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主任是要以猪场来换?”许兰青眼睛一亮,脱口而出道。

    殷勤笑而不语,符小药却忍不住讥讽道:“许夫人真是狮子大开口,你可知一个猪场每年能出多少开脉丹?”

    许兰青这才俏脸一红,意识到自己太过贪心了,殷勤之前所说的是猪舍,并非猪场。利益当头,许兰青倒也拉得下面子,干脆装糊涂道:“交换二字是主任主动提起,我这里漫天要价,主任自可坐地还钱。再说了猪场能出多少开脉丹,全要仰仗符丹师,若是没有符丹师出手,便是用一座猪场来换我们也不能答应。”

    殷勤抓住话把道:“许夫人的意思,是可以换了?”

    许兰青抿嘴儿道:“那要看能换什么?”

    殷勤沉吟着伸出两根手指道:“两间猪舍,如何?”

    “不知每间猪舍能养几头赤睛猪?”许兰青抓准重点。

    殷勤道:“最少十头,最多十二头,许夫人若是肯换,我选择两间十二头的大舍与你家。”

    许兰青看了一眼符小药道:“不知每头赤睛猪的心头精血可炼制多少枚新品开脉丹?”

    符小药道:“至少两枚。”

    “不知废丹率如何?”许兰青也是个精明的主儿,刨根问底道。

    “不到一成。”符小药颇为自信道。

    许兰青再次在心底盘算起来,以九成的成丹率来计算每年可出四十枚左右的开脉丹,即便将来此药的行情有跌,四十枚开脉丹怎么也能卖到六十枚中级灵石,这笔买卖似乎做得过。

    殷勤见她沉吟不语,忙趁热打铁道:“许家在寒潭周边的宅院加起来,每年需缴纳四十枚左右的中级灵石,其中出入可是差了许多啊。”

    许兰青马上叫苦道:“主任派了高香等人在我这儿盯了数日,许家的家底想必主任早都摸得清清楚楚,莫说一年四十枚中级灵石,就是四枚我们也交不出来啊。”

    殷勤正色道:“许夫人错怪他们了,许长老清廉朴素,许夫人勤俭持家,早在花狸峰传为佳话,高香他们是特意过来学习夫人治家之道的。”

    “算了算了,人家说不过你。”许兰青白他一眼,娇嗔道:“反正人家里里外外都被主任摸了个底儿掉。”

    殷勤刚抿了一口茶水,闻言差点儿呛得喷了出来。许兰青见他呛得咳嗽,掩口笑了一阵,才正色道:“无论如何,主任亲自上门报喜,这番心意,让兰青感激不尽。兰青自会将主任刚才所说,一字不漏地转述与忘筌。不过,兰青心中尚有几点疑惑,还要请教主任。”

    殷勤满脸真诚道:“许夫人请讲,殷勤一定知无不言。”

    “主任的提议虽好,奈何许家书香门第,吟诗作对还行,养猪真不在行,若是将赤睛猪养死了,岂不是竹篮打水?”

    “这点请许夫人放心,猪场所有猪舍皆是统一管理,不劳你家增派人手。许家只出食料以及打理照料的费用即可。”

    “不知这笔开销需要投入多少。”

    “一般来说从猪仔到可以取血的二级赤睛猪,每头猪大概需要投入二十枚低阶灵石。”殷勤认真道,“咱们猪场的猪皆经过阉割,统一喂养的话,可将这笔花销降至十五枚低级灵石。”

    许兰青有点吃惊,这个数目比她估计的少了许多,她正要继续细问,殷勤干脆给她交底道:“不但如此,赤睛猪长成之后,由老祖办比照当时开脉丹的市价全部收购,许夫人总能放心了吧?”

    许兰青道:“不是我不放心,实在是因为许家与其他几家没法比,我们这种小户人家,若不精打细算,日子可就没法过下去了。”她的眼珠儿转了转,忽然扭头问符小药道,“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不知符丹师以阉猪精血炼制开脉丹的秘法,会不会被别家学了去?”

    符小药看了一眼殷勤,后者打个哈哈接过话头道:“这点许夫人尽可放心,说句不好听的,这丹方就是殷某人在花狸峰立足的命根子,打死也不会让其泄漏出去。而且即便有人偷得丹方,没有符丹师亲自出手,也照样成不了丹。”

    殷勤此言,并非忽悠,却也是半真半假。新型开脉丹的丹方相比万兽谷传统的丹方,只多了一剂惊悸鸟的精血作为辅药,但成丹之后还有一道特殊的工序,那就是以韩彩芝的不灭灵力进行催化。即便有人能够盗得丹方,又到哪里去找身具不灭灵根的修士去?

    许兰青的目光在二人脸上流连一阵,见殷勤与符小药全是自信满满的样子,这才放心地点头道:“既然如此,兰青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家的情况,主任已经在院中见过,我们若是腾出寒潭这片宅院,总不能拖家带口地全都搬到修士大楼之中吧?”

    殷勤笑道:“这点请许夫人尽管放心,修士大楼是专为那些小户人家准备的。像几位长老这种大家族,我们会以土地置换的方式,在后山给你家划出一片地域,面积绝对比现有之宅院大上许多。”

    许兰青叹了口气道:“后山的灵气比这寒潭可是要差上许多。”

    “后山的灵气的确没有这边如此浓郁,”殷勤正色道,“恕我直言,以你我的修为,包括咱们花狸峰的诸位长老,在寒潭周边修炼,与在后山修炼,其实差不了多少。我请老祖座下几位仙子实地做过测试,在后山打坐炼气,每天最多比寒潭这边多用上半炷香的时间。许夫人若是不信,也可以亲自试试。我还曾向老祖讨教过此事,云裳老祖的原话是,哪怕是筑基大圆满的修士,在后山修炼不过是多用一炷香的功夫而已。若论灵气之充盈程度,咱们花狸峰可谓得天独厚,连铁翎峰都比不了。”

    许兰青仔细想想,殷勤所说并非虚言,她也是在铁翎峰住过的,峰上几位长老所居的洞府,其灵气的状况的确与后山差不多。至于那些没有什么根脚的内门弟子,他们所住的宅院,其灵气浓郁程度,还不如后山呢。

    她沉吟一阵,对殷勤道:“主任的提议虽然让兰青动心,但这么大的事,却是要忘筌拿主意。他现在正在闭关校经,可否等他出关之后,再做商议?”

    殷勤不紧不慢道:“我相信许长老再有两天定能出关了。正好趁着这段时间,许夫人可以找人检验这新品开脉丹的药效。咱们便以三天为期,若是三天之后,夫人既不肯置换宅院,又不能上缴灵气税......”殷勤从怀中摸出一张纸,缓缓推到许兰青面前道,“到那时,殷某为了老祖,为了山门,可就不得不用些非常手段了。”

    “主任这是在威胁兰青吗?”许兰青脸色一寒,目光在纸上扫过,不禁呆若木鸡。那纸上画了两幅山势地图,上面所标正是许家以及她娘家的山门所在,图上以血红的圆点标出了他们两家灵穴所在的位置。

    许兰青猛然想起小仓山李赵两家被殷家断了龙脉,将两家连根拔起的雷霆手段,心中泛起阵阵寒意。

    许兰青愣了半日,耳边传来孙文奇的声音,告诉她殷主任已经走了。许兰青猛地抬起头,一把抓起桌上的两张纸,揣入怀中道:“十万火急,我要马上去旧宅一趟。”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双刀彩虹,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