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十七叔大吼着跳上船舷,手臂在空中一招,掌中竟然多了一柄宣花大斧。有道是,宣花大斧似月圆,尖刃锋利鬼神寒!

    十七叔掌中这柄宣花大斧,乃是双刃斧,两半闪着寒光的圆刃,合在一起,比大号的木盆还要大上一圈儿,丈二长的斧柄横扫出去,带起阵阵隐雷之声。

    七只挂了彩的昏鸦,双目尽赤,正疯狂地扇动翅膀朝飞舟猛撞过来,与大斧扫出的那抹寒光锋刃一接触,便如同被秋风扫起的落叶,碎羽纷飞,血肉乱溅。

    神臂连弩的威力虽大,在发射之前,却需要暂时撤掉护舟的法阵。否则的话,箭矢穿过防御层时,也将受其影响,大大降低其杀伤力。十七叔下令只放了一轮箭矢,没有采用连弩齐射,不能指望一轮箭矢就将冲击飞舟的三十几头昏鸦一举射杀。

    剩下那些漏网的昏鸦就被十七叔一**斧,便全部斩于船舷上空。能够从神臂弩下逃得性命的昏鸦都是血脉达到四级的大妖,每一只的实力都能硬抗筑基大圆满的修士,竟然被一个名不见转的罗锅老者,一斧便扫落尘埃。

    船舷之上,十七叔的身子依旧佝偻着,大斧立于边上,他的脑袋尚且够不到大斧的一半高度,整个人倒像是挂在大斧上的一只老虾米。

    随着十七叔那一声“风”,飞舟刚刚撤去的防御,带着厉啸之音,重新在飞舟四方集结成一团看不见的气罩。只不过,这风罩尚未稳定下来,昏鸦第二轮的攻势便到了。

    这一次昏鸦们遇到的阻力显然小了许多,几只四级大鸦呱呱叫着,片刻间便穿透了飞舟的防御。它们见识过十七叔大斧的厉害,突破飞舟的防御便马上四散飞开。

    十七叔没有追杀的意思,也没有下令发射第二轮的神臂弩箭,而是收了大斧,纵身跃回甲板之上。马上,一股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在飞舟四周弥漫开来。

    “大先生,我观南、北、东皆有埋伏。”十七叔对于危险的感觉,胜过许多感知敏感的妖兽,他指着西面道,“唯有正西可以突围。”

    “虚虚实实,这是要把咱们往兽潮的方向赶。”楚阿大冷然道。他所乘坐的雀梭虽然是云雀阁最顶级的飞舟,却只是被征用代步而已,并没有做好野战的准备。甚至为了轻装简行,风、云、雷、电四种防御,只也加载了风、云两种,就连杀伤力最大的神臂连弩,也只带了一发的弩矢出来。刚才不是十七叔舍不得箭矢,而是根本就没带那么多的箭矢。

    一句话的功夫,浓雾已将整个飞舟包裹其中,然后整个雾团迅速膨胀,将飞舟四周几十丈的空间全都笼罩其中。飞舟的第二种防御称为云,不需要人为启动,只要有外敌入侵飞舟十丈之内就会自动激发。

    此种防御一般是用来防范偷袭,浓雾除了阻挡视线,其中还含有剧毒或者麻痹类的气体,称为云毒,每种飞舟上所载的云毒各不相同,飞舟上的人都随身带有可以避毒的破云珠,不会被其影响。

    “怪我大意了。”十七叔一边凝神倾听着昏鸦冲入浓雾中的动向,忍不住自责道,“咱手上还有三十六支弩矢,不若我带七十二死士,将昏鸦阻在此地,大先生乘舟往西走?只要冲出他们的包围,往北绕个大圈就是临渊城的方向。”

    “西边不可去。”楚阿大摇头,断然道,“下降,弃舟!”

    “不能弃舟啊!”十七叔急道,“飞舟是咱们最大的屏障,一旦弃舟咱们可就暴露在昏鸦群下,无路可逃了。”

    “必须弃舟!”楚阿大面沉如水,“昏鸦体型太大,到了地面根本伸展不开。咱们只要钻入那片山林,就能躲开昏鸦的攻击。”

    “可是他们还有重重埋伏,咱们弃了飞舟,便插翅难飞!”十七叔坚持道。

    “我为何要飞?!”楚阿大嘿嘿道,“此处深入蛮荒,他们即便有埋伏也不可能调动大批人手。咱们在军中的眼线又不是吃白饭的,若是军中精锐有所异动,必然瞒不过咱们。只要来的不是二十八宿军,咱们守到天明,这围也就解了。”

    十七叔眼睛一亮,一面吩咐飞舟降落,一面问道:“大小......呃,大先生已经千里传音,求救兵了?”

    楚阿大横他一眼,点头道:“正因如此,我们才不能像只无头苍蝇般地乱撞,否则的话,救兵来了,也无法定位咱们所在。”

    “要不然干脆固守飞舟?”十七叔还是不死心,建议道,“我们至少可以依托飞舟,与他们周旋。”

    “十七叔莫要忘了,那昏鸦可是无人能够驯养的。”楚阿大摇头道,“若我猜的不错,多半是有人在飞舟上做了手脚,才招致如此大群的昏鸦围袭,那些昏鸦针对的目标多半是这飞舟,而不是咱们这些在飞舟上的人。”

    十七叔这才恍然,冷哼一声道:“待我查出是哪个王八羔子吃里扒外,定让他好好消受消受。”

    “现在不是做这事的时候!”楚阿大打断十七叔道,“咱们还有多少人手?”

    。。。。。。

    “老蝎子藏身楚家三百余年,竟然还能提得动斧头?”距离雀梭正北方向的一座小山丘上,一个脸色灰暗的消瘦修士,喃喃自语。

    在他身旁则是一个面色如玉的俊朗青年,他似乎并没有将十七叔在船舷上那惊天一斧看在眼中,而是冷哼一声吹捧着道:“师尊高抬他了,那老蝎子当年凶名虽盛,奈何终归是个蛮子,不得血脉修行的道法,就算晋级了六级血脉,也不过只会轮斧子使蛮力而已。”

    “秦岚,你的进境虽快,却也要戒骄戒躁,蛮子二字以后不要再提。”消瘦修士微微摇头道,“花云裳座下那个殷勤,听说也筑基了呢,假以时日,在宗门大比上,他便是你的一大劲敌啊。”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双刀彩虹,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