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竟然降下了飞舟?!”一个身着玄色法袍的青年修士,望着远处忽然下降的飞舟,脸上满是吃惊的神色。此人所处的地点,在雀梭降落地点以东,二十里以外地势平缓的荒原上。

    一条蜿蜒的小河,水势平缓,缓缓流淌。小河两岸是几十丈宽的芦苇荡子,半人高的芦苇荡中,铠甲着身的一队人影若隐若现。楚阿大对于云雀阁刺探收集消息的能力,还是过于自负了,他若亲眼看到芦苇荡中隐藏的这批人,必然会对云雀阁掌控武朝军方动向的信心产生动摇。

    这是一个百人队的建制,实际人数在七十左右,修士们身着玄色的兽皮铠甲,虽然从铠甲上看不出任何标识,但是从他们背上的弓弩以及手中制式统一的阔锋巨剑,不难推断出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精兵。

    这样一支队伍,很容易让人想到名镇八方的二十八宿军,而二十八宿军与郡王或者亲王手下私募的杂牌兵种之间最大区别在于,宿军的每位军卒,修为都在筑基期以上。

    而类似仓山郡王手下的鹰扬军,则是以炼气修士为基础,甚至混杂有不少激发了血脉的蛮人,而仓山郡城所谓的鹰扬将军,也不过是个筑基初期的修士而已。

    隐藏在芦苇荡中的这支队伍,便是一支全部有筑基期修士编制而成的“百人队”,唯一就是不见宿军的飞舟,想必是布局之人需要私自调动宿军,一旦使用飞舟,就太过惹眼,容易走漏消息。

    “唐大人,我们要不要趁着他们刚刚降落立足未稳,掩杀过去?”一个身材魁梧的玄甲修士朝青年修士抱拳道,“雀梭飞舟,与宿舟都是军器监专门定制,舟上所载之攻防阵法几乎没有差别,一旦让他们围绕飞舟立住阵脚,再想围剿就比较棘手了。”

    被唤作唐大人的青年修士,生的剑眉星目一表人才,闻言笑道:“虚将军多虑了,据我所知,那雀梭上除了风、云两道防御,攻击性的雷、电法阵根本就没有装载。楚阿大这次简装出行,以为没人能够预知他的行踪,连神臂连弩也只带了一轮的箭矢,刚刚射杀昏鸦便用去了一半。那飞舟一旦落地,就成了大号的棺材。”

    “大人唤我虚老四就可,将军二字可不敢当。”玄甲修士躬身谦逊道。

    青年修士不过筑基初期的修为,那虚老四已经是筑基大圆满,身经百战的他举手投足间更有一种摄人心魄的气势。但虚老四面对修为远不如自己的青年修士,还是毕恭毕敬态度异常谦卑。

    青年修士打个哈哈道:“有何不敢当的?你们虚家军功世家,人才辈出,就连我家叔祖也是颇为欣赏的。当初叔祖在极北境追杀涂山蛮人,北军七宿全部参与其中,唯有你们虚宿被我家叔组赞不绝口,直到现在还常听叔祖将其与你们虚家老祖并肩杀敌的往事呢。”

    虚老四连说不敢当,见那青年只顾说笑,根本没有调军掩杀过去的意思,忍不住提醒他道:“唐大人......”

    “四哥太见外了。”青年修士摇头笑道,“我不唤你将军,你也应该以勉之唤我才对。”

    虚老四见他只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做文章,只好改口道:“勉之兄弟,都说那楚阿大狡诈异常,他身边那个李天蝎更是成名已久的凶蛮,其血脉之强横就连金丹老祖也怵他几分,还是赶紧联系李墨鳞与武通玄合力围杀,快刀斩乱麻才好啊!”

    “四哥莫急。”唐勉之不慌不忙地指指天上道:“这群昏鸦可是咱们花了大价钱才让李墨鳞驱来的,先让它们冲一阵子,怎么也得将楚阿大的神臂连弩用废掉才行。再说了,连四哥都说那李天蝎难缠,咱们除非启用宿舟,否则冒然围攻的话伤亡必定不小。”

    虚老四面色凝重道:“勉之所虑极是,我担心的是夜长梦多,此地虽处蛮荒,毕竟距离临渊不算太远。那楚阿大既然破釜沉舟,定是抱着坚守顽抗,等候救援的心思。”

    唐勉之被他一番话说得又犹豫起来,他沉吟片刻道:“那就给李纯一与武通玄发信,让他们从南北两侧掩杀过去,咱们此处埋伏,一旦李天蝎被缠住,那楚阿大被势必狗急跳墙,往咱们这边逃,那时正好给他来个出其不意。”

    出其不意个屁啊?那楚阿大又不是傻子,南北两面往上一冲,他能看不出东面有埋伏吗?虚老四暗自骂娘,见唐勉之左右推脱就是不肯上前,心中好生后悔:这小子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草包,当初在虚家大话说得山响,遇到事情却没有半分决断!

    不过,唐勉之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虚老四再急也不好继续劝说,只好退而求其次道:“此战的关键还在武通玄身上,那李天蝎的战力不逊金丹老祖,我观他刚才在船舷那一斧,怕是李纯一都拦不住他!唯有武通玄身上那件**蛮人血脉的镇妖塔,能够克制住他。”

    唐勉之捏出两道传音符,一边在心中嘀咕:这话还用你说?老子若不是看到老蝎子那一斧,早他娘的率队冲上去了。就你藏在草坑里这七十来口子,还不够老蝎子轮两圈斧子的呢。今儿若是将虚宿拼光了,让老子回去怎么与叔祖交差?

    说来说去,还是没有预先料到,楚阿大被昏鸦所围竟然没有驾舟逃窜,而是选择降舟顽抗。使得唐勉之他们预先的计划全部泡汤。

    对于唐勉之来说,整个伏击计划里最为难的就是不能轻易启动宿舟,这里距离武朝边境还是太近了些,一旦启动宿舟所载的雷、电两种攻击法阵,难保不会被武朝境内的大能太上们感应到。唐衍一再受武擎苍的器重,也担不下擅自调动宿军的罪名。

    按照他们的计划,即便雀舟能够从昏鸦的围杀中逃脱出来,北方有李墨鳞与灵蟒坐镇,那李天蝎再强也讨不了好处。南面的武通玄实力最弱却有蛮皇武氏排名前十的法宝镇妖塔,正是克制蛮人以及妖兽等依靠血脉之力的顶级法宝。至于唐勉之埋伏的东面,则有七十筑基沿河布置的攻杀法阵,同样能有出其不意击杀金丹的能力。无论楚阿大逃往哪一方,都是被迎头痛击之后,陷入三面围攻的局面。

    唯一不设防的是蛮荒西路,可楚阿大若是往蛮荒深处逃,那便是合力追击,只要能将其逼入蛮荒深处,宿舟上的雷电法阵就可以将其化为灰飞,这也是最理想的一个结果。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双刀彩虹,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