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哥哥小说网 <a href="http://www.kaogg.com"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www.kaogg.com</a> ,最快更新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

    “我看,你这飞舟就定名为神舟吧,以后咱们花狸峰的飞舟就都以神舟为名号,后面加个番号,你这飞舟是花狸峰第一艘,就叫神舟一号。”殷勤半躺在懒汉椅上,两只脚搭在定星台上,先给飞舟命了名字,又挑刺道,“若我说,你便是将这飞舟便是吹上天去,在我眼里也是个半成品。首先,这飞舟的操控性就上不得台面,一艘飞舟,竟然要十几个人同时操作符阵才能飞起来,这也太差了吧!”

    大鹦鹉站在定星台上,翻了一眼强行将懒汉椅带上飞舟的殷勤,压着火气解释道:“我说十几个人操控飞舟是指与人对阵,需要启动攻防法阵的情况,若只是驭舟飞行的话,一个人足矣。”

    殷勤嘿嘿笑道:“你这鸟儿,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刚才还说转弯需得两人操作,转脸儿就改成一人了!”

    “你这蛮子,刚才还唤我前辈呢!”大鹦鹉跳下定星台,扯过殷勤边上那筐玲珑果,连着啄了两颗。

    殷勤没想到大鹦鹉竟然同意他试舟,心情相当不错,他耐心地等鸟前辈撅腚吃完水果,才道:“就请前辈启动飞舟吧,让我也见识见识,传说中元婴大能眨呀即逝的神通。”

    大鹦鹉歪着头噗噗吐了一阵果核,冲殷勤亮了亮爪子道:“开动飞舟,需得掐诀念咒,我做不来。”

    殷勤马上抓住话把道:“我说你这飞舟操控性差,你还不高兴听,没想到吧,操控性差到连自己都驾驭不了。”

    大鹦鹉不服道:“自古飞舟就是如此,全靠定星台上的符文阵法操纵,只要勤加演练,操舟手之间配合默契,便能如臂使指。”

    “自古还人皆有死呢!你我还修什么大道?干脆遵循古礼,等死算了。”殷勤嘲笑两句,见大鹦鹉不服,摆手制止他道,“你先别急着辩解,你说再多,也改变不了你无法操纵飞舟的事实。今天正好我心情好,可以给你指条明路,让你这飞舟连鸟儿都能开,咋样?”

    大鹦鹉被殷勤气着了,咯咯笑道:“我这辈子炼造的法器比你小子吃过的米都多,还用你来教我?”

    殷勤正色道:“我若真给前辈指出一人操舟征战杀伐之法,你便如何?”

    “你若真能想出一个不依古法的简便门道,我便依你以神舟二字命名此舟。”大鹦鹉瞟了一眼玲珑果的大筐又道,“不过,你的法子若是不可行,就要每日供养我一筐玲珑果。”

    “鸟师弟的爪子虽然不能掐诀,算盘却是打得精呢。”殷勤摇头道,“我将苦思冥想死了无数脑细胞才琢磨出来的法子教给你,你就给飞舟改个名儿,还想从我这儿骗玲珑果吃?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你若真想打赌,便以飞舟作为赌注,我说的法子若是真的可行,那就干脆将飞舟借我玩上三年,如何?”

    “不可能!”大鹦鹉也是老奸巨猾的人物,哪能轻易上套?伸出一根鸟爪道,“最多借你一月。”

    “两年!”

    “两月!”

    “一年!”

    “仨月!”

    “成交!”殷勤也不贪心,反正主意是白来的,飞舟白玩三月就节省下三十中级灵石。孙阿巧不在身边,没人给准备纸笔,殷勤干脆端起椅把手上的茶壶,起身走到定星盘边上,用手指沾了茶水在上面画了个游戏操作柄道,“我这门道若是不说,对你来说那就是隔了千重山,任你再活千年也想不到,可我若是实说,那就是捅破一张纸,不值钱了,你到时可不能赖账。”

    大鹦鹉低头看着殷勤在定星台上画了个棒槌,只觉得莫名奇妙,连声催促道:“你只管说,不要卖关子,我活了几千年,还能赖你一个小辈的账?”

    殷勤解释道:“我画的这个东西叫做飞舟操纵柄,只要前推,飞舟就前行,后撤飞舟就倒退,左转右转都是同样操作,最多在柄上加上几个机关按钮,一按便能激发攻防法阵,前辈以为如何?”

    大鹦鹉冷笑道:“你说的倒是轻巧,殊不知飞舟进退转弯,全要靠符文法阵操作才行,岂是你用个棒槌左右旋转就能办到的?”

    殷勤反问道:“为何不能用操纵柄来控制飞舟?前辈只需将这操纵柄炼制成一种专门操纵控制其他法器的法器,不就行了?!”

    大鹦鹉一下子呆住了,脑海中盘旋着的全是“以法器控制法器”的念头,他这辈子炼器无数,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点子!被殷勤一句话,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只觉得这个法子竟然真的可行。

    也不怪天机子从未动过这种念头,对于蛮荒修士来说,炼制法器除了本身的功效威能,还有一宗最为重要之事就是要想办法保住这件法器,不能让人轻易夺了去,即便丢了法器,也不能让人轻易使用之。正因如此,炼器师在炼制法器时就要加入种种禁制,使之只能通过法器主人的某种特殊手印,符咒才能激活。

    而按照殷勤的建议以法器控制法器,就要去掉那些被控制的法器的禁制才行,从道法上说,以天机子的能力绝对有可能搞出殷勤画的那个棒槌来。问题是这样一来,岂不是连凡人都可以通过那个棒槌轻易操纵飞舟了吗?

    大鹦鹉歪着脑袋,愣愣地看着殷勤。以他修行千年的见识,隐隐觉得被这小蛮子捅破的窗户纸的后面,似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危险的图谋。

    殷勤被大鹦鹉勾起了兴致,滔滔不绝地讲解飞舟操纵柄的种种好处,按照他的设想,定星台上完全没有必要招呼那么多人上来,除了主操舟者之外,最多加上两三个辅助操舟手以备长途飞行替换之用,或者是在战斗中帮助主操舟者分担一部分控制攻防法阵的任务。

    “操纵柄的边上还可以加些机关按钮,每个都可用来控制一种攻防法阵,哪怕天级飞舟能载的法阵极多,在这里多加两排机关按钮即可。”殷勤边说边在定星台上戳戳点点。

    腾地,飞舟猛然震动起来,一阵嗡鸣在定星台的上空响起,愣神儿中的大鹦鹉忽然尖叫一声,扑腾翅膀冲上定星台。可惜他还是晚了半步,停泊在花狸峰后山山坳里的飞舟忽然虚虚实实地闪烁起来,紧接着舟身亮起一抹幽光,诺大的飞舟便凭空消失不见。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