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人苦笑,“其实也不是那么说的,之后的有一次,我其实是有机会杀他的,可是我并没有动手。”

    庄梦蝶惊道,“啊?有这事?你不妨说来听听。”

    那女人笑道,“那一次,他喝醉了,把我折磨一通之后,居然倒在床上睡着了。当时,我把铁链绕在他的脖子上,绕了好几圈,还是没能下手,我下不去手。”

    叶天苦笑,“你这个下不去手,是因为胆小,不敢杀人,还是因为对他产生了感情,不忍心下手呢?”

    那女人叹气,“好像是不忍心下手。”

    叶天三人不由地惊呼一声,“嗯?不会是真的吧?你一直想杀他,他睡着了,你正好下手啊,为什么会不忍心下手呢?只要杀了他,你就自由了呀。”

    那女人低声道,“当时我把铁链绕在他的脖子上,想了很多,他虽然每天折磨我,可是他对我照顾得也很周到,他每天煲汤给我喝,每天都会带一个干净马桶过来,把我用过的马桶拎出去倒掉,我长这么大,只有我父母这么细心地照顾过我。记得刚住到地下室的时候,我忽然病倒了,发高烧,身上火烫火烫的,满嘴说胡话,他怕我死了,可是又不能带我去医院,只好去药店买了好多药,逼着我吃下去。”

    李元泰皱眉,“为什么要逼着你吃药?”

    那女人道,“因为我不堪忍受他的折磨,我想死,不肯吃药,所以他只好逼着我吃下去,其实我觉得他并不是那么坏。我吃了药之后,他一直守着我,直到天亮。我就是想起那件事,不忍心杀他了。再加上他平时总是煲汤给我喝,每次走的时候,他都问我想吃什么,只要我想吃的,下次他一定带给我。现在想想,他除了折磨我之外,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那女人停顿了一下,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继续说道,“还有我每次大姨妈的时候,他都会记得给我炖糖鸡蛋。”

    李元泰皱眉,“什么是糖鸡蛋?”

    那女人道,“那是我们老家的叫法,其实就是红糖水煮荷包蛋,在我们老家,女人一般大姨妈的时候,都会吃这个。我只跟他说了一次,之后,每次我大姨妈的时候,他都会炖糖鸡蛋给我吃。其实,现在回想一下,他是个很细心的男人。从小到大,只有我母亲给我炖过糖鸡蛋。”

    叶天三人听完,面面相觑。

    庄梦蝶叹气,“这么说来,你跟他相处一段时间之后,你对他的感情还是发生了变化。由最初的恨到骨子里,到最后成了不忍心下手。”

    那女人点头,“现在想想,一个男人这么细心地照顾我,我怎么能杀了他呢?”

    李元泰叹气,“可是他囚禁了你,让你有家难回,杀了他,你就解脱了,可以回家了,你当时就没想过这些吗?”

    那女人笑道,“想过,我全都想过。”

    李元泰皱眉,“那你为什么不下手?难不成你愿意就这么一直跟他生活下去吗?你俩并不是夫妻,而且他不是让你称呼他主人,然后他喊你母狗,他压根没把你当人看啊。你不是感觉跟他待着比陪伴父母更开心吧?”

    那女人忽然捂住脸,嚎啕大哭。

    “你别再说了,我也不知是怎么了,当时脑袋一片空白,那是唯一能杀他的机会,我却放过了,看着他熟睡的脸庞,我真的不忍心下手。”

    庄梦蝶叹气,“从你的叙述来看,你对他已经产生好感了,刚开始,你特别恨他,到最后,你开始感激他,因为他一直细心地照料你。你和他的这种感情,继续发展下去,也许就是爱情了。”

    话音刚落,在场所有全都惊讶得啊了一声。

    那女人使劲摇头,“不!你说的不对,我绝对不会爱上他的。我怎么可能爱上一个囚禁我的男人呢?而且他不但囚禁我,还没每天折磨我。”

    庄梦蝶笑道,“这就看怎么说了,两个人长时间相处,相处的模式会被两人当中强势的那一方固定化。比方说,你和他,他是强势的一方,你一直处于被他领导、被他控制的地位,他是你的主人,要求你必须绝对服从他。就像他说的那样,是狗和主人的关系,你和他的这种关系,看似不平等,可是时间一长,你们双方都会习惯自己的角色,他习惯了主人的角色,而你习惯了奴隶的角色,再加上他的细心照顾,相信再过一段时间,你就会爱上他。”

    那女人还是摇头,“怎么可能呢?我真的不可能爱上他呀,你们没看见他的样子,他一看,就是那种猥琐中年大叔的模样。我怎么可能爱上他呢?我一直都是颜值至上的,我对样貌丑陋的男人没有任何感觉。”

    庄梦蝶笑道,“每一个美女在结婚之前,都认为自己的另一半会是一个英俊潇洒的帅哥,可是现实生活中呢,美女配丑男,丑女嫁帅哥的例子,比比皆是。所以,外表不是问题,关键是相处的时间和机会问题,只要俩人有足够的相处时间和机会,美女和丑男也照样能迸发出爱情的火花。所以说,你和他如果没出车祸的话,再这么继续下去,你八成会爱上他的。最起码,在你有机会杀他的时候,你没有下手。这就是明证。”

    那女人望着虚空中的一点,眼神很迷茫,“我真的会爱上他吗?可是我咋觉得完全不可能啊。”

    庄梦蝶笑道,“我觉得会的,否则,你看几年前轰动一时的洛阳**案,那几个被嫌犯囚禁的女子,被捕之后,还为嫌犯求情,而且在她们被囚禁期间,还为了嫌犯,争风吃醋。”

    叶天皱眉,“庄作家,有关于洛阳**案,那几个女人跟嫌犯之前的感情,能叫爱情吗?”

    庄梦蝶笑道,“那几个女人为了争风吃醋,都闹出人命来了,还不叫爱情吗?嫌犯跟那几个女人之间的关系,像不像旧社会那种妻妾成群的地主的生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