年爽朗地大笑起来,“现在请看清楚,我是波吕杜克斯,他是卡斯托尔。记住了吗?”

    路圆子点头,说记住了。

    等我们飞出老远,我回头看那对双胞胎少年,发现他们还跟刚才一样,一个在吹笛子,一个在跳舞。

    我捅了下路圆子,“你真的记住他俩谁是谁了吗?”

    路圆子小嘴一噘,“我哪记得住,我每次遇见他俩,他俩都会让我猜谁是卡斯托尔,谁是波吕杜克斯。我没有一次猜对。”

    “真是一对调皮的少年。”我哈哈大笑。

    路圆子不服气哼一声,“我猜过很多次了,每次他们都找借口骗我,我就不信一次没猜中。他们每次都在耍赖。”

    此外,我们还看见一只雪白的绵羊,它的周身散发着耀眼的白色光辉,一条悠闲吃草的白牛,对了,还有一头凶猛的狮子和一个装满智慧之水的水瓶,路过那个瓶子时,路圆子说我太笨了,从瓶子里弄出一些水洒在我头上,说是这样,我就能变得聪明一点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