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呜!”黑漆漆的远山之中,忽然传来凄厉的吼声,在这样的月圆之夜里,妖兽的血脉会变得躁动异常。

    “喔哦~喔哦~”花狸峰的上空传来阵阵的青鹤鸣叫,那是文曲大长老许忘筌的坐下灵禽,在向远山的不知名的妖兽宣告着这片领空的归属。

    毕竟是血脉强横的灵禽,青鹤这么一叫,远处叫声难听的妖兽便马上没了响动。青鹤得意又喔哦两下,在花狸峰上刚刚盘旋半圈,脖颈忽地往下一弯,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力量,翅膀胡乱扑腾着,却软榻榻地使不上力,青鹤朝着天空那圆盘般的月亮哀鸣几下,便如同断线风筝般地朝山谷里一头栽了下去。

    山谷里一阵传来噼里啪啦树枝折断的声音,青鹤也算的上皮糙肉厚,从那么高的天空掉下来,除了羽毛凌乱,显得颇为狼狈之外,倒是没有受伤。只不过,这青鹤却是吓得不轻,他挣扎着钻进树影里,仰起脖子看着天空,翅膀簌簌抖动着,一副极度惊惶的模样。

    一个人影,仿佛一条在天空游弋的大鱼,出现在月影里,躲在山谷里的青鹤脚下突地一软,噗通跪在地上。

    “呱噪!”殷大真传朝着山谷里嘀咕一句,腰身一扭,大鱼在银盘里打了个转儿,猛地化作离弦的箭矢,朝着后山的方向咻地疾射而去。

    。。。。。。

    “今晚正值满月,也是昏鸦血脉之力最强的时刻。”十七叔佝偻着身子,挡在楚阿大的身前,沉声喝令飞舟上稍显慌乱的操舟手以及护卫,让他们各就其位,不得随意走动。

    楚阿大一言不发,在飞舟上转过一圈,指着一个方向道:“那边是何方向?”

    “正西。”十七叔比量一下天空中的月亮道,“那边的昏鸦虽少,怕是故意示弱,将我们往荒原里引。”

    楚阿大嗯了一声,尚未说话,漫天昏鸦忽然一阵呱噪,紧接着三十余头昏鸦便朝着另外一侧的船舷飞扑下来。

    “引!”十七叔身影一闪便到了飞舟的另外一边,随着他的号令,船舷上忽然露出三排黑洞洞巴掌大的孔洞,锋利的箭尖在孔洞中泛着蓝幽幽冷森森的光。雀梭的两侧船舷各有三十六个出箭孔,射程可达三百丈的神臂连弩隐藏其后。

    神臂连弩乃是武朝三祖之一的文祖,也就是云影大君所创造的一种杀伐法器。最高品阶的神臂连弩可在一息之间连发九箭,射程可达千丈,就连妖皇期的大妖也能被其射杀当场。

    不过九连弩的神臂弩已经属于极品的法宝,体积也是硕大无比,所用箭矢的箭杆都有碗口粗细,除去皇城的城墙上安装有三十六神臂巨弩,整个西部也只有临渊城的四个城门上头安装有此等神兵。

    这东西威力虽然可以射杀元婴老祖级别的大妖,体积却实在太过巨大,加上堪称天价的造价,武朝万载传承,也只造出五十余架来,除了皇城上的三十六架,也就是四方大成才能各配四架而已。

    至于“雀梭”所载的神臂连弩,却是最小型号的连弩,只能三连发,最远射程三百丈,在百丈内三十六弩齐射,一百零八箭矢连发,就连金丹老祖也要被穿成刺猬。

    连弩的威力巨大,除了弩身本身的强力之外,箭矢的造价也是相当昂贵,皇城上的最强九连弩,一支巨箭的造价就是一枚高级灵石。即便是雀梭上所载的三连小弩,其箭矢的造价也是将近一枚中级灵石。

    十七叔这一声引,相当于掏出来一枚高级灵石,准备往外丢,也就是云雀阁这等背景深厚的超级商号才有如此手笔和气魄。

    神臂连弩的造价如此昂贵,等闲人还搞不到呢。武朝对于这种威力巨大的可以用来攻城拔寨的杀伐法器,管制相当严格,莫说神臂连弩的制造图纸被武朝列为最高等级的机密。就连六大宗门想要仿制类似的三连小弩也只能偷偷摸摸私下里搞,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敢轻易使用。

    若是较真的话,雀梭上装置有此等连弩,也属于越制之举,按照武朝的规矩,只有二十八宿军的飞舟上才有资格装载此种神臂连弩。这也是二十八宿军,集合筑基之力,敢于叫板金丹老祖的一个依仗。

    只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武朝万载传承,规矩虽然定下不少,被人完全遵守的却也不多。包括四大门阀在内的世家,甚至六大宗门,背地里都有不少仿制的神臂连弩。既然是仿品,威能自然比不上文祖所创的真品,至于雀梭所载的连弩,却是武朝军器监所炼制的货真价实的东西。

    十七叔的喝声未落,空中便传来一阵皮革相撞的嘭嘭声响,飞扑而下的昏鸦被护舟法阵的防御气罩所阻隔,飞扑的速度一下便凝滞住了,它们虽然用力扑扇翅膀,动作却变成了慢动作,仿佛空中有一层透明的泥沼,将这些昏鸦陷入其中。

    这群袭来的昏鸦血脉都在三级以上,甚至有十几只四级血脉的大妖禽,它们被护舟法阵困住不到一息的时间,便奋力扑腾着向后退。护舟法阵虽强,对于灵石的消耗也是极强,经过它们这一番碰撞,两块中级灵石就报销了。更麻烦的是,护舟法阵每经过一次冲击,至少需要几息的时间来修复防护层,外面的昏鸦竟仿佛能够看穿这一点,采用了针对一点,轮番冲击的战术。

    眼看这批昏鸦就要挣脱法阵的束缚,高空处第二批的昏鸦已经集结成队,十七叔终于手掌一切喝一声:“放!”

    随着他手掌的切下,空中那层束缚着昏鸦的“粘稠”之力,忽然消失,三十几只昏鸦乍得自由,尚且不适应地翅膀乱扇,就听一阵血肉崩穿的噗噗声响,三十六道寒光便纷纷没入这些昏鸦的身体。

    嘭,一只尚在疯狂拍击翅膀的昏鸦的腹部忽然裂开,大蓬的血雨便在空中飘洒而下,连弩入体之后,最后那一下爆裂才是其最可怕的杀伤力。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双刀彩虹,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