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眼镜?

    我没听错吧?这王母娘娘是神仙来的,还用戴隐形眼镜吗?

    “好了,好了,不闹了,时间不早了,大家也该去休息了。开灯吧。”王母娘娘说罢,一击掌,校园里的路灯瞬间全部打开,顿时亮若白昼。

    我这才惊愕地发现,这贵妇人哪里是什么王母娘娘,这不是教务处的裴主任吗?再看看那个引我过去的小丫鬟不就是赛璐珞嘛。再仔细看看那些仙女和武士都是学校里的学生。

    我忽然感到怒不可遏,“你们简直太过分了!合起伙来耍我是吧?拿王母娘娘的蟠桃会来忽悠我,裴主任,您还是教务处主人呢,居然跟着他们做这种事。”

    裴主任若无其事地笑笑,“大家只是想给你搞个别开生面的欢迎会嘛,用不着这么生气吧。”然后她弯腰在地上找了半天,“真该死,隐形眼镜也笑没了,亏大了。”

    “算了,不找了,睡觉去。晚安。”裴主任说完,扭扭嗒嗒地走了。

    “欢迎会?说的好听。这明摆着是变相耍弄我。”我恶狠狠地盯着裴主任的背影,不满地吼道。

    赛璐珞在旁边冷笑一声,“你也真够蠢的,居然连桃子和馒头的味道都分不出来,还把口香糖当葡萄吃。”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也许他是饿极了,所以分辨不出嘛。”不知谁在众多猥琐放浪的笑声中插了一句。

    我气愤地抓起一个桃子,掰开一看,果然是馒头,只不过是桃子形状的馒头,馒头底部被刷了粉色的食用颜料。在昏暗的月光和灯笼的照射下,果然可以以假乱真。

    “话说今晚食堂的大师傅还是蛮给力的,做的桃子居然跟真的一样。”赛璐珞看着满脸沮丧的我,噗嗤一声又狂笑起来。

    “你一个女生,还是出生于高知家庭的千金,笑成这样真的好吗?在我印象中,只有菜场卖菜的大妈才笑的这样肆无忌惮。”

    此刻赛璐珞的表现让我对她白天的那点提醒所产生的感激一扫而光,真是女人的心,秋天的云,说变就变。

    我的讥讽终于让赛璐珞脸变惨绿,“你说我什么?把我比成菜场卖菜的大妈?”

    赛璐珞把水袖一撸,叉着腰走了过来。

    “好了,璐璐,时间不早了,你该睡觉了。明天还要上课呢。”武士装扮的高鹏过来拦住了她。

    赛璐珞一见高鹏,那张凶巴巴的夜叉脸立刻变成柔美可爱、娇羞可人的桃子面,连声音也变成娇滴滴、嗲兮兮的。

    “嗯,很晚了,睡觉去了。晚安咯,咱们走吧,今晚你不许熬夜了,我得替你妈看着你,她说你总是成宿不睡觉,鼓捣那些奇怪的东西。”

    高鹏呵呵一乐,“习惯了,那么早睡觉干嘛,我一直觉得人生短短几十年,睡觉就占了一半时间,睡觉简直太浪费时间了。”

    “那你得改啊,不睡觉影响健康嘛。”赛璐珞说罢,撒娇似地伸出那只粉嫩的小手,用食指一点高鹏的额头。

    “知道了,你快跟我妈一样啰嗦了。”

    “话说今晚的节目很好玩哎,希望明年这个时候还能玩得这么开心呢。”

    “我觉得一般吧,穿着这身武士服装真是闷死了,好厚重的感觉,不知什么材质的,根本不透气,古人穿着这个打仗该有多辛苦。”

    “裴主任的组织能力真强,一个活动把大家的热情都带动起来了。跟你说吧,其实我好想扮成王母娘娘呢。”

    “你可不行,那么娇小,王母娘娘得看上去威严庄重,可不是小可爱型啊。”

    “哼,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当然是夸你了。”

