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路圆子拖着飞了一段,哪里敢睁眼看,只觉得忽忽悠悠地飘了几分钟,终于落到实地了。急忙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打算好好看看女子的闺房。

    可是让我失望的是,根本没有我想象中的香喷喷的软床和挂的像国旗一样的内衣裤。

    那我在哪里?

    我居然在一个泛着蓝光的泉水池里,泉水池里的泉水叮叮咚咚地吵得我头疼,泛着蓝光的泉水刺得我眼睛疼。

    四周一个人都没有,一点声音都有,唯独令人心烦的水流声。

    这尼玛是什么鬼地方?

    我喊了一声有人吗?没人鸟我。

    我绕着蓝莹莹的泉水转了一圈,发现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我壮着胆子朝前走了大约一站地的样子,发现前面有一个商店,商店的橱窗里坐着一个留着大胡子的老头。

    雾草,终于有人了。

    我兴奋地朝那个老头走去。

    这老头怎么看着这么面熟呢?怎么看怎么像提莫。注:提莫为英雄联盟游戏中的英雄之一。

    老头身后的货架上摆满了各种商品,这些商品还做了细致的分类,有物理类、法术类、防御类和鞋子。

    我看着满眼的商品,感到眼花缭乱。

    这些商品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什么饮血剑、多兰剑、无尽之刃、灭世者的死亡之帽、司提克电刃、水银弯刀、破败王者之刃、贪欲九头蛇、冰霜之锤,海克斯饮魔刀、鬼索的狂暴之刃、比尔吉沃特弯刀。

    铠甲有狂徒铠甲、荆棘之甲、振奋铠甲、亡者的板甲、日炎斗篷、兰盾之兆。

    鞋子有明朗之靴、疾行之靴、水银之靴、忍者足具、法师之靴、轻灵之靴、狂战士胫甲。

    我惊讶地发现,这些商品的每一件我都用过。

    商店老头笑眯眯地望着我,“孩子,需要买什么装备?”

    “装备?”我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口袋,发现口袋里居然有面值为百元的五个金币。

    当我的手指触碰到自己衣服时,不由得呆住了。

    我身上的T恤和仔裤全都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天蓝色绣金丝的紧身衣,下身是同样颜色面料的裙裤。

    微风拂面,一缕银发飘过,我情不自禁地抚摸着柔滑的发丝。

    咦!这是我的头发吗?

    左手从身后习惯性地拿出一张天蓝色的水晶弓来,那弓看上去精巧别致,雕刻着古色古香的花纹,仔细看去,弓身左下角镌刻着四个小字艾西专属。注:艾西为英雄联盟游戏中的英雄之一。

    看见这四个字,我大吃一惊,再看看自己的衣服,摸到背后背着的箭壶,我这是扮成寒冰射手艾西的模样了吗?

    我可是个堂堂男子汉呢。

    一想到又是路圆子那个肥婆捣的鬼,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原来这就是她所谓的前所未有的奇幻世界。把我整成一个女人模样,我正准备发作。

    这时,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敌军还有三十秒到达战场,碾碎他们!

    擦!我这不会是在英雄联盟游戏里吧。

    我环顾四周,可不是嘛,这一切可不是我最熟悉不过的英雄联盟游戏的泉水池和商店吗?

    这时,我的耳边传来路圆子奸诈的笑声。

    “新造型还喜欢吧?艾西是我经常用的英雄之一。哇!天蓝色的紧身衣,飘逸的银发,你看上去美极了,比常青学院的任何一个女生都美。”

    “你赶紧把我放出来!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这一次你真的太过分了,告诉你,这一次我真的翻脸了,你把我整成女人模样,让我怎么见人。”我挥着手里的弓怒吼道,可是发出的声音却是温柔的女声。

    尼玛,连声音都变成女人了呢。

    路圆子咯咯直乐,“别急嘛,会放你出来的,我跟人家约了SOLO一把,你帮我打赢就行,那是个讨厌的家伙。你一定要打败他啊。否则,我就脸上无光了。”

    “可是我平时很少用ADC的,输了的话,别赖我啊。”我嘴上答应,心里已经在想怎么治她了。

    “没事,你按我的操作去打就行,保证输不了。”

    哼,按你的操作才怪。

    我抱定了整她,于是懒洋洋地跑到商店老头那里买了多兰剑和红药就出了门。就算是单人SOLO,我也没忘记买视野。

    我看了她的段位是钻石五,哇,比我高,我每天辛苦地排位,也只是黄金二而已。

    再一看跟她SOLO的那位,是钻石二,人家用的英雄是盖伦。

    外号喷子的我禁不住开喷了,“我说圆子大人,你用ADC打盖伦,人家技术好的盖伦都是直接顶塔进来秒你的。盖伦一个大,你就挂了,艾西作为脆皮英雄,单挑输定了。”

    “你说的是6级以上的盖伦吧,我打算在6级以下赢他,我们之前约定好了,谁拿到一血就算谁赢。还在废话,小兵都过中线了,赶紧补兵去。”

