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泰皱眉,“这人简直就是个疯狗啊,早起又跑来打人。”

    庄梦蝶笑道,“你对这些人太不了解了,他们这些SM爱好者,是把虐和被虐当成一种享受的,像正常人觉得打人是一种很不道德的行为,在他们看来,是一种享受,就好像有人喜欢大吃大喝,有人喜欢打游戏,是一种爱好。他们不会把打人这种事看成一件残忍的事情,相反,他们觉得打人或者被打是一种很好玩的游戏。”

    李元泰摇头,“真是无法理解。”

    叶天苦笑,“世界很大,什么人都有,你得理解他们也是一种独特的存在。”

    李元泰皱眉,“像这种变态,难道不该被抓起来吗?”

    叶天道,“这个事,具体的,还得分怎么看?你比方说,如果是这位姑娘是被绑架的,而且那人所施加在她身上的行为都是违背她本人意愿的,这种情况就属于违法行为,我们警方就有权过问。如果说,这一男一女,本来俩人都是SM爱好者,一个喜欢打人,一个喜欢挨打,那他们之间的行为属于双方自愿,这个,警方就不好介入了。如果警方介入调查,人家俩人说,我们俩谈恋爱呢,你说这事,叫我们这些做警察的怎么管?人家一句话,就把俩人之间的事说成了家务事,家务事的话,警方是没办法管的。”

    李元泰叹气,“那么这种事,就没人管了吗?”

    叶天苦笑,“这么说吧,只要他俩当中没人报警,而且施虐的一方没把受虐的一方搞成残废,警方都不好介入。因为人家可以说是恋爱关系。这种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谁也管不了。”

    庄梦蝶笑道,“小道士,警察也不是万能的,很多事,比方说,家务事,警方是无法插手的。”

    李元泰苦笑,“那这种畸形病态的人存在,岂不是整个社会的悲哀。”

    叶天叹气,“这种东西,说白了,属于社会的毒瘤,只能说,尽量把年轻人的思维往积极健康的方向去引导,尽量杜绝这种歪风邪气。不过,从根本上来说,还得靠每个人自己端正人生态度,洁身自好,正常地交友恋爱,避免陷入不良嗜好。让整个社会风气重回到正常的轨道上去。”

    庄梦蝶道,“其实这位姑娘的情况跟之前的洛阳**案很相似,那个李光浩不就囚禁了六名坐台小姐嘛,期间两名女子被杀害。据说被囚禁的女性互相嫉妒,毫无反抗意识,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叶天点头,“是的,那个案子被报道了很长时间,披露出来的真相也是令人震惊。据说李光浩被捕之后,那几名被解救的女子居然称李光浩伟老公和大哥,并且为他求情。完全的斯德哥尔摩现象。被囚禁的对象,一旦跟囚禁者待得时间久了,会跟囚禁者产生一定的感情,时间久了,说不定会爱上被囚禁者。就比方说洛阳**案中的几名女性受害者。她们由最初的被囚禁演变到为了李光浩争风吃醋,这的确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然后几名受害女性没有同仇敌忾,联手对付李光浩,反倒是喊他老公,为他争风吃醋,的确是让人想不通。”

    庄梦蝶道,“那么你呢?姑娘,你是属于什么情况呢?你被他囚禁了多久?”

    那女人目光茫然地望着虚空中的一点,喃喃地道,“被他囚禁了多久,我也说不上来,因为地下室里没有窗户,也没有钟表和手机,我不知道时间,我只知道,他过一段时间就会跑来折磨我一次,每一次,都把我折磨得痛不欲生。好像我每天的生活就是挨打被折磨,我觉得自己没有了自尊,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否则,等待我的,就是一顿毒打。为了免于挨打,我愿意做任何事,我愿意为他**,愿意学狗叫,愿意做一切有悖于女人自尊的事。我知道你么现在一定看不起我,可是我真的没办法,我害怕挨打,每次只要看见他拿着鞭子朝我走过来,我就害怕得浑身发抖。请大家原谅我,我真的很没用。我居然任由他肆意侮辱我。”

    那女人说完,放声大哭。

    庄梦蝶道,“那么现在,我再问你,你是被他囚禁了一段时间的,经过跟他的相处,你觉得自己会不会爱上他?”

    那女人一下子怔住,睁大独眼,看着庄梦蝶。

    “你为什么会忽然问这种问题?”

    庄梦蝶道,“据说,囚禁者和被囚禁者相处一段时间之后,被囚禁者很可能会跟囚禁者日久生情,爱上那个绑架自己的人。所以我很想知道,在你和那个嫌犯之间会不会产生斯德哥尔摩现象。”

    那女人听了,使劲摇头,“不!我是绝对不会爱上他的。”

    庄梦蝶咳咳两声,“我知道我再追问下去,说不定会引起你的反感,不过,我还是很想知道,从他开始囚禁你到你们出车祸一起死亡这段时间,你对他的感情又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那女人仔细想了半天,叹气道,“说实话,刚开始,他打我,我很是反感,心里恨透了他,恨不能杀了他。我记得有一次,他打我,一鞭子抽到我的左眼,很疼,我当时被他打急眼了,抄起脚踝上的铁链,套在他的脖子上,打算勒死他。结果,他来不及防备,恰好被我勒住,一时间,我居然把他勒得直翻白眼,我知道再用力一点,我就能勒死他了。可是却犹豫了,不忍心下手了,因为毕竟我没有杀过人,我下不了狠心。就在我犹豫的时候,他一脚踹在我的小腹上,我惨叫一声,跌倒在地。然后他一下子站起身来,一把抓住我的衣领,把我拎起来,继续毒打。边打边骂,而且下手之前还要狠。”

    庄梦蝶叹气,“看来,那什么斯德哥尔摩现象完全没在你和他之间体现出来,你还是非常痛恨他,并没有对他产生一点感情。”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