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虽然绷着不露笑容,奈何其神识涌动,如此近的距离上,根本逃不过金丹老祖的感应。以云裳的智慧聪颖,略一思索就想到殷勤神识涌动的原因。她俏脸绷紧道:“想笑便笑,何必忍着?好不辛苦。”

    殷勤暗道一声糟糕,以前被她啪啪都是在小寒潭的边上,如今方圆几十里的大寒潭的“暂住人口”全被他清理干净,岂不是给花云裳腾出大片的场地,来啪啪他?

    眼看着云裳嘴角一挑就要发作,殷勤忙岔开话题道:“师尊既然是来练习步伐,我看许家旧宅里面宽敞清净,不如就在此地练习吧?”

    云裳脸色突然一垮,看着身后九宅连体的大院,脸色闪过一丝扭捏道:“今日天色有些晚了,要不然还是改日再练?”

    殷勤坚持道:“师尊常说,今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再有月余就是幻影大比,师尊若不想去那临渊城,练不联系也无所谓。”

    “好了,好了。”云裳不耐烦地挥手道,“不就是走个宫装步么,有什么难的?我又没说不练,偏你生出许多呱噪。”

    殷勤低头不语,眼角处云裳裙角翩翩,还是掉转了方向,朝许家老宅“款款”而去了。

    “师尊,不能驭云啊。”殷勤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在云裳身后高声提醒道。

    云裳的速度稍微一滞,身形稍稍矮了寸许,脚踏实地地走了起来。

    “师尊,咱不是追踪妖兽,用不着走这么快啊。”殷勤赶紧跟上去,跟在云裳身后三尺远的地方,小声提示道,“速度慢些,步子迈的不要那么大,用碎步。”

    “太碎了,您颠起来了!”

    斜阳下,许家大宅中,时不时传来殷主任温言细语的提示声音。

    “不对,不对,师尊迈步时大腿抬得太高了。”

    “师尊,像我这样,小腿轻轻踢出去。哎呦,您这一脚能踢死头牛!”

    “别光顾着腿脚,腰肢,腰肢还要稍微摆动起来,想象着轻风拂柳的感觉。腰动,脖颈不能动,您这摇头晃脑的,被坠子打倒脸啦。”

    “师尊,要不然,您看我走几步?”

    “师尊,您别光看我走啊,咱最后再走两圈儿?”

    “不行,不行,您这身段儿咋这么僵啊,跟抻木偶一样?”

    “啊......师尊,咱、咱今儿......哎呦不练了......”许家大院之中忽然传来殷主任的惨叫,紧接着一阵啪啪声响,殷主任又被云裳老祖淬炼了一番血脉筋骨。

    。。。。。。

    花狸峰以西十万里之遥,蛮墟荒原的最深处,上万头妖兽汇聚在一起,其中荒原青狼占了大多数,除了青狼,还有几十头浑身火红的炎狼夹杂其中。

    炎狼的血脉可以进阶妖王,甚至妖皇,是狼族中血脉最为高阶的一种妖兽,与金刚巨猿类似,炎狼一生下来,血脉强度就已经达到一级。上万头的青狼在这几十头炎狼的威压之下,暴躁地呲牙低吼,却没有互相撕咬争斗的情形出现。

    远处传来嗷地一声虎啸,狼群刹那间沸腾起来。那些血脉在二级以上的青狼,纷纷低头躬身,口中发出呜呜的低吼。至于那些血脉只有一级的青狼则干脆软了腿脚,跪窝于地,低声呜咽。

    相比之下,炎狼的血脉更强,几十头炎狼跳出狼群,朝着虎啸的方向仰头嚎叫。

    又是一声虎啸,这次的啸声离近了许多,其声量之大,仿佛大地都在颤动。狼群被啸声所震慑,一下子安静下来,打头的几十头炎狼,也全都伏低了身子,做出臣服的姿态。

    过了半盏茶的功夫,远处的草丛中,闪过一只斑斓虎影。它的个头并不大,比寻常的荒原虎还要小上两圈儿,黄黑相间的皮毛上夹杂着巴掌大小的白色斑块,两只利剑般的獠牙从口中探出,显示出它与荒原虎的区别之处。

    白斑虎的步幅并不快,慢悠悠地踱着脚步,一副吃饱喝足的样子。可它的身影几个闪动,就已经到了狼群的近前,刚刚还是凶性毕露的炎狼,此刻竟然被这白斑虎的威压压制得贴伏在地上,连头都抬不起来,只剩下喉咙里发出低沉讨好的呜咽之声。

    至于炎狼身后那些青狼,情况更是不堪,那些一级青狼,早就屎尿失禁瘫软如泥。

    白斑虎仿佛统领三军的将军,在狼群前面转了几圈儿,似乎对狼群的表现并不满意。它猛地发出一声虎啸,那些瘫软在地的低阶青狼,竟然连声音都未发出,便口鼻喷血地咽了气。

    万余青狼,被白斑虎一声虎啸,灭掉三成,剩下那些三阶青狼也都坚持不住,浑身颤抖地跪伏在地。

    白斑虎喉咙里发出呼噜噜的低吼,似在交代什么,那几十头炎狼全都呜咽着作为回应。

    白斑虎又在狼群前面转了两圈,这才摇摇尾巴,轻轻一跃,身子已经在百丈开外。群狼以为危机已过,稍微发出躁动之声,白斑虎忽然定住了身形,扭过头朝着不远处的草丛深处望去。

    那是一片半人高的荆棘草丛,密密麻麻地从外面根本看不清其中掩藏了什么。白斑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抬起爪子在地上扒了两下,草丛深处一片静谧。白斑虎似乎对那片草丛丧失了兴趣,无聊地扫了扫尾巴,掉转身形,几个闪烁,就消失不见。

    直到它的身影消失在天际,死寂的狼群方才渐渐恢复了活力,那些二三级的青狼仿佛经过了一场生死捕猎一般,虽然站起身子,却也抖个不停。

    一头虚弱的青狼朝着地上的死狼低吼一声,低头咬了上去。边上那些同样虚弱的青狼,马上学它扑了上去,浓浓的血腥之气在荒原上蔓延开来。那些被白斑虎震慑而死的低阶青狼,被同类撕咬着成了它们汇聚成潮的第一餐血食。

    “阿爸,刚才那只白斑虎真的好强,它的血脉得有七级吧?”草丛深处传来男人压低了嗓音的疑问。

    “若我看的不错,那是一只妖皇级别的白斑虎。”阿爸的声音中带着淡淡的忧虑。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双刀彩虹,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