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云裳感到气恼的是,每次说及兽潮,殷勤这小子就开始鬼扯,一会儿说,从来没人能够准确预知兽潮何时会来,从未来的三五年到三五十年全有可能,万一兽潮三十年之后才来,大家从现在就担心的话岂不是很傻?一会儿又说,即便兽潮要来,也未必会从花狸峰或者一行园经过,大仓山绵延数十万里,说不定兽潮直接绕过花狸峰,去往郡城或者临渊城了呢?

    云裳被他气得没辙,伸手提着他的耳朵教训道:“你莫以为天机子能在兽潮之事上帮你多少,他如今自顾不暇,寄托在大鹦鹉身上,他那身炼器阵法的本事就去了大半!”

    殷勤虽然连连称是,云裳却还是不能放下心来。殷勤没辙只能半真半假地将他那套人口理论与云裳解释道:“之所以要在一行园大兴土木搞这种噱头,无非是为了从仓山郡城吸引更多的人口过来。只要新品的开脉丹能够足量供应,未来将有更多的凡人少年成功开脉,而这些少年都将成为花狸峰未来的基石。也只有将一行园选在这种没有半分威胁的地方,才不会引起仓山郡城乃是武朝上下的警觉。”

    云裳摇头道:“即便将人引来又有何用?怕是不等他们开脉,就全都做了妖兽的血食。”

    殷勤糊弄道:“兽潮又不是地动山火那般不可预知,只要咱们时刻注意着,提前将人转移出去就好。”

    云裳暗自盘算,还是咋算觉得亏了,反驳道:“咱们造这一行园,前后耗费的灵石,都快赶上一艘天级灵舟了,为了些许人口,值得吗?”

    “哪有那么夸张?!”殷勤正色道,“再说了,一行园中所投入的灵石,倒有一大半是弟子从聚香斋的分红所得,老祖心疼,为的哪桩?”

    “说的也是。”云裳点点头,旋即转了话题,问起殷勤的道**课。

    殷勤应对稍有差池,便被云裳捉住把柄,大声呵斥他修行懈怠,不知上进,有负师恩。云裳骂过一阵,还是怒气难消,便将殷勤绑到小寒潭,按在水里,噼噼啪啪地好一顿教训。直到殷勤冒着气泡,挣扎喊出“弟子的一切全是师尊的”,这才将灌了一肚子凉水的殷勤从水中提溜出来。

    经过这番折腾,云裳总算不再过问殷勤在一行园的烧钱之举。

    而殷勤挨了一顿臭揍,也总算解开了云裳心里的疙瘩。

    殷勤上山以来,为花狸峰做了多少事,赚了多少灵石,云裳怎会不知?至于殷勤对于人口的重视,云裳也是一样支持,即便在一行园中撒下海量的灵石,若是真能如殷勤所说,会为花狸峰带来几十万的人口,也不算是一件吃亏的事。要知道,作为万兽谷根基之地的野狼镇也不过是百万人而已,武朝立国万年,对于人口的控制一直极其严密。

    可云裳眼下面临着的,却是幸福的烦恼,作为师尊,能够拥有如此出色的弟子自然开心,可又该如何赏赐他才好呢?

    道法丹诀?经过这一年多的观察,云裳觉得,这小子只靠玄武血脉的自然生长,就能一路高歌,进阶妖王了。虽说经过渡丹淬骨之后,殷勤的进境提升极快,但云裳也从中获益良多,还真不好说谁得好处更多一些。

    除了道法丹诀,云裳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够拿得出手,赏赐给这个殷大真传的?

    总不能真的委身下嫁,以身相许吧?当云裳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着实羞臊了一阵。她使劲儿啐了一口,心道:以后与这臭小子接触时,还是要尽量保持警惕才是。都说玉润脱胎之体天然就对异性有颇多吸引之力,加之其体内玄武血脉气息也是颇能引人情动的坏东西,与他接触久了,那种潜移默化的魅惑,还真难抵御呢!

    赶走了殷勤,云裳坐在潭边的青石上发愣,那臭小子是故意如此的吧?故意让我放心的?管他呢,反正是他自己喊出来的,他的一切都是我的!这话其实也没错,他与我心血相连,可不早就是我的人么?

    想通了这一点,云裳嘴角弯起一个得意的弧度。她直起身子,往暖云阁那边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什么,忙卸去灵力,脚踏实地,按照臭小子教给的诀窍,姗姗而行。

    。。。。。。

    殷勤在寒潭之畔奉师半月,掐算时间,得往一行园去一趟了。这半个月里,他在修行上最大的收获是按照云裳所传的神识修炼之术,做到了“一心二用”。

    若是换作前世的他,每日里千头万绪各种情况层出不穷,心思没有一刻能够安稳下来,是绝难将心念的速度提高半分的。魂穿到这方天地以来,他的忙碌程度比起前世,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奇的是,当他按照云裳所教的法子,沉淀心念时,竟然不费多大气力便做到了。

    看着云裳眼光中的诧异颜色,殷勤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事后仔细推敲,殷勤觉得,相比前世,今生的他,心性上少了七分执着,多了三分洒脱,这大概便是他魂穿而来,两世为人最大的收获吧?

    除此之外,殷勤也难得有了大把的时间,可以腾出时间来收拾收拾他的乾坤袋了。真不知道,天机子是怎么在里头熬过好几年的!莫说殷勤,就连沉睡中的阿蛮都能在梦里呲牙伸爪,坚决反对将其安顿在脏兮兮的乾坤袋里。

    这等宝贝又不能唤外人来帮着拾掇,殷勤只能亲自动手,钻入乾坤袋里做了一番彻底的大清扫,将天机子拉尿的东西全都清除出去。

    乾坤袋中原本就铺有厚厚一层土壤,当初被大鹦鹉一番屎尿猛肥,烧死了埋在其中的仙果种子。经过这许多年,肥力渐渐温和,大鹦鹉躲在其中好几年,吃的都是预先储备的灵果,果核也被他随便丢弃在地上,待到殷勤清理之时,觉得土地上干涸的裂口实在难看,便顺手从寒潭取水浇灌平整,想着从后山寻些种子。

    哪知没等他去后山寻种,没过几日土中竟然钻出许多嫩绿小苗来。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双刀彩虹,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