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阿巧被殷勤按在懒汉椅上,原本她还拿捏着不敢坐实了,被殷勤推了一把椅背,便惊呼一声混倒在椅子里。

    殷勤等她调整好姿势,又让她试着前后摇晃。这张懒汉椅是伍落比照殷勤的身材特制的,孙阿巧的身材娇小,窝在椅子里,伸腿够不到地,无法从腿脚借力,就只能靠着腰肢和脑袋前后摇摆把椅子晃起来。

    殷勤看她晃得开心,笑嘻嘻地问:“这懒汉椅坐着舒服多了吧?”

    孙阿巧虽然觉得新鲜,毕竟不敢躺在椅子里与他应对,忙挣扎着下了椅子笑道:“舒服倒是舒服,就怕老祖知道不喜欢。”

    殷勤昨晚尝试“调教”老祖,言语说的重了些,被其含怒反噬。一顿好打,将他一身羊脂白玉般的肌肤,愣是拍成了孔雀绿。孙阿巧不小心提及老祖会不喜欢,让殷主任眼皮子直跳,尬尴地笑道:“师尊会怎么说?”

    孙阿巧自知失言,有些慌张地垂头道:“老祖是大修行人,行动坐卧都讲究肩平背直,主任这懒汉一坐进去就是半躺着的姿势,虽然舒服,却没有办法运气行功。”

    殷勤回想云裳平日里的种种仪态,果然与孙阿巧所说一般无二。他虽在云裳丹室中见过她靠着暖玉塌的情形,但也是壁板条直,绝无没有半点慵懒模样。修行到了云裳的金丹大成的境界,灵根已经坚韧无比,再也不受每日里只能有部分时间行功运气的限制。对于金丹老祖来说,是可以做到一天十二个时辰,片刻不停地调动灵气,淬炼灵根。不过修行到了这一步,修炼的重点已经从灵根转移到了金丹之上。

    孙阿巧见殷勤沉默不语,以为是因为她提起老祖扫了他的兴致,心下就更加惶恐,结结巴巴地道:“不、不过主任这椅子,躺在上面真是舒服得紧呢,就、就像小时躺在摇篮中一般。”

    殷勤看她紧张兮兮地没话找话,笑道:“左右这椅子既不是给师尊打造,也不是我自己要用的,回头遣人送到一行园去。”

    孙阿巧楞道:“这么舒服的椅子,为何要送到一行园去?”

    殷勤走到院中,望着一行园的方向道:“再有月余,就是十大商行共同举办的幻影大比了。我与聚香斋的楚阿大商量过了,咱们代表聚香斋参赛‘铁达尼’,其首映仪式就在一行园举行。我二哥如今坐镇一行园,正在督造可容纳千人的幻影大厅。我已经将打造此椅的图纸,传与楚阿大了,到时幻影大厅里全都配上这种座椅。”

    孙阿巧眼中满是憧憬地道:“时间会不会来不及?一行园的工程量那么巨大,每日里真是花钱如流水呢,我看着二哥哥每日送来的对账册子,心里都慌的很。”

    “时间应该赶得及,吴石庸那老小子从后山谋了一间猪舍,也不能让他清闲了。他那巨门部半数的工匠弟子,已经调去一行园了,加上我们从野狼镇与仓山郡城大量招募的民夫匠人,大抵够用了。唯一就是钱不凑手啊。”说到钱,殷勤的眉头也轻轻皱了起来,为了一行园的建设,殷勤已经将全部的身家投了进去,还是颇有捉襟见肘的感觉。

    他走到桌边,拿起今日刚刚送来的账目,仔细看过一阵,扭脸问孙阿巧道:“这一批的龟龄丹,产量如何?”

    花狸峰大小事情实在太多了,孙阿巧此时已经不再使用纸张记录,而是从怀中摸出一枚玉简,神识探入其中,片刻抬起头道:“这一批的龟龄丹,一共成丹一千零八十枚,五日前已经全部发往聚香斋了。”

    殷勤满意地点点头,神色稍微轻松道:“巴娃子两口子倒是能干,十日不到的时间,就成丹一千余枚。”经过前一段日子的“饥饿营销”,龟龄丹的价格一度被炒到将近两枚中级灵石一颗,甚至在仓山郡城其价格竟然超过了开脉丹的价格。

    问题是这东西的成本实在是太低了,除了蜜蜡白面,就是韩彩芝的一点不灭灵气而已。用韩彩芝的话说,反正就是用灵气滋养丹丸,一百枚丹丸放在一起不过是一小堆,一千枚丹丸所消耗的灵力多不了多少。

    唯一的瓶颈就是搓丹丸的速度,全靠巴娃子和柳雨青有点跟不上速度。殷勤干脆将高香与赵家兄弟从峰管队临时抽调到后山,去秘制丹丸。

    孙阿巧道:“韩彩芝已经炼气大圆满了,筑基指日可待,待到她筑基成功,一锅能出万枚龟龄丹。”

    “在聚香斋的销售渠道全部铺开之前,暂时还用不到那么多丹丸。而且咱这龟龄丹有个保质期的限制,即便是用法器丹瓶盛放,药力也最多能保持三年。”殷勤摇头道:“我估摸着,咱这一千枚龟龄丹投放下去,市面上的价格会打掉一半,大概会降到一枚中级灵石左右。而且,郡甚至临渊那边的市场也就基本饱和了。”

    “就算饱和了,只凭这一项的收入,也足够一行园的支出了吧?”孙阿巧满脸自豪道:“我听吴石庸说,主任在一行园上的投入,已经超过了他们巨门部用在花狸峰的所有挑费了呢!”

    殷勤微微摇头道:“说到底,花狸峰才是咱们的根本所在啊。以前山门命脉全被耿、宋几家把持着,我便是有灵石,也不敢交给他们去做。眼下寒潭已清,潭南的大片林地也已经清理出来,只等伍落他们搬迁过来,咱们就可以大干一场了。”他忽然想一事,又问,“小鱼姐再有几日就该到了吧?她的住所安顿好了么?”

    孙阿巧掐算日子道:“昨儿收到尚主事的传讯,说是已经到了红枣岭,最多三五日就能上山了。至于她的宅院,老祖特批下来,就暂时安顿在许家的大宅之中。”

    殷勤不置可否地走到桌边,沉思片刻,提起笔来,运笔如飞在纸上写画起来。孙阿巧见他砚台中的墨水不多了,忙过去帮他研墨,偷瞄了一眼纸上,看到几个让她胆战心惊的字眼:“弟子殷勤因......决定搬出寒潭......请师尊恩准......”

    (第二卷完)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双刀彩虹,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