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笑道,“庄作家,你这么一比喻,我算是想明白了。嫌犯跟那几个女人还真都是扯不清的关系。”

    庄梦蝶道,“所以说呢,洛阳**案是一桩细思极恐的案子,事实真相就是六个女人争风吃醋,直接导致了其中两个女人的死亡。这种事,像不像旧社会封建家族里妻妾之间争风吃醋导致的惨剧?”

    叶天皱眉,“这种事,还真是不能细琢磨,仔细一琢磨,总感觉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李元泰苦笑,“对了,洛阳**那个案子,最后是怎么判的?”

    庄梦蝶道,“好像是嫌犯李光浩被判死刑,其余四个女的,也全都被判了刑,被判三年有期徒刑和缓刑。现在仔细想想那个案子,发现咱们的社会发展到目前这种状况,可是很多男性的思想还停留在旧社会,我想嫌犯之所以囚禁了这么多女性,主要是因为他潜意识里希望过上那种妻妾成群的生活吧。”

    李元泰皱眉,“不是吧?我觉得大部分男性,思想观念早就变了,现在,早就是男女平等的社会了,哪里还能再搞什么妻妾成群?”

    叶天笑道,“话说现在都是男多女少,男女比列严重失调,很多男人连老婆都找不到,还妻妾成群呢?”

    庄梦蝶笑道,“现在,男女比列严重失调,很多男人找不到老婆,这是事实,可是架不住,很多男人还是有这种思想。”

    叶天笑道,“庄作家,依你看,洛阳**案,主要是因为嫌犯骨子里有这种旧社会男人的思想,才导致他做出囚禁女子的行为。”

    庄梦蝶点头,“是的。”

    那女人咳咳两声,“喂,我说,你们别再讨论什么洛阳**案了,先帮我想想我的案子该咋办吧?”

    叶天皱眉,“你的案子,还真不好办,现在,根据你提供的信息,我们只知道他姓王,是本地人,有SM的特殊癖好。这样的人一抓一大把,还真是不好找。这样吧,你再仔细想想,他还有啥特征没有?比方说他的长相,有什么特别之处?”

    那女人叹气,“他的样子就是那种猥琐中年大叔的模样,大约四十来岁,稍微有点秃顶,要说特征嘛,还真没啥特征,他的样子,就是那种普通大叔的模样,这种人,在街上一抓一大把。”

    庄梦蝶道,“对了,他不是你约的嘀嘀司机吗?你还记得他的车号吗?”

    那女人低头不语,似乎正在努力回忆,然后,抬头看着叶天三人,摇头。

    “不行,我想不起来了。”

    叶天叹气,“你看,你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这让我们怎么帮你呢?”

    庄梦蝶笑道,“我知道怎么找那个嫌犯的身份信息了。”

    那女人惊道,“怎么找?”

    庄梦蝶道,“很简单,当初发生车祸之后,你和他的尸体是不是同时送到医院的停尸房了?”

    那女人点头,“是的,不过,他的尸体很快就被人领走了。”

    庄梦蝶笑道,“那就是了,既然是认领尸体,家属在认领尸体的时候,肯定是要办手续的,比方说,影印一下证件,或者登记一下身份证号码,咱们要想得到嫌犯的信息,直接去找医院的停尸房不就得了。”

    叶天点头,“庄作家说的是啊,咱们可以直接去找医院的停尸房,去搞清嫌犯的身份,就好办多了。走,咱们现在还是赶紧回医院,去调查嫌犯的信息。”

    庄梦蝶皱眉,“不过,我现在担心的是,即使是搞清嫌犯的身份,还是仍旧无法查出她的身份。”

    李元泰道,“为什么查清嫌犯身份之后,还是无法查出她的身份?我觉得如果知道嫌犯身份,就应该能知道她的身份了吧?”

    庄梦蝶摇头,“不!我可不这么看,嫌犯囚禁她的事,肯定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因为这是嫌犯的隐私,我相信即使是嫌犯的家人,也未必知道他囚禁了一个女人。”

    叶天叹气,“我懂你的意思了,你是说,既然嫌犯囚禁这位姑娘的事属于隐私,那么嫌犯的家人也肯定不会知道姑娘的身份,因为嫌犯的家人压根就不知道有这么一位姑娘的存在。”

    庄梦蝶苦笑,“是的,所以说,即使是问嫌犯的家人,也是白问,再说了,她和嫌犯的尸体同时被发现,嫌犯的尸体被亲属领走了,而她的尸体却无人问津,就是明证。”

    那女人听了,感到绝望,再次放声大哭。

    “那我怎么办?如果查不出我是谁,那我岂不是连见父母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拜托你们了,你们一定要帮我想办法,我只是想跟父母道个别而已。我死得这么惨,更可怜的是,我父母还不知道我已经死了。我实在是太可怜了。”

    看着她哭得天昏地暗,叶天三人也感到手足无措。

    叶天劝道,“姑娘,你干脆还是节哀顺变,打消回家的念头吧。因为你这种情况,调查起来,难度太大了。关键是,你现在还处于脑部受到严重的创伤,处于失忆状态。很多事情,你自己都想不起来,这让我们就更加无法调查了。你看,你连自己的姓名、住在哪个城市都想不起来了,你这样叫我们帮都不知道怎么帮啊。”

    那女人哽咽道,“可是我真的很想见到自己的父母啊。”

    叶天苦笑不得,“你的心情,我们理解,可是你目前的情况,真的很棘手。”

    庄梦蝶道,“姑娘,要不这样,你再仔细想想,你还能记起啥自己的私人信息,比方说,你的手机号码和你的学校名字。”

    那女人再次低头琢磨半天,然后叹气,“不行,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我感觉自己已经彻底地废了。”

    叶天叹气,“姑娘,还是那句话,如果你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那我们也真的帮不到你,要不你还是跟我们一起回医院吧。”

    那女人听见回医院三个字,立刻摇头,“不!我不要回去,我回去又能干什么?等我回去直接躺在那个冰柜里吗?我跟你们说,之前我一直躺在那个冰柜里,我早就够了。我不要回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