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阿大从传音符中听到“一行园”三字,开始只是觉得有些耳熟,一时还没想起出处。直到十七叔将拿着一份有关花狸峰动向的密报递给她道,那一行园的选址距离花狸峰尚有千里之遥,乃是闵一行自爆金丹之地。

    楚阿大脸色立马垮了,殷勤此举无疑是向铸剑谷挑衅。闵一行自爆金丹,性情虽然刚烈,可是也轮不到逼死他的花狸峰来出头纪念。说是给人家树碑立传,却在这一行园里搞出诸多花俏噱头,准备吸引人去参观游玩,简直是让闵一行死都不得安宁。

    十七叔见楚阿大蹙起眉头,满脸苦笑,又递来一张纸,上面只写了一个“旁”字。

    楚阿大脸色一整,问道:“外间传言,花狸峰收留旁氏余孽,难道并非空穴来风?”

    十七叔缓缓摇头,所答非问道:“不知大先生对闵一行之死,作何评价?”

    “疑点重重!”楚阿大沉吟道,“那闵一行乃是铸剑谷排名前三的金丹剑修,修为已臻金丹后期,那花云裳再勇,也绝对不是其对手。”

    “疑点再多,如今也是无从查证了。”十七叔嘿嘿笑道:“那小蛮子在闵一行自爆金丹之地,大兴土木,即便闵一行死前留下些许蛛丝马迹,被他这么一折腾,也早都毁得一干二净了。”

    “十七叔的意思,那小蛮子选址一行园,其实是欲盖弥彰?”

    “或许有这个意思吧。”十七叔佝偻着的身子,更加弯曲了一些,“无论如何,真相还是被他掩盖住了。铸剑谷甚至别的什么人,想要去现场勘查,只能一无所获,连一丝残留的气息都难找到。”

    。。。。。。

    “旁氏余孽。”楚阿大回想当时与十七叔的一番对话,越发觉得当时没有细问殷勤游乐园的详情,实在是个错误。他瞟了一眼名单上“闵月如”三字,重重地叹了口气。铸剑谷竟将这杀星派来做评判,简直就是个玩笑,她一个醉心大道的剑痴,能看出大幻影的好坏来?

    蛮荒修士,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女修由于数量稀少,加之道法丹诀的限制,能够筑基的都很少见,能够达到金丹以上的,不过三五之数。

    在花云裳结成金丹之前,蛮荒上最出名的女修,当数铸剑谷的“闵月如”。因为女修成就金丹本就极难,受限于先天上的限制,女修成为剑修就更是难上加难。许多人甚至调侃,都说闵月如斩断赤龙之时定是修炼上出了偏差,不但所有女子的体征全都渐渐消失,就连性格也变得嚣张乖僻,比男修还要暴戾凶悍。

    楚阿大琢磨着,要将这份评判名单尽快传给殷勤,搞不好,那小蛮子费尽心思弄出个游乐园,会被闵月如闹将起来给拆吧了。

    “嘎!”空中传来一声刺耳的鸟鸣,将楚阿大的思绪拉了回来。他感到奇怪,“雀梭”的遁速堪比金丹老祖,不知哪种妖禽能够追得上飞舟?

    “嘎~嘎~嘎!”舱外禽鸟厉叫的声音越发近了,楚阿大皱起眉头,难道是哪个金丹老祖的座下灵兽?不是鹤唳,更不是鹰啼,听这声音倒像是乌鸦,准确地说,应该是一群乌鸦在舱外叫嚷。

    “那是昏鸦!马上将雀梭的速度降下来,启动阵法,全员戒备。”舱外传来十七叔大声呵斥的声音,楚阿大的心也随之一紧,“武朝境内怎会出现昏鸦?”

    昏鸦,又称鬼鸦,通身黑羽,喙赤红,体型巨大超过一般的鹰隼,成群结队,昼伏夜出,遁速极快,并且凶残好斗。三五只成年体的昏鸦甚至敢围攻成年体的山峰巨鹰。

    据说昏鸦的血脉中带有一丝远古金乌之血,其本身也是一种能够进阶妖皇的妖禽。

    由于昏鸦的性情极其暴烈,就连万兽谷这等专以驯养灵兽见长的宗门,也从来没有过成功驯服昏鸦的记录。这种妖禽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其群居的属性,由于它们的血脉能够十分轻松地提升到四级大妖的水准,哪怕是十几只的小群昏鸦,也能将妖王级别的山峰巨鹰追得振翅狂逃。

    不过此种妖禽最近一次出现在武朝境内的记录,还要追溯到千年以前了,许多蛮荒修士,只从经卷中见过昏鸦的手绘图形而已。

    楚阿大不敢掉以轻心,身子一纵下了懒汉椅,他的身上穿了书生的儒衫,不适合斗法征战。楚阿大几把扯下儒衫,指尖一绕,手中便多了一套玄色滚金边的法袍。遭遇昏鸦就连金丹老祖也往往会落荒而逃,也不知外面的昏鸦到底有多大一群,雀梭的攻防法阵再强大,也难以抵御大群昏鸦的疯狂冲击。

    十七叔喝令飞舟减速,也属明智之举,否则的话万一有昏鸦迎面对冲过来,高速之下难保不会被其洞穿了飞舟的防御体系。不过飞舟一旦,降速也就失去了逃离昏鸦包围的机会,若是外面的昏鸦数目庞大,飞舟就将陷入险境。

    “大先生!”十七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又马上后退一步低头躬身,不敢看屋中那个只穿小衣,曲线玲珑的身影。

    “十七叔,外面的情况到底怎样?”楚阿大匆匆穿衣,对十七叔恭谨的样子毫不介意,追问道,“外面有多少只昏鸦?”

    “不下百只。”十七叔神色凝重道,“飞舟的定星盘被人动了手脚,我们此刻已经身处蛮荒深处。”

    “能定位么?”楚阿**袍加身,身上的儒雅文气,不减反增,他皱了皱眉头问道,“能否确定我们现在的位置?”

    “我只能以星辰和飞舟遁速,时间勉强推算出,咱们此刻应在大仓山以西南两万余里处。”十七叔还要再讲,空中传来一阵昏鸦厉叫,第一波的攻击,已经来了。

    飞舟传来一阵震动,楚阿大迈步就往外走,十七叔忙虚拦道:“外面危险,大先生还请先在厅中静候。”

    “连定星盘都被人动了手脚,厅中能有多安全?”楚阿大微微一笑,迈步出门,来至船舷边上,黑漆漆的夜空中,能看到无数闪着红光的昏鸦眼瞳。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双刀彩虹,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