    看着这对俊男靓女嘻嘻哈哈地渐渐走远,我才发现自己的肚子还是很饿,刚才那一个桃子馒头和一块口香糖对于饿了十几个小时的我来说,根本不顶事。

    等我回头一看,花园哪里还有什么桌椅和吃的,原来就在我发呆的功夫,刚才那帮同学搬桌子的搬桌子,搬椅子的搬椅子,端盘子的端盘子,霎时间,把花园收拾了个干干净净。

    不光是东西清理干净了,就连人也走的一个不剩。

    在校园雪亮刺眼的灯光下,我就像个傻子一样,呆呆站着。

    我感觉就像回到了半个钟头以前,所不同的是,刚才校园里漆黑一片,孤独和饥饿的感觉是一样的。

    猛然间,我又想起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我还没有宿舍,我的行李还在教室,可是四下无人,这些困难我又能跟谁说。

    也许是灯光的缘故,小鱼们又三三两两地游出来凑趣,看着它们这么快乐,我又抓起一个石子丢了进去,“不许你们开心!讨厌的小鱼,游回去,不许出来。”

    再次受惊的小鱼纷纷四散逃开,游进水池深处不见了。

    看见它们消失了,我的气才消了一些。

    我叹了口气,走回刚才我躺过的那个长椅子,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折腾我半天,最终结果还是我今晚得睡在椅子上。

    我刚躺了没两分钟,就感到鼻子发痒,打了个喷嚏,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路圆子蹲在我身边,手里拿着一根狗尾草,我立刻明白了,原来刚才是她拿那根草往我鼻孔里塞。

    我一看见她,气就不打一处来,又不敢发作,只好翻身坐了起来。

    “我说圆子大人,我到这个学校之后,承蒙您和各位同学以及教导主任的关照,到现在连饭都没吃,水也没喝,您就放过我吧,只当是可怜可怜我,别再折腾我了。

    就让我在这个椅子上捱到天亮吧,等我明天找老师分了宿舍之后,休整一番,养精蓄锐,到那时候你怎么折腾我都没有怨言,现在我只求你让我好好眯一会儿。我现在又饿又困,实在没有精神头再陪你闹了。”

    路圆子咯咯一乐,“哎呀,看样子你是真的被整怕了。”

    我冷哼一声,背对着她,踏进这个校门之后的辛酸一下子涌上心头,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路圆子看出我很难过,她半是解释半是安慰道,“其实呢,大家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这个计划是临时决定的,本来大家是说好今晚弄个联谊会的。

    主题是王母娘娘的蟠桃会,来不及买桃子就让食堂大师傅做馒头代替了,这个活动并不是为了整你而设,这一点请你不要误会。

    其实你用脚趾头想想也能明白,王母娘娘的蟠桃会根本不可能在人间一所中学里开,每年的蟠桃会都在瑶池举办,届时接到请帖的神仙都会亲往拜寿,场面之大你无法想象,光是各路仙子带的小童咱们整个学院都装不下……”

    我没好气地打断她,“说的就跟真的一样,你参加过吗?”

    本以为这话就噎住她了,没想到她轻轻一笑,“我当然参加过,尽管我没有请帖,可是我可以作为嫦娥仙子手下的小童参加,今晚我本来想去赴宴的,可是你SOLO时间过长而影响了我参加寿宴,今年的寿桃算是吃不上了。”

    “还嫦娥仙子手下的小童,你跟她很熟吗?”

    “当然,我经常上去跟她聊天的,她其实很寂寞的一个人。”

    看着路圆子泰然自若地回答我的问题,我顿觉无话可说,她究竟是什么路子,居然可以赴瑶池参加王母娘娘的寿宴,还可以上月亮跟嫦娥聊天。我感觉自己的脑袋瞬间不够用了。

    我抓抓头皮,琢磨半天,忽然想到一个更不可思议的问题,“对了,还没问你,我进游戏里跟人家SOLO的时候明明只有下午两点多,一把只拿一血的SOLO至多只需要十分钟,怎么等我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

    路圆子诡异地一笑,“这你就不明白了吧,游戏里的时间跟现实中的时间是不一样的,游戏里要快一些,也就是说,如果你让我用法术把你放在游戏里打一把匹配的话,等你出来的时候,有可能两天都过去了。”

    “原来这样啊。”我恍然大悟。

    “对了,你今天这么不顺,我带你出去见识见识吧,运气好的话,说不准还能弄到寿桃吃呢。”

    “啊?寿桃?”一想到鲜嫩水灵的大桃子,我的口水立刻流了下来,“那咱们去哪里?”心想着反正今晚也没地睡觉,溜达一圈也好,要是再能混到吃的填填肚子,那就更棒了。

    “瑶池。”

    妈呀,不会是真的吧,我感到自己瞬间石化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