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朗星稀,阴风阵阵。

    市郊即将迁移的坟地里,鬼火森森,几只野猫时不时地发出挠人心的叫春声,更增添了坟地的诡异氛围。

    “救命啦嘤嘤嘤不要啊嘤嘤嘤”

    一阵惊恐的尖叫之后,一只穿着白色短裙的可爱小萝莉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她边跑边回头看,一不小心被一个新立的墓碑给绊倒了。

    坟墓里立刻传来一个少女的叫骂声。

    “哎呀,疼死我了。你特么长眼了吗?真是倒霉,刚搬新家就被人欺负。”

    小萝莉爬起身来,不迭地道歉。

    坟墓里的那一个还是不依不饶,“哼,别以为老娘是好欺负的,当年老娘混社会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

    小萝莉不敢逗留,继续飞奔而去。

    “别让我再看见你。”坟墓里那个怕她听不见,扯开喉咙喊道。

    小萝莉没跑几步,就看见前方一个黑影忽然从天而降。

    黑影落地后,变作一个穿着黑色哥特服装的金发小萝莉,小萝莉手拿一只精致的陶瓷烟斗,优雅地吸了一口,喷出一个好看的烟圈。

    “我看你还要往哪里跑?”

    之前逃跑的那个穿着白裙的小萝莉立刻脸色大变。

    “维多利加大人,放过我吧,奴家再也不敢了。”

    那个被称作维多利加的金发小萝莉冷哼一声,把烟斗在一个墓碑上磕了磕。

    那个墓碑下面立刻传来一个老头沙哑的声音,“大半夜的,扰人清静不太好吧。”

    “闭嘴,信不信我砸了你的墓碑,挖了你的棺材,让你曝尸荒野。”维多利加发狠道。

    墓碑下面传来不满的闷哼声。

    “好你个九尾狐,当年借妲己肉身迷惑纣王,毁了成汤六百年基业,而今你又变作楚楚可怜的美少女迷惑世间男子。”

    维多利加说着,拿出一个黑色符袋,那袋子也就掌心大小,上面画满了符文。

    维多利加念动咒语,袋子上的符文像是长了翅膀一般地离开袋子,朝着白裙少女飞去。

    顷刻间,符文化作一个金色的符狱将白裙少女困在其中,狱内烈火熊熊,少女发出阵阵惨叫。

    “维多利加大人,请饶命,那迷惑纣王断送成汤基业的事不是奴家做的,那是奴家的曾祖母受了女娲娘娘的指派做的,与奴家无干,奴家冤枉啊,嘤嘤嘤”

    金发萝莉冷笑道,“就算不是你做的,你们迷惑男子以吸取精魄修炼,你们妖狐一族的做派可谓令人发指,废话少说,拿命来。”

    金发萝莉指尖发力,符狱内的火焰越烧越旺,片刻之后,少女消失,符狱内只剩下一粒亮晶晶的宝珠。

    那个叫做维多利加的金发萝莉欣喜地跑过去,收起符狱,捡起宝珠,装进符袋里。

    我正看得出神,不料那金发萝莉把符袋放进口袋之后,脸色一沉。

    “出来。”

    擦,被她发现我了。

    我只好尴尬地从藏身处走出来,嗨了一声跟她打招呼。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用那双绿宝石般好看的眼睛打量着我。

    “我其实是在家里睡觉,不知怎么迷迷糊糊的,就到了这里。”

    我据实相告。我记得自己睡觉前的每一件事,唯独不知怎么到了这个坟地。

    “哦,我明白了,是生魂离体。”

    “什么是生魂离体?”我一脸懵逼。

    “生魂离体就是魂魄和肉体分离,这种情况在八字轻的人身上会经常出现。”

    “那个维多利加大人,刚才的事我什么都没看见,你可千万别把我也烧成一个宝珠。”

    强人当前,我先服个软。先不管什么离体不离体了。她刚把一个白裙少女烧成一个宝珠,万一把她惹毛了,不会把我也烧了吧。

    维多利加哈哈大笑,拿起陶瓷烟斗吧嗒吧嗒吸了两口,神态悠然。

    “烧死你有价值吗?跟你说实话吧,即使把你烧了,你最多变成一堆骨灰,绝不可能变成一个宝珠。”

    “为什么?”

