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仔细思索,越发觉得云裳关于心念的说法,很有道理。

    云裳待他琢磨一阵,才讲话题拉回到火锅上,让他尝试一心二用,一边涮锅一边烤羊蛋。殷勤见云裳说话时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宛若调皮的少女般,心头也是微微一荡。以他前世曾经沧海的阅历经验,对上云裳这等虽然苦修百年于情事却是懵懂纯真的女子,不禁有种大叔对上小萝莉的怦然心动。

    只不过,眼前这个萝莉,却是分分钟能将他揍翻在地的那种。殷勤暗中叹了口气,不敢胡思乱想,真的按照云裳所吩咐的,一边在火锅中加汤涮肉,一边在烤串儿炉上架上十几串大补之串。

    云裳早就听说过火锅,今天却是头次吃到,殷勤口重嗜辣,却不知道云裳能否习惯那种味道,所以这顿火锅的锅底汤汁还是调得比较清淡。

    饶是如此,云裳吃了几口,便小脸通红,鼻尖冒汗,直说辣得不行了。殷勤蹲在一旁烤串儿,见她辣得香舌半吐,一个劲儿地用手扇风,忍不住提醒道:“师尊若是嫌辣,只需调运灵力......”

    “不要,不要!”云裳吸溜者凉气,朝殷勤摆手道,“几十年不食人间烟火,今儿既然开斋了,就要吃个痛快。”见殷勤笑嘻嘻地看过来,云裳神色一窘,立起眉毛道,“你专心烤东西,不许抬头看我!”说完,顺手抓起桌上的一壶灵酒,也不往杯中倒酒,直接对嘴就灌了一口。

    看来这婆娘真的是跑我这儿放飞自我了!殷勤暗中嘀咕着,耐心烤大补的串串。凡是烧烤,最忌讳就是大火猛攻,尤其是羊蛋这种,更是连明火都不能见到,需要用燃炭的热力慢慢逼出其中的骚气怪味才行。

    殷勤一锅羊蛋尚未烤好,忽听云裳唤他切肉,抬头一看,不禁吓了一跳,整条黄羊的肋条肉竟然被云裳风卷残云般地全都干掉了。殷勤忍不住瞟一眼云裳的肚子,也不见有什么变化,真不知那些羊肉全都吃到了何处?

    肥瘦相间的肋条肉吃没了,剩下还有四条羊腿,以及两大条脊背上的嫩肉。殷勤问云裳切多少合适,云裳头也不抬地道:“全切了吧。”

    殷勤想不到金丹老祖的饭量竟然恐怖如斯,云裳捞起锅中最后一块羊肉,一抬眼见殷勤傻愣着盯着她,秀美攒起道:“愣着干嘛?没见桌上都没肉了?”

    殷勤如梦初醒道:“这炉上烤的也快熟了,我怕进去切肉,这边就要烤过火。”

    云裳摆手道:“你自去切肉,我来帮你守着炉火。”

    殷勤都已经闻到香味儿了,实在不放心让云裳帮他盯着,云裳却小手一甩,抖出一股巨力直接将殷勤丢到了厨房里面。

    殷勤无奈苦笑,刚切了半条羊腿,就听云裳在外间叫嚷:“殷勤,你桌上摆的是什么酒,味道当真不错,还有吗?再来一坛!”

    “师尊刚喝的是咱们后山仿照月华凝霜酿制的猴儿酿,我这儿只留了一坛,剩下的全都送往聚香斋给他们试尝用了。”殷勤暗自叹息,明明早就说好的,等下师徒二人还要对月下品酒,论道谈心来着。哪知月亮尚未升起来,整坛的猴儿酿就全被馋嘴的师傅喝光了。

    “臭小子胆敢骗我?我明明见你屋中藏有好几坛酒的,可是舍不得孝敬师尊?”云裳从门口探进半个头来,瞪了一眼殷勤,然后便直眉瞪眼朝着屋子角落里的两个酒坛走去。

    殷勤赶紧上前拦道:“那两坛都是九阳珍精,不是猴儿酿啊!”

    云裳扒拉开他道:“都是后山范猴子酿的,就是都是猴子酿,有何不同的。”

    这婆娘是喝多了酒吗?殷勤看着云裳红扑扑的脸颊,心中打鼓,她可是金丹老祖啊,也不知酒品如何?倘若是个酒品差的,喝多了撒起酒疯,万一将花狸峰的山头铲平了岂不是糟糕?

    云裳来至墙角处,拍开一个被泥封了的坛口,取下木塞,屋中霎时酒香扑鼻,气味竟然比月华酒还要浓郁的多。这也是殷勤特别嘱咐范猴子的,九阳珍精里面毕竟用了九种大补的兽鞭,为了掩其腥臊,特别在酒中加入了气味香甜的灵果汁液,喝起来不但没有怪味,反倒与他前世所喝的甜丝丝的果酒颇为相似。

    云裳使劲儿闻了闻九阳珍精的气味,一脸陶醉,旋即拍了殷勤屁股道:“臭小子果然不老实,这么好的酒,却藏着掖着不肯孝敬师尊。”

    殷勤没想到,竟然被云裳以他常用的手法,偷袭了屁股,老脸一阵发烫,他干脆不拦着了,走过去一手一坛,提着往院里去道:“不是我藏私,实在是这酒上不得台面,不敢献与师尊。只要师尊不介意,这两瓶酒全都喝了,我也没有半个不字。”

    云裳笑嘻嘻地背手随他出了厨房,又指了指地上的烤串炉子道:“刚才那些烤得稍微糊了,我已帮你打扫了,你再去串些出来,重新烤过。”

    殷勤嘴角抽搐,低头应是,他前世见过太多撒酒疯的女子,有哭有笑,有唱有跳,有睡有闹,唯独像云裳老祖这般喝多了特别能吃的却是头次遇到。

    这顿火锅直吃到月影西斜,到了后半夜,云裳总算靠躺在懒汉椅上,说声吃饱了,又让殷勤去给她泡茶。

    殷勤心中给她掐算着呢,体型堪比家猪的成年黄羊,至少被她吃掉了八成,外带三坛酒,八十多个烤羊蛋,吃到后来,云裳也习惯了辣味,连汤底都被她喝了大半!殷勤手捧茶碗,看着云裳一下接一下地打起嗝来,心中却只剩下感慨,难怪金丹老祖轻易不食人间烟火,这特么哪里是放飞自我啊,简直就是放飞了腮帮子啊,也太特么能吃了!

    云裳连着打了好几个嗝,这才想起调动灵气,将嗝气压下,她伸手接过殷勤奉上的灵茶,抿了一口,然后醉眼迷离地对殷勤道:“那个谁,扶我去屋里......沐浴......啊,好困。”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双刀彩虹,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