    在路圆子的淫威之下,我冷哼一声,走到中线一塔前补兵。

    对面的盖伦也忙着补兵,因为大家都是1级,他采取猥琐战术,尽量躲在小兵后面。

    “别总按E补兵,那样太耗蓝了。用E磨他的血,等他血差不多,再A死他。”路圆子不耐烦地训斥我。

    “这道理咱明白,好歹咱也是黄金二呢。”我不耐烦地回答,“我这忙着那,你倒好,指手画脚的,唠唠叨叨,跟我老娘一样碎嘴。”

    对面盖伦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一面机敏地补兵,一面灵活地躲我的E,再加上多蓝盾有回血功能,我忙活半天,人家还是满血,倒是我,被他抽冷子Q到两次,已是半血状态。

    “我说艾西打不过盖伦,盖伦肉厚血多,多兰盾再回血,艾西本身血少,再没人保护,很难赢的。”

    “就知道废话,按我指示的操作。”

    我只顾着跟路圆子聊天,一不留神,盖伦猛然发动进攻,只见他高喊一声德玛西亚,虎躯一震,朝我冲了过来。

    当时我们都是4级,我一看,不好,急忙掉头往塔下跑,还是被他Q到,跟着感到手臂一阵剧痛,禁不住伸手去捂伤口,却发现左臂已被他砍下,伤口处白森森的断骨和喷涌而出的鲜血让我忍不住惨叫了一声,看看自己已经残血,也顾不得捡起地上的断臂,急忙闪现,往泉水池逃去。

    谁知盖伦果断越塔追了过来,妈呀,眼看就要追上我了,我离二塔还有一段距离,怎么办?

    虽然抱定了想要整整这个肥婆的念头,可是关键时刻还是不想死啊,我捂住受伤的左臂,拼命往前跑。

    “怎么办?你个笨蛋,你要害我输给他了!”路圆子急得大吼。

    “别吵吵,都是你总跟我聊天,害得我分心,否则不会搞得这么惨。”我也急眼了,“现在给我闭嘴,再吵,我马上往回跑,送人头给他。”

    “哼,送人头。你以为是在游戏里呢,在这里送人头,可是真的脑袋落地啊,那可是很疼的,我郑重地提醒你,你现在可是身在游戏,盖伦一剑下来,真有可能肚皮被剖开,肠子流一地或者身首异处。”

    “别说了,恶心死了。对了,怎么这只是个游戏,而我的手臂被砍断却是真的呢?”

    “那是因为我用法术把你变成了全真游戏中的英雄,这样玩起游戏来优点是犹如在真的战场上打仗一般地惊险刺激,缺点是平时英雄所承受的伤害和痛楚也一并在你身上体现。”

    听路圆子得意洋洋地说完,我恍然大悟,“难怪同学们这么怕你,你平时是不是没少这么整过他们呀?”

    “这你才说错了呢,平时他们都排着队求我用法术把他们放到游戏中呢。男生们最喜欢的是亚索和剑圣,女生们最喜欢的是金克斯和凯瑟琳,提莫和娑娜也是很受欢迎的哦。”注:此处提到的亚索、剑圣、金克斯和凯瑟琳均为英雄联盟游戏中的英雄。

    “这种游戏方式真的这么受欢迎吗?那么我们平时玩匹配和排位的时候有多少是真人在里面打?”

    “我怎么知道,应该不少吧,大家现在不都喜欢新奇刺激嘛。哇!不好,盖伦马上追到你了……”路圆子忽然惨呼一声。

    我只觉得脑后生风,禁不住回头一看,妈呀,盖伦离我只有一步之遥,而我身上只剩下一滴血。

    正想高喊一声吾命休矣,却见前方二塔下涌过来一群小兵,我不禁热泪盈眶。

    救兵来了,我绕着小兵跑,由于此地正处我方一塔和二塔之间,一塔未拆,身边全是我方小兵,失去了保护的盖伦被我方小兵群起而攻之,瞬间血失大半,我继续绕着小兵跑,一边跑一边A他,只能用右手A了,没了左臂没法拿箭射他。未几,盖伦也被折磨到只剩几滴血了。

    那盖伦也是老手来的,看着自己大势已去,转身要逃,情急之下,按了闪现,没想到闪现到了我方一塔下,也是合该他倒霉,被塔打成残血,我急忙跑到一塔,A他两下,收了人头。

    Fitblood!

    “我拿到一血了!”我举起仅存的右手欢呼道。

    “赢了,居然赢了。”路圆子开心地大喊,“我以为输定了呢。”

    “哼,今后不许再整我了吧,帮你赚回面子了。”

    其实刚才主要是因为他是太着急了,4级越塔追我,就差一步的事,或者他到6级再这么追我,输的就是我了。再者还得感谢小兵及时赶到,帮我耗了大半血,当然最倒霉的是闪现到我方塔下,否则,还不会那么容易杀他,因为我只剩下一滴血。我也是强努着追了回来。

    总之,种种巧合,促成了我拿到一血。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