    “刚才我用符狱烧死的那个是千年狐妖,千年狐妖被炼化之后会剩下一粒媚珠,任何凡间女子只要吃了媚珠,就会变成一个人见人爱、颠倒众生的绝世美人。这颗媚珠要是卖给演艺圈的明星,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维多利加说着,把那颗光彩夺目的珠子拿出来又仔细看了看。

    “好了,既然你生魂离体能遇见我,说明咱俩也是有缘分的,我就跟你说说你今后的运势。”

    “洗耳恭听。”

    其实我才不相信这个奇怪的少女会知道我什么运势的。

    “你马上会转校到一个贵族学校,会发生很多有趣的事情。”

    “转学?什么时候?”

    “今天。”

    “今天?”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对,现在凌晨两点,你早起上学之后就会转学。”

    我愣在那里,无语以对。

    “好了,刚才经历的事对于你来说,也许有点恐怖,现在让你放松一下。”

    金发萝莉拿起小巧的陶瓷烟斗在我脑门上磕了一下。

    瞬间,金发萝莉、坟地全都不见了。

    海鸥飞翔,海涛阵阵。

    我迷迷糊糊地躺在沙滩上,阳光温柔地照射着我裸露的肌肤,海浪在不远处拍打着岩石。

    一群穿着比基尼的美女嬉笑着朝我跑过来,她们个个脸蛋妩媚、身材苗条。

    红发美女端着一碗冰激凌,挖了一小勺递到我嘴边,柔声道,“路飞,吃冰激凌啊。”

    我张开嘴巴,咽了下去,哇,是我最喜欢的香草冰激凌。

    黑发美女撑开一把太阳伞遮在我头顶,“路飞,你太不注意身体了,这里阳光这么强烈,很容易晒伤的。”说罢,黑发美女打开化妆包,拿出一小瓶防晒油,帮我抹在身上。

    蓝发美女拿出一串紫色的葡萄,摘下一颗塞进我嘴里。

    剩下的几位美女,一拥而上,她们有给我按摩肩膀的,有给捶腿的,还有给我修指甲和掏耳朵的。

    她们甚至为了比较谁把我服侍得更舒服,吵了起来。

    我闭着眼睛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美女们带来的一切。

    这时候……

    啪

    一个大耳帖子扇在我脸上。

    紧接着,是一阵河东狮吼。

    “明明!起床了,都几点了,还在睡觉!”

    一瞬间,阳光、沙滩、美女全都消失了。

    我老妈叉着腰像只母老虎一样俯身看着正躺在床上流着哈喇子的我。

    我揉揉眼睛爬起来,不耐烦地伸伸懒腰。

    “老娘,我说多少遍了,我改名字了,叫路飞,拜托你别再叫我明明了。”

