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巨大的雾团失重般地突然坠落,十几只被毒雾搞得晕头转向的昏鸦终于借此机会摆脱出来,在空中无力地拍动翅膀。这种妖禽的血脉极强,片刻的功夫,便又重新呱叫着朝轰然坠地的飞舟冲了下去。至于那些被毒雾裹住无法及时逃脱的昏鸦,却大都卷入舟底,被压成了肉泥。

    十七叔率先跃上船舷,宣花斧带起一片罡风,将几只突袭而来的昏鸦斩得拼命扑腾着四下逃开。在他身后七十二手持神臂连弩的护舟修士,被这些护舟修士围在中间的是三十多个衣着混杂的操舟手以及杂役侍女等非战斗人员。

    楚阿大已经换了一身杂役的衣衫,他倒是颇有假扮的天赋,当初扮作店伙计招待殷勤等人,就连殷勤这等老江湖都没能看穿他的底细。此刻楚阿大混迹杂役群中,手忙脚乱神色慌张,暗中却是以神识秘术与十七叔时刻沟通。

    楚阿大至少判断对了一桩事情,那就是昏鸦的威胁越是接近陆地就越小,主要是由于昏鸦的体型较大,飞得越低,留给其辗转腾挪的空间就越狭小,它们惯用的群体攻击也就施展不开,只能一只接着一只仿佛老鹰擒兔般地轮番扑击。

    飞舟落地之后,毒雾已经逐渐散去,飞舟上一百多口子虽然在十七叔的掩护下,全都撤离到了地面,但是昏鸦却并没有如楚阿大判所希望的那样,继续将攻击的重点放在飞舟上。

    七十多个护舟修士,脚刚沾地便在十七叔的催促下,迅速围成一圈,集结成防御的阵型,他们手中只有三十六支弩箭,已经发射过一轮的护舟修士神臂连弩所装的则是普通的箭弩,对付低阶妖兽还行,对上血脉在三级之上的大妖,威力有限。

    十七叔将他们打乱分作两队,轮流发射,每轮只发一箭,并不采用连弩之法。普通的箭矢数量也不多,连弩的话,几轮下来就也用光了。至于真正的神臂弩箭,则混在其中作为冷箭使用。

    不过如此射过两轮之后,虽然射杀了两三只惊惶躲避的昏鸦,再扑击下来的昏鸦却再不上当,任凭这边乱箭如雨,昏鸦却是毫不犹豫,三五成群,直扑过来。

    十七叔沉喝一声,一股血脉威压逆天而上,已经杀红了眼的昏鸦只稍微混乱了一阵,便又迅速结成在一起,呱呱狂叫着继续往下冲。高阶血脉的压迫,对于昏鸦这种妖禽的影响不大,否则四级血脉的昏鸦也不可能挑战妖王。

    宣花斧在月色下幻起大片的寒光,虽然扫中了两只昏鸦,剩下一只却是扑入了十七叔身后的队伍中。血爪在人群中连抓几下,一个护舟修士便被它掀了天灵盖,惨叫着扑在地上。

    雀梭的护舟队也是由筑基修士组成,但这些修士更擅长以弩箭远距离攻击,这种硬碰硬的近身肉搏,经验十分不足。加之冲入人群的是一只四级昏鸦,能够硬钢筑基大圆满的修士,被它趁乱抓死的那人,修为不过筑基初期而已。

    昏鸦的名字虽然带了个“昏”字,灵智却是极高,后面的昏鸦见到这只得逞,马上学样,四五只四级大鸦将十七叔围在当中,呱呱叫着却不接近,另有三五昏鸦则悄无声息地朝十七叔身后的人群掩杀而去。

    十七叔怒喝一声,月色下,天空忽然浮现出一只巨大的天蝎身影,他是真正的六级血脉的大蛮王,天蝎血脉贲张爆发出的法相虚影,要比之前殷勤对上闵一行依靠血符所激发的法相虚影来得更加清晰一些。

    饶是昏鸦性情凶暴异常,在这种高阶血脉的威压之下也终于呱呱乱叫着散开了队形,几只三级昏鸦甚至翅膀一软,飘飘摇摇地往地上掉落。

    空中巨蝎法相忽然做了一个扫尾的动作,地上十七叔也随之爆喝一声腾空而起,手中的宣花大斧在瞬间暴涨一倍,朝着空中那群散鸦横扫过去。

    同一时刻,人群中忽然传来熟悉的口令。

    “撤弩!”

    “出剑!”

    七十几个训练有素的护舟修士,条件反射般将手中神臂弩一丢,伸手往腰间一抹,七十多口阔锋剑便立了起来,那三只突袭过来的昏鸦忽然发现对面的人群在瞬间化作一只乍刺的豪猪,让他们找不到落爪的地方。

    。。。。。。

    “那人便是楚阿大!”

    飞舟以南,三十余里外,一身银甲的武通玄在月色下显得格外骚包,他正指着面前一块脸盆大小的银盘,激动地大声吼道。

    那银盘名为圆光盘,俗称千里镜,作为极其特殊的一种高阶法器,此物虽然照不了千里那么远,百里之内景物还是能够收摄进来的。千里镜与神臂弓一样,也属于武朝严禁私自炼制的一种法器,不过武通玄作为武青衫唯一的儿子,仓山郡城的少城主,手上有这东西并不奇怪。

    “应该是他。”武通玄身边是个清瞿老者,一派仙风道骨,抚须道,“那楚阿大虽善隐匿易容之术,出道这些年还从未有人见过其真正面貌。”

    “那好办,待我活捉了那骚狐狸,扒光了一寸一寸仔细看,哈哈哈。”武通玄兴奋地两手直搓,下一刻他眼神凝滞地指着千里镜道,“人呢?刚刚我明明看到她了,转眼又找不到了。”

    “少城主不必担心,只需将其一网打尽,楚阿大便跑不了。”清瞿老者笑道:“传说那楚家与南蛮中的青丘氏颇有渊源,听说楚阿大一生下来就已经是六面之体,于隐匿之道最是擅长。”

    “奶奶的,不过是群骚狐狸而已。”武通玄想到有关楚家幻化之体的种种传说,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低声骂道,“那武擎苍便是被楚无颜的九面妖身所迷惑,终日陷在温柔乡里,几百年了硬是凝不成元婴。”

    清瞿老者却是不敢接这个话茬子,他转了话题,指着地上的一支白羽道:“那唐勉之已经连着三道传音符,催我们动手呢。”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双刀彩虹,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