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长老听说了没有?那殷蛮子不知为何被老祖发作,不但撤换掉了他办公室主任的职务,就连廉贞主事的位置也不保了。”禄存长老耿云的客厅里,宋书行正摇动着扇子侃侃而谈,“这也是殷蛮子咎由自取,仗着老祖的信任,行事便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耿云微微摇头道:“我看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不知大家是否记得,那殷蛮子刚上山时,便曾用过类似的手段?”

    宋玉昆点头赞同道:“耿长老说的有理,那殷蛮子将寒潭搅得乌烟瘴气,连老祖的清誉都被他连累,这贱种自知难以向老祖交代,便故伎重施又来一遭苦肉计。”

    宋书行恨道:“书生误事,若非许忘筌贪图小利,咱们即便是搬离寒潭,也要狠狠敲那殷蛮子一笔。”

    宋玉昆道:“许忘筌毕竟参与的晚,我最恨的是那吴胖子,咱们结盟时,喊打喊杀的是他,一旦风声不对,便立马变节的也是他。我担心的是,这吴胖子会不会去到老祖那边,添油加醋煽风点火地将你我私下议论,捅了上去?”

    “许忘筌是个愚人,吴石庸是个小人,都是些出尔反尔的货色,他们所说的话,能有几分可信?即便是将来老祖问起,大家只要一口咬定未曾说过,老祖也不能将你我怎样。”耿云叹了口气道:“眼下我担心的倒不是许忘筌与吴石庸,你我两家真正的心腹大患,还是那个殷蛮子啊。”

    耿云瞟了一眼宋玉昆道:“眼下寒潭已清,殷蛮子下一步就要将那些乱七八糟的工作室搞出来了,到时武曲部可就要没事儿做了。”

    宋玉昆冷笑道:“我倒要看看殷蛮子到底能炼出个啥来,莫看他东拼西凑,抄出一套《花狸炼气决》,你让他用同样的手段炼器试试?”

    “就凭那打铁的老五,能炼出什么宝贝来?”宋书行不屑道:“我听说那老五的铺子里,最近倒是打造出来几把座椅,又笨又蠢,连低阶法器都算不上。据说老祖之所以发落他,也和这蠢笨座椅有关。”

    耿云愁眉不展道:“老祖未必是真心发落那殷蛮子啊,不知大家想过没有?老祖虽抹去了殷蛮子老祖办主任和廉贞长老的职务,可他那真传弟子的资格却是避而不提。而且,老祖办虽然被老祖勒令迁出了寒潭,那殷蛮子却还在其旧址居住修行。依我看,老祖发落殷蛮子,多半是做给外人看的。”

    屋中一阵沉默,耿云所说,又何尝不是宋氏父子心中所担心的?

    。。。。。。

    寒潭之畔,老祖办的旧址,被云裳老祖罢免了宗门职位的殷勤,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院中。

    秋风拂过,卷起落叶如同蝴蝶般飞舞。殷勤忽然叹了口气,漫声吟道:“落叶人独立,风起蝶双飞。”

    “呦呵,殷主任真是好文采呐,要不要为师赶紧将这两句记下,回头一起编入道浅集中?”屋子里面,云裳半躺在懒汉椅上,她的个子小,够不到地,干脆将一只小脚蹬在桌子腿上,借着力量悠哉悠哉地前后晃悠,哪有半点师尊的模样?

    殷勤嘴角抽搐,心道:孙阿巧那帮傻孩子,只知道花云裳平日里壁板条直,只问修行,又有谁见过这婆娘修炼心性时的懒散模样?

    云裳今日的确是打着磨练道心,体悟心性,与殷大真传讨论《道浅集》的旗号过来的。老祖办的人全被云裳一纸法喻赶出了寒潭,此间只剩下殷勤一个光杆,云裳过来也没让蓝雀等人陪同,少了时刻关注她的眼神,云裳老祖有种放飞自我的冲动。

    见殷勤在院中不进来,云裳皱眉道:“不是说要给我做火锅的么?你盯着那棵树作甚,那上面能结出火锅来吗?”

    这婆娘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我多暂说过给她做火锅的?殷勤叹了口气,孙阿巧不在身边,只能挽起袖子,钻进厨房。

    眼下火锅已经成了老祖办最受欢迎的一道美食,孙阿巧的厨房里,除了白面,就是涮锅子常用的各种食材,以及根据殷勤口味预先调制的喂料。

    蛮荒妖兽众多,能够切片涮锅的选择很多,殷勤前后尝试过许多种肉片,诸如赤睛猪,惊悸鸟,荒原牦牛甚至三耳兔等等。若是不考虑妖兽肉片本身的对于灵根滋补程度,只以味道评判高下的话,最符合殷勤口味的还是短喙黄羊肋条上的肉。这处的肉质虽然不如,羊腿或者脊背上的肉质鲜嫩,却胜在肥瘦相间,汁水充足,一口下去,相当解馋。

    殷勤从存放黄羊肋肉的大缸里,取出两条一尺长的肉条。这个盛肉的大缸也是个低阶法器,原本是给郡城王府在夏日里制冰用的,唤作雪缸。被殷公丑学么来,运到山上,做了殷主任的私人专用深冷速冻食材的冰柜。

    也不知她的食量如何?殷勤只见过云裳吃仙果,每次吃的不多,一般一枚,最多两枚。云裳吃的虽然不多,吃像却很是豪放,巴掌大的仙桃,被她几口就能吞了。每次偷窥着云裳鼓起腮帮子一脸幸福的表情,殷勤都忍不住怀疑,这婆娘不敢多吃仙果,不是因为胃口小吃不下,而是因为心疼灵石,买不起那么多吧?

    他犹豫一下,又取出两条冻肉条,放在案板之上,正要切,身后传来淡淡的幽香,云裳从边上探头过来道:“怎么用冻肉?药力都散没了?”

    殷勤解释道:“涮火锅要将肉切成很细的薄片,肉不事先冻起来的话,就很难切薄。”

    云裳拍拍他肩膀,一脸嫌弃道:“说你不用功,还不服气,连这点刀工都没有,以后出去不要说是我的真传弟子,丢死人了。”她从腰间抽出随身的绣剑,吩咐殷勤取些新鲜的兽肉出来。

    殷勤一时到哪里去找新鲜的黄羊肉?想了想,干脆拿出传音符,给后山的秋香发了个急讯过去,让她马上宰头黄羊送来。

    哪知,他的传音符刚刚发走,后脑勺便挨了云裳一巴掌:“你个败家玩意,传音符是这么用的么?”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双刀彩虹,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