    我叫路飞,男性,是一名高中二年级学生,我知道大家一定会吐槽这个名字。

    其实我原名叫做路明,是因为喜欢海贼王这部动画片才改的名字。

    我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像路飞那样跟一群伙伴在一起,去追求自己的梦想。

    近来总是会做同一个梦,就是被众美女环绕、躺在沙滩上的晒日光浴的春梦。

    这种情形应该只会出现在梦里,因为我们班上的女生除了李菁菁勉强能看之外,全部都是恐龙。

    可是那个叫做维多利加的金发萝莉是怎么回事?她居然说我今天转学,简直是无稽之谈。

    在老妈的催促之下,我懒洋洋地背上书包去上学。

    出门之前,我看了下黄历。

    农历三月三日,就是上巳节。

    黄历上说,宜嫁娶祭祀开光订盟祈福纳采解除,忌修坟造桥作灶出行安葬造物入宅。

    这一天是传说中伏羲和女娲造人的日子,还是传说中王母娘娘开蟠桃会的日子。

    按理说,这天是个好日子。

    可是对于我来说,却是一切霉运或者说疯狂的开始。

    我像往常一样去上学,第一堂课又是乏味的语文课。

    我特意换到最后一排,躲在角落里跟李菁菁下五子棋。

    我也知道你们一定会笑我泡妞的方法太老土,没办法,在课堂上,总不能拉着妹子一起玩一把英雄联盟吧。

    尽管本人目前段位黄金二,带任何坑货妹子打个匹配还是洒洒水啦。

    话说我可没少带班上的恐龙妹子打匹配,没办法,班上这么多男生,就数我段位最高。

    在那帮恐龙妹的眼中,我可是神一般的存在,她们都喊我路飞大神。

    在课堂上玩游戏是根本不现实的,被老师抓到麻烦大了。

    而两个人在一张小纸片上划来划去的,安全系数会高很多,所以我宁可选择用五子棋泡妞。

    哎,青春易逝,泡妞也要争分夺秒嘛。

    与其看着双下巴水桶腰的四眼语文老师在讲台上朗读课文,还不如紧盯着妹子粉嫩的小手在纸上画圈圈。

    万一被老师发现,等她开足马力从讲台上冲过来的时候,销毁罪证也极其简单,只需要把那张纸迅速捏成一团,然后往墙角一扔就完事了。

    这样老师冲过来咆哮的时候,至多批评我上课不专心跟妹子聊天,脑门上挨两下一指禅完事。

    李菁菁已经答应我,如果我赢了她,就可以做她男朋友,说好了下五盘,三盘两胜。

    我刚刚连赢了两把,信心满满。

    李菁菁虽然算不上美女,可在我们这个全是恐龙的班级里也算班花了,做她男朋友,至少在全班男生面前都有面子。

    话说李菁菁的棋艺可真不怎么样,眼见着这一盘我又要赢了。

    正当我拿着笔打算在那个关键位置上划小黑点的时候,就听见彭地一声,教室的门被撞开了,跟着一条人影闯了进来。

    那人一进教室,就奔着最后一排跑过来,速度之快堪比刘翔的百米跨栏。

    其实全班同学都惊呆了,我们温柔娴静的语文老师吓得把课本都掉在了地上。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那人一把拧住我的耳朵,发出雷鸣般的吼声。

    “明明!你又不好好上课,谁让你换到最后的一排的,躲在角落里方便你下五子棋泡妞,对不对!你就跟你爸爸一样,一点出息都没有!”

    我一看见那人,急忙尴尬地站了起来,压低嗓门埋怨道,“老娘,你怎么来了,跟你说多少遍了,不要随便闯进我的教室,更不要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拧我的耳朵,这让我很没面子,还有啊,我现在叫路飞,路飞,就是海贼王里的那个,明白吗?不要再叫我明明了。”

    说完我就后悔了,因为我忽然想起我老妈根本没看过海贼王,她对日漫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改名字的事已经告诉她不下五百遍,可惜她还是会喊我明明。

    在全班同学和老师灼热目光的注视下,我真的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尤其不敢看李菁菁,我马上就要赢她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我老娘突然闯进来把一切都搞砸了。

    我的泡妞计划彻底宣告失败。

    李菁菁沉默片刻,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紧接着,全班同学都跟着笑起来。

    就连平时总板着脸的语文老师也笑了起来。

    此情此景,我真的好想跳楼!

