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门诊部的大厅里,此时挤满了排队看病的人,这些人早就困得东倒西歪,叶天三人进来的时候,甚至没有引起一个人的关注,可是,就在叶天走进大门又往前走了大约五米的样子,一个正在打盹的老头忽然醒了,老头看清叶天怀里抱着的女尸之后,不由地哆嗦一下,尤其是尸体脑袋上贴着的那张符,吓得他尖叫一声,老头这一叫,把旁边排队的人都给吵醒了。

    这些人打着哈欠,伸着懒腰,一起吵吵,“老大爷,没事瞎嚷嚷什么?”

    老头吓得舌头都捋不直了,指着叶天怀里的尸体,结结巴巴地道,“死人,那是个死人啊。”

    这一句话,引得众人一片唏嘘,这帮人立刻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老大爷,你咋知道那是死人啊?”

    “老大爷,那不明明是个女人吗?”

    老头皱眉道,“不,你们太年轻了,什么都不懂,只有死人的脑袋上才贴符。”

    这下,这帮人更来了兴趣,“老大爷,为啥是死人脑袋上贴符?”

    老头叹气,“那叫镇尸符,人死之后,心里多少有股子怨气,对自己的死不甘心,因为这股怨气的存在,死人就会跟活人一样,站起来,说话,走路,做自己想做的事。这样的尸体就叫做行尸。城里人都实行火葬,在农村,土葬还是比较常见的下葬方式,在我们老家农村,尸体在下葬之前,都要贴上镇尸符,就是防止尸体变成行尸。”

    众人听了,全都战战兢兢地看着叶天怀里的尸体,低声道,“妈呀,那么说来,那具尸体的脑袋上贴着符,不会是因为她已经变成行尸了吧?”

    老头笑道,“你们看尸体的脚上满是新鲜的泥土,那就说明,这具尸体肯定是行尸了。说不准就是尸体跑出去,恰好被这位警官和小道士给抓回来了。”

    这下,众人由惊讶变为好奇,全都围了上,盯着叶天怀里的尸体。

    叶天听见众人的议论,不由地停下脚步,笑道,“这位老大爷,你猜的不错,这具尸体的确是一具行尸,不过现在,她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你们大可以放心了。”

    话音刚落,人群中立刻有人尖叫一声。

    “啊,就是她,我见过她,我亲眼看见她从大厅里走出去,当时还有好几个人也看见了。”

    旁边立刻有人附和,“没错,当时,她低着头,一直不肯说话,嘴里嗯嗯啊啊的,还不断地打手势,好像是个哑巴。”

    叶天笑道,“看来,她刚才出去的时候,看见她的人还不少,其实,她并不是哑巴,她只是受了咒语的操控,不能说话罢了。”

    众人惶恐地睁大了眼睛,“可是她一具尸体跑出去干啥?”

    叶天笑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愿,哪怕是一具尸体,也会有自己的心愿。”

    众人惊道,“这位警官,你的意思不是说,她跑出去是了实现自己的心愿吧?”

    叶天点头,“是的。她的确是未尽的事宜,才会跑出去的。”

    “那么,她的心愿是什么?”

    “回家。”

    听见这样的回答,众人惊得合不拢嘴。

    “居然是回家?可是一具尸体,回到家里又能怎样呢?除了把家人吓一跳之外,完全没有任何效果。”

    叶天摇头,“你错了,她的家人并不知道她已经死了,而且她的父母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她想回家跟辛苦养育她的父母道个别,就是这样。”

    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不少人眼眶发红,某些心软的人居然掉下泪来。

    老头咳咳两声,“那么现在,她的心愿实现了吗?”

    叶天叹气,“没有。”

    众人立刻沉默下来。

    一个中年男人吼道,“我明白了,一定是你们阻止她回家,所以她才没能实现自己的心愿。”

    中年男人这么一吼,众人的愤怒情绪全都点燃了。

    “真是太过分了,她只是想回家而已,你们为什么要阻止她?难道跟父母道别这么卑微的理由也不能帮助她实现吗?”

    看着众人满脸怒容地看着自己,叶天咳咳两声,“大家先别激动,其实,目前的状况是,她完全失忆了,不是我们不帮她,而是没法帮她。她想不起自己的家在哪里,想不起自己是哪里人,甚至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不记得了。你叫我们怎么帮她,我们刚才急着赶回医院,在路上正好遇见她,看见她漫无目标地在马路上乱走,只好把她带回来了。”

    众人听了叶天的解释,方才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原来是这样,那她也太可怜了,居然连自己的家在哪都想不起来了。”

    叶天点头,“是的,不过,我们会想办法帮她找到自己的家人的,大家放心吧。好了,时间不早了大家继续排队吧,我们也该把她送到停尸房了。”

    叶天说完,朝着李元泰和庄梦蝶一使眼色,“走吧。”

    三人朝着电梯走去了。

    众人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重新排好队,再次哀叹,“真是太可怜了。”

    叶天三人在电梯前站定,等电梯的工夫,叶天禁不住叹气道,“她所能提供的资料,实在是太少了,要想帮她找到家人,难于登天啊。”

    庄梦蝶笑道,“咱们想想办法,应该能帮助到她的。”

    叶天低声道,“但愿吧。”

    叶天三人前脚进电梯,护士大姐和保安就走进大厅,正在窃窃私语的众人,看见保安背上背着的中年男人,不由地大吃一惊,立刻围了上来。

    “啊?这不是之前跟咱们一起排队的那位老兄吗?怎么搞成这样了?”

    护士大姐道,“没事,他只是晕过去了,问题不大,他们全都让一让,别围着了,去排你们自己的队去。”

    “可是他之前明明好好的呀?现在怎么会晕过去了?”

    “你们别问这么多了,全都散开吧。”

    护士大姐伸手驱赶着众人。

    刚才说话的老头站出来,拦住护士大姐和保安的去路。

    “大妹子,你还是跟大姐说说他俩到底怎么了吧?我看着保安头上有伤,这老哥也伤,不会是他俩打架了吧?”

    护士大姐摇头,“不是的,你们别瞎猜了,赶紧让开。”

    众人只得无奈地散开,老头盯着护士大姐和保安的背影,目光中满是疑惑。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