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哥哥小说网 <a href="http://www.kaogg.com"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www.kaogg.com</a> ,最快更新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

    “你刚才捅了哪里?”大鹦鹉浑身炸毛地瞪着殷勤,然后打了个嗝儿,吐了许多果肉出来。

    没想到鸟也会晕船呕吐?殷勤的脸色发白,他总算体验到元婴遁速的感觉,这滋味实在不好受,以他血脉肉身之强,经过这番传送,都觉得胃中翻腾不已。

    见大鹦鹉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殷勤耸耸肩膀,在定星盘上比划了一片区域道:“大概就是这一片吧,具体按了哪里,我也说不准。”

    大鹦鹉刚刚吃了太多的玲珑果,连着吐出不少,才算缓过气儿来,他瞪着殷勤埋怨道:“谁让你在定星盘上胡戳的?你可知你捅这一下,最少用去十枚中级灵石?”

    “这怎能怨我?”殷勤反驳道:“刚才不是你说飞舟上的各种阵法需得配合手诀咒语才能驱动?我一没掐诀,二没念咒,怎会启动了飞舟的阵法?”

    大鹦鹉被殷勤问得呆了半晌,才解释道:“定星盘上都有不少预先设计的阵法节点,只需手指一点,就可以直接飞过去,无需掐诀念咒。”

    殷勤笑道:“如此甚好,你只需根据预设节点的法阵,稍微改动,就能将其用在操纵柄上。”

    “有甚好的?”大鹦鹉斜了一眼殷勤,跳到定星台上,歪头看着殷勤比划的那片区域,好半天才叹了口气道,“你划的这篇区域,原本是没有阵法节点的,既然被你胡乱点中,说明飞舟不但攻防法阵出了问题,就连定星盘也受损不少。”

    殷勤忙问:“你可知道,咱们这是要飞去哪里?”

    大鹦鹉咯咯怪笑道:“我哪里知道?老夫当初在这定星盘预设了一千零八十阵法节点,如今全部打乱了,飞去哪里只有老天知道。”

    殷勤这下傻眼了,好半天不死心地又问:“这飞舟好歹是你亲手打造的,怎会连飞去哪里都说不出来?大致的方向总有点谱吧?”

    大鹦鹉歪着头想了一阵,傲然道:“我虽说不出大致的方向,至少有一点可以供你推测。老夫预设的一千零八十节点,位于武朝境内的不到百个,剩下的阵法节点全是老夫耗费千年,从各种密文典籍中搜罗来的隐秘宝地,具体所在包括坠星海,蜃沙绝地,极北冰原,乃至南疆幻林,嘎嘎嘎!”

    这鸟儿笑得像只鸭子!殷勤心中骂娘,按照这鸟人的说法,飞舟降落在武朝境内的几率还不到一成?这也太坑人了吧?这飞舟倘若真的降落在蛮荒深处,就凭他筑基初期的修为,外加一个战力成渣的肥胖鹦鹉,万一遇到高阶的妖兽,岂不是成了送上门的点心?而且,这飞舟的定星盘既然不准了,倘若真被传送到天涯海角,天知道该如何返回花狸峰?

    殷勤抱着万一的希望,试探道:“前辈所标的这些隐秘宝地,想必都去过了吧?其中定有不少天材地宝?”

    大鹦鹉在定星台上来回踱步道:“我每日炼器都炼不完,哪有功夫去寻什么天材地宝?”

    殷勤怒道:“你这鸟人,刚刚不是你说,为了绘制这份山岳图,前后用去一百三十六年?”

    “你这蛮子,蛮墟之地有多大你可知晓?若要一处处仔细探寻,莫说百年,千年也不够用。老夫这份山岳图中的大多数地方,也是根据前人的游历笔记推敲而来,哪能全部实地去转?”大鹦鹉振振有词道。

    “所以,这份山岳图其实就是你用了一百多年闭门造成而成的?”殷勤讽刺道。

    大鹦鹉不服道:“什么叫闭门造车?为了考证图中几个关键地标,东起坠星海,西至蜃沙绝地,老夫极北冰川去过,南疆丛林闯过......”

    殷勤将他还不忘了吹嘘,不耐烦地摆手制止住他。不等他说话,定星盘上嗡鸣声再度响起,一阵难捱的眩晕感再度袭来,大鹦鹉嘎嘎喜道:“竟然到地方了,飞舟行走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应该飞不了多远,说不定还在武朝境内。”

    殷勤听他如此说,总算松了口气,忍不住问道:“你估计咱们飞出了多远?”

    “距离花狸峰不会超过十万里。”大鹦鹉肯定道。

    殷勤脸色一垮,骂道:“花狸峰距离皇城也不过十万里,你这飞舟若是落在皇城,老子正好将你这旁氏余孽绑了上交朝廷,说不定还能讨个一官半职。”

    大鹦鹉正色道:“你是聪明人,绝对不会做出此等傻事,就算将我卖与武朝,顶多给你个偏远小城的城主做。不若辅佐我家大尼,待她登基之日,你可就是开国元老,封疆裂土何等风光?!”

    这鸟人拿老子当空子忽悠呢?殷勤翻他一眼,飞舟到达目的地时那种强烈的眩晕不适,与启动时的感觉大致相当,他只能屏住呼吸,难受得说不出话来。

    大鹦鹉此刻更不好受,天机子的修为再高,夺舍之后是半点也用不上。飞舟所谓的元婴遁速,说白了用的也是远程传送类的阵法符谱。不过,对于具有远程传送能力的飞舟来说,与普通远程传送阵法最大的区别在于,后者需要预先在传送通道的两端安置传送法阵。

    在传送两地预先建立法阵的好处有三一是稳定,二是节省灵石,三是用来传送修士时的“不良反应”比较小。

    而飞舟则不然,它所用的阵法符谱虽然也传送法阵类似,其中也有不少区别,最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无法在传送通道两端预先安置固定的法阵,二是飞舟本身不但是传送者,同时又是被传送的对象。正是这两点的区别,使得飞舟上的远程传送法阵,在法器等级上,较之普通的传送法阵,要高出两个档次。

    一套普通的远程传送法阵,只要其传送距离超过千里,就能纳入低阶法宝的范围,而一架装载有远程传送法阵的飞舟,则绝对算得上顶级法宝。

    即便如此,飞舟在进行远程传送时,与普通传送法阵相比,也有三宗不足之处。一是不够稳定,尤其是目的地的偏差,有可能在百里之外;二是比较费灵石,飞舟传送对灵石的消耗,基本上是普通传送的十倍以上;三是对于乘坐飞舟的修士来说,不良反应十分强烈。金丹之上的老祖没有问题,筑基修士那就十分难受,若是换作炼气弟子,那就要扒一层皮,至于凡人,则是必死无疑。

    大鹦鹉的血脉等级比殷勤高,但其天赋血统却比玄武血脉差得远了,除非他能进阶妖王,否则其难受的程度,绝对更甚殷勤。

    飞舟即将停泊,大鹦鹉浑身的羽毛全都炸了起来,不过相比这种肉身上的难过,他的心中则更为忐忑。面对殷勤的质问,大鹦鹉的回答还是有所保留。

    他的定星盘虽然乱了,但他对其中千余个阵法节点所在还是烂熟于胸的,特别是以花狸峰为中心,一柱香的时间内飞舟有可能到达的几个点,他还是能够马上就推断出来的。

    飞舟若是飞到武朝西部的几座城池还好说,怕就怕落点在大仓山以西。据他所知,其中就有几处金丹老祖也要避而远之的险要所在。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