    我老妈就是这样,我行我素惯了,我知道她是爱我的,只是方法有点过激。

    不过比起她经常跑到老爸的办公室里拧老爸的耳朵,我感觉我至少比老爸好过一些。

    “今天我是有事才来找你的。”老妈完全不顾及全班师生的几十双眼睛的灼烧,埋头把我的课本和铅笔盒往书包里塞。

    “什么事?”我压低嗓门问道,然后用目光哀求老妈赶紧离开教室。

    老妈全然不理会我几乎要哭出来的表情,把收拾好的书包挂在我肩膀上,一把拉住我,“走,咱们走。”

    “老娘,你别闹了,现在刚上第一节课,我还没放学呢。”我推开老妈的手,打算重新坐下。

    “上课?上什么课,你已经转学了,你不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了。”

    “转学?我怎么不知道?老妈,您在说什么呀,我根本听不懂。”这一消息惊得我一下子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如果我不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言下之意,我根本无权坐在这里。

    这时,身材矮胖的校长笑嘻嘻地走了进来,“路明,对不起,路飞同学,你母亲刚在教务处给你办理了转学手续,你现在可以离开了,有什么话你们母子可以去教室外面谈,这里还要上课。”

    校长的话明摆着就是逐客令呀,我背上书包,灰溜溜地跟着老妈离开了教室。

    “好了,只是路明同学转校而已,现在没事了,大家继续上课。”校长打完招呼,也离开教室朝校长办公室走去,路过我身边的时候,满怀同情地看了我一眼。

    “校长,我叫路飞,您又说错了。”

    “对,路飞,再见。”校长苦笑一下,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校长走远,我立刻甩掉老妈的手,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教室里,又重新传出学生们朗读课文的声音,一切迅速归于平静,我感到自己像被抛弃的垃圾一样被人遗忘了。

    “老妈,您这又是唱哪出啊?转学也不跟我商量一下,我究竟还有没有人权啊。”我气鼓鼓地往前走。

    “商量?商量什么啊。那个学校比这个好几百倍,最主要的是从那个学校上学,可以直接上美国的常春藤大学。”

    “哪有这么好的事,老妈,您别被人忽悠了。常春藤大学,那是一般人能进的地方吗?”

    “是真的,这可是我和你爸爸费了老大的劲才把你弄进去的,据说里面的学生非富即贵,除了白富美就是高富帅,你要学会在那里交朋友,想想看,如果你的朋友是某位高官或者首富的千金公子,那对你的人生会有多大的帮助,咱们穷也要站在富人堆里。”老妈把我拉到一边,神秘兮兮地告诉我。

    听了老妈的话,我感觉走路都不会了,“老娘,你觉得把我这样一个纯吊丝扔进高富帅堆里会不会被人踩得连一点渣都不剩。”

    老妈听了这话,又发飙了,一把拧住我的耳朵,“你就跟你那没出息的老爹一样,一点头脑都没有!”

    “哎呀,疼死我了,老娘的话就是圣旨,我听话就是了。”

    耳朵上的剧痛不由得人不服,尽管左耳长期被老妈拧,耳廓的外缘早就由于摩擦作用生起了一层层厚厚的茧子,可不知为何,疼的感觉还是跟第一次被拧的时候一样。

    “这还差不多,听你老妈我的话,保证你前途光明一片,我就等着你顺顺当当进入常春藤大学,毕业后,找一份人上人的工作,然后迎娶白富美,做个人生赢家。”

    “哦,说的这么好,咱们现在去哪里?”

    我忍痛再次甩掉老娘的手,我知道,我老娘已经疯了。

    现在她看着我的眼光就如同看着一堆闪闪发光的金子。尽管我根本就是个扶不起的刘阿斗,臭牛粪一坨。

    “去哪里?当然是新学校了。”

    “那新学校叫什么名字?”

    “常青学院。”

    “现在就去报道吗?”

    “不然呢?”

    “那个老娘,咱们是不是该选个黄道吉日呀。”

    “走吧,我看今天就很吉利。”老妈说着,不由分说地拉着我往校门外走去。

    擦,不会吧,这一切真的被那个叫做维多利加的金发萝莉说中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