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潭清理之后,弟子进出都要验过符牌,孙阿巧作为老祖办的主任助理,虽然有自由进出寒潭的符牌,但殷勤那院子却只能天亮进去,日落之前就必须要离开。这是云裳立下的规矩,没人敢违背。

    至于殷勤,则白天在宅院中打坐炼气,顺便听孙阿巧汇报外间的种种消息动向。到了晚上,殷勤还要去小寒潭随云裳学习剑修的道法。

    云裳虽然不是剑修,但燕自然当初就是在她的调教下修成剑丸的。殷勤夺了金丹老祖的好大一颗剑丸,并且被玄武血脉炼化融合,相比燕自然当时初修剑丸的时候,那种小心翼翼的呵护孕养,可是省了大事。

    唯一的区别在于他与燕自然的剑丸属性不同,燕自然的灵根以土属性为主,剑丸也是土属性的,殷勤从闵一行处夺来的剑丸则是木属性的,具体到修持的方法就有很大的区别。

    剑丸的孕养修炼主要是从五行相生处下手,云裳的灵根以火属性为主,由她出手以灵力相助,正好可以生衍燕自然的土属性的剑丸。而殷勤的灵根是木属性,云裳用老法子,依靠灵力来辅助的,不但没有用处,反而会因为木生火的关系,而夺了殷勤的木气。

    云裳想要帮助殷勤修炼剑丸,就只能另辟蹊径,借助小寒潭中无比精纯的水属性的灵力,来帮助殷勤孕养剑丸。若说这对师徒,能占有寒潭这方宝地,也真是气运齐天。

    殷勤体内的不灭灵根,以及木属性的剑丸都因水木相生的关心,最喜寒潭之水力。而云裳的灵根虽然是火属性,看似被水相克,但云裳的修为已臻金丹境界,她体内的五行火力磅礴浩大,好比天上普照万物之太阳之火。

    五行生克的玄妙在于,其生克关系并非一成不变,一般来说火被水克制,但到了云裳这般境地,修炼起来反而不喜直接添火加薪。云裳以寒潭灵气中含量最高,也最为精纯的水属性灵力,来淬炼金丹灵根,便成了水火既济的绝佳匹配。

    云裳担心殷勤将精力过多分散到俗事杂事之上,耽误了修行。为了让他体会修行之乐,她特别以神识联系,让殷勤见识过她在寒潭调运灵力,淬炼金丹的感觉。在殷勤的感觉中,就好比无边的水面,在太阳的照耀之下,泛起波光粼粼,真是壮阔无比。

    除了孕养淬炼剑丸,云裳又传殷勤万兽谷秘传之锻炼神识之术。她本担心殷勤心思太过灵巧活泼,很难掌握这门法术。蛮荒修士都知道,越是心眼儿多,脑瓜灵活的人,越是不容易在神识修炼上取得成绩。

    当然也不是说神识大成者全是傻子来的,云裳的解释是:“至道无难,唯嫌拣择”。按照她的说法,心思灵巧的人,一旦遇到境界,心中便是杂念纷呈,神识便极难控制。

    让云裳想不到的是,殷勤只随她修炼了三四天,便能做到一心二用了,可以同时祭出两柄飞剑,穿插飞旋,交错绞杀,行云流水,那手法简直就是个多年的老修。

    面对云裳的诧异,殷勤笑嘻嘻道:“师尊有八字心法,弟子却也有五字真言。”

    云裳奇道:“你才学这神识之术没有三天,竟然被你总结出五字真言?说来听听。”

    殷勤郑重道:“弟子总结五字叫做‘伶俐不如痴’,别人说弟子如何都没关系,但师尊一定了解,弟子骨子里其实是个痴人。”

    云裳回想起那日看见殷勤厨房里,满满腾腾地堆满了各种吃食,无奈地点点头,这货的确是个能吃的。

    殷勤的小闭关一共持续了五天,到了第六天就不得不向云裳告假,结束闭关,忙回到公务上了。不为别的,铁翎真人的夫人尚小鱼已经到了花狸峰下了。若是按照正常的速度,尚小鱼早就该到了,哪知还没到花狸峰呢,便听到殷勤被贬,免了老祖办主任和廉贞大长老的消息。

    当初可是被那小蛮子一番花言巧语忽悠来的,他若不主事了,这趟岂不是白跑了?尚小鱼心中打鼓,在没搞清楚殷勤与花云裳这是唱的哪一出之前,倒是不敢贸然上山了。她命令大队人马在距离花狸峰百里之处安营扎寨,一边派人上山联系花云裳,讨个说法。

    云裳对于这位从小带她的师嫂,也是心存敬畏,她不敢怠慢,当晚就亲自下山,来迎尚小鱼。对于殷勤之事,云裳更是豪不隐瞒,直言相告说,殷勤并无大错就是做事浮躁,考虑不周,惹了众怒,才不得不责罚他,关他几天紧闭而已。

    云裳让尚小鱼不必理会殷勤,直接上山就行,还说,寒潭刚刚清理出来,有大片的宅院空着,安排她们这些人一点问题都没有。

    尚小鱼沉吟一阵,还是决定等殷勤出关再上山,左右那幻影大比只有个把月的时间,花云裳不敢将殷勤关在山上。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宗理由,尚小鱼却是没有明言。寒潭的灵气虽佳,但是以她的身份地位,却并不想在寒潭附近居住,与云裳离得太紧,彼此都不方便。

    有她在山下等着,殷勤这边就不能耽搁太久,云裳见他剑丸已定,又能一心二用了,便打发他下山去迎尚小鱼。

    至于殷勤的两个宗门职务,却是不能立即就给他恢复了,云裳的意思等到幻影大比之后,找个机会再说。好在殷勤还是她的真传弟子,并且是被老祖唯一特许住在寒潭之畔的弟子,只要不是白痴,就应该能明白,殷勤并未失宠,只是被老祖敲打教训而已。

    殷勤既然卸下了宗门的差事,出门就不能像以前那般前呼后拥地摆出好大阵仗,而且迎接尚小鱼上山的典礼,自有贪狼礼仪司的执事们张罗,用不着殷勤操心。孙阿巧虽然想跟着,却被他拦下。

    殷勤想了想,只唤上蓝雀,就如那日在铁翎峰骨皮房初遇尚小鱼一般,两人踏上飞剑,一路说笑,朝着山下飘然而去。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双刀彩虹,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