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闹了大半个月寒潭之畔终于恢复了平静,甚至比较以前,显得冷清WWW..lā一个绝美的身姿,在寒潭之畔的青石小路上,款款而行。在她身旁,殷主任腰板挺直,龙行虎步。

    总算是清静了啊!云裳的心情着实不错,看着那些林荫掩映下空落落的宅院,她的嘴角弯起满意的弧度。

    “说到底,倒是许长老得了许多好处。”经过许忘筌的九宅连体大宅,云裳饶有兴趣地看着满墙尚未揭掉的告示,随口问道。

    “其实吴长老那边,弟子也做了不小让步。”殷勤解释道,“老祖应该知道,弟子最大的短处就面皮薄抹不开面子,被老吴登门讨要,软磨硬泡,硬是从后山分走了一间猪舍呢。”

    云裳奇怪地瞟他一眼道:“你的面皮很薄吗?”不待殷勤说话,她马上转回正题道,“一座猪场,也就是十来间猪舍,猪场尚未建成,好处被人家分走三成,为了清理寒潭,你倒是做了件亏本的买卖呢。”

    殷勤正色道:“能让师尊心中清净,道心更隆,这笔买卖怎能说亏呢?”见云裳面无表情,殷勤便将话题引申开来,大谈特谈他的开脉人口决定宗门未来的理论。

    云裳只当没听出他的邀功之意,又问道:“耿云与宋玉昆就没提什么要求么?”

    殷勤嘿嘿道:“弟子头天将封锁寒潭的消息放出去,转天就收到了他们两家的地契。”

    云裳背了手,嘴角浮起淡淡的笑意。她才不关心殷勤所描画的山门未来一派繁荣的胜景,想到耿云与宋玉昆灰溜溜地被那小子挤兑走了,她就觉得心情大爽。望着那些空荡荡的屋宅,云裳自打开创道场以来,心中积聚的许多郁气,一扫而空。更让她觉得满意的是,经过这件事,四大长老的结盟算是彻底打破了,许忘筌与吴石庸已经自断了退路,将身家性命捆在了花狸峰上。

    “听说你打算将许长老的这片宅院划归老祖办?”云裳自顾自地往前走了一段,忽然扭头问道。..

    殷勤道:“弟子曾经动过这个念头,毕竟许长老在这片宅院上下了莫大的功夫,若是拆了,亦或空置不用,都是挺可惜的。”他望着云裳的眼睛道,“不过,弟子与师尊绕着寒潭走过这半圈,已经改了想法。师尊是个好清静的,弟子便是将这些宅院拆光了,也要还师尊的道场一个清净。”

    云裳哦了一声,有点不敢置信地回身道:“你不是要在这边弄什么研究室吗?也不弄了吗?还有内门弟子的修士大楼,不是已经选好址了?”

    殷勤站在潭边,望着平静的水面,悠悠地道:“研究室和修士大楼还是要弄的,只不过不在寒潭边上建了。”他指着南面的一片山丘道,“这片山丘之南,是大片地势平坦的林地,将林木伐去之后,不但足够那些研究室,就连以后大规模炼丹炼器的场所也都有了,至于修士大楼就在在山南的大片缓坡之上。弟子琢磨着,以后不论是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每日除了自己修行精进,还可以到山下,炼器的工厂,炼丹的药厂去赚取贡献点和灵石。这样一来,那些阴灵根为主的弟子,也就有了出路。其实,等丹药,炼器这两大块搞起来,咱们花狸峰的弟子,除非磨练道法心性,纯为赚取灵石的话,大可不必像以前那般,深入蛮荒猎杀妖兽......”

    云裳微笑着连连点头,心头忽然情不自禁,素手一招,殷勤的身子便被一股巨力裹至她的面前。云裳踮起脚,手掌够到殷勤的头顶,她开心地抚了抚殷他的头发道:“你这小子,倒是个有心的呢,这阵子也是累苦了你吧?”

    殷勤嘴角抽搐,有种被小萝莉调戏了感觉。

    不过下一刻,云裳秀眉攒起道:“山南的灵气怕是没有寒潭这边精纯浓郁?”

    “无碍的,可以通过导引灵气的阵法将寒潭之灵气引到山南。”殷勤用力挺起胸膛,争取将头顶拔高到云裳踮脚也够不到的高度。

    “是你从天机子那里换来的?”云裳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忧虑道,“你虽机灵,也小心不要着了天机子的道。他可是修行超过千年的元婴真人,你从他那里换取阵法,炼器的法诀,千万把握一条。那就是无论他提什么样的条件,凡是有可能影响到你修行的,万万不可答应他。”

    天机子化身大鹦鹉,此刻与花二妮,殷公子等人安排隐居在后山的竹林中。所谓王不见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云裳虽然知道其落脚之地,却从未与他见过面。

    殷勤微微垂下眼皮,对上云裳明亮认真的目光,心中一阵温暖。他的前世今生,从来都是孤家寡人,从来没有人会对他做出类似的充满关切的碎碎念。

    一瞬间,他只觉得心底莫名的慌乱,连忙收敛起心神道:“师尊尽管放心,天机子现在正有求于我呢。”

    “是让你助他复仇么?”云裳冷哼道,“他倒真看得起咱们呢。”

    殷勤笑道:“复仇之事,凭咱们现在的能力,想帮也帮不上什么。弟子最近是在帮他推衍一套预测的法术。”

    云裳微微一愣,随口问道:“你竟有这本事?不知是哪种法术?”

    “天机子曾经得到过一本上古残卷,名为奇门遁甲。”殷勤有些得意地道,“据那残卷所载,遁甲之术,共有天、地、人、神四种排盘之法,若是四盘齐动,可演化出一千零八十种盘局,从而推衍天地人生的万千变化。可惜的是,天机子的残卷中只记载了天、地、人三种排盘之法,独缺神盘的排盘之法。他许是窥出弟子的血脉,对于推衍预测之术颇有天赋,就邀请弟子与其一起推衍神盘之道。”

    殷勤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地吹了半日,云裳只眨巴着眼睛,感到一头雾水。听到最后,她总结了一句话,交代殷勤道:“你若是推衍出什么,也不要一股脑全都告诉他,咱们慢慢吊着他。”

    花云裳竟然给我出了这种小诡计?!殷勤忍着满腹的笑意,郑重其事地点头称是。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双刀彩虹,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