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他开脉到底多久了?”许兰青再次检查高二狗的灵根,从其粗壮程度来看,的确是炼气二级无疑。

    殷勤笑道:“若我说,二狗一开脉便是炼气二级了呢?”

    “他难道是地灵根?”

    许兰青话一出口便马上意识到她犯了傻。类似高二狗这种,开脉便直接晋级的情况不是没有,却只在天灵根或者地灵根的修士中偶尔出现。高二狗虽有三条同属性的火灵根,其他两根却并非生火的木灵根,连地灵根中最下品的伪地根都算不上。

    难道是用了某种快速提升修为的灵药?练气期的修士对于各种天才地宝,乃至灵药丹丸的敏感程度是最高的,通过灵药的刺激,几天之内快速提升一小级,并非不可能的事。

    随着修士修为的增长,特别是筑基以后,修士的抗药性就会越来越强,每升一级往往要经过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修炼。许兰青猜想,殷勤所说的喜事难道与这种提升修为的丹丸有关??

    好在殷勤没有与她继续打哑谜,解释道:“高二狗的资质在众多开脉修士中,只能算作中下。放在七大宗门中,收他做个内门弟子都勉强,他之所以开脉便是二级,是因为所服用的开脉丹与别的不同,乃是符丹师最新炼制出来的新品。”

    “莫非符丹师炼制出了入品的开脉丹?”许兰青心道,前一阵子都在传,老祖办那边杀猪取血,妄图以阉猪的心头精血炼制开脉丹。许忘筌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当即便下了断语,断定此法不可行。作为藏经阁大长老,许忘筌阅经无数,万兽谷乃至蛮荒各大宗门都不愿意将妖兽阉割,精血不可取,也是其中一个主要原因。

    殷勤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朝符小药使了个眼色,让他取出一瓶丹丸,放到许兰青面前道:“这瓶中所盛,就是新品的开脉丹,请夫人掌眼。”

    孙文奇一直站在边上,闻言也是好奇地凑近一些,他还从未见过入品的丹丸。传说中,凡是入品的丹丸,其表面可现出云纹,最多能现三道云纹,称其为天元丹,为丹中极品,两道云纹者次之称其为地元丹,一道云纹者为人元丹。

    这里天、地、人三元丹药,乃是借用的丹家修炼的术语,带有三道云纹的天元丹与丹家传说中只需服下一粒,便可白日飞升的真正的天元丹是两种东西。

    许兰青拿起小小丹瓶的同时,便否定了入品丹药的猜测。有人将丹药入品形容成瓷器烧制中的窑变,经过窑变的瓷器其色彩甚至器型都有可能发生奇妙的变化,原本平平无奇的瓷器,一经窑变便有可能成为一件巧夺天工的精品。相比陶瓷的窑变,丹药成品的几率还要低的多,而且更加不可预测。

    许兰青不相信符小药能够同时炼制出来两枚入品的开脉丹。她小心翼翼地挑开瓶塞,一股浓重的血腥气便扑鼻而来。

    “果然不是入品的丹丸。”许兰青皱了皱眉头,她也是服用过开脉丹的,记忆中开脉丹虽然也有些许的血腥气味,却肯定不像眼前这枚,血腥之气浓郁得撞头。

    她身边的孙文奇,见识还要高超一些,他距离三尺开外都闻到了开脉丹的血气,心中对此丹丸的评价立马低了几个档次。在他看来,仅凭此丹如此浓郁的血气就可以断定,莫说入品,就连寻常的开脉丹也是远远不如。

    要知道,万兽谷所传承的开脉丹都是以妖兽精血为主料,炼制出来的丹丸多少会带上一丝血气。判定丹品高低,也往往是血气外溢的程度为标准,相比之下血气外溢越细微,证明丹师控制火候药量的水准越高超,丹药的品阶也就越高。在天地人三元丹药之下,才有低、中、高三阶的分别。

    待到许兰青将丹丸倒在桌上,孙文奇不禁摇头冷笑。这枚丹丸若是让他来评定的话,连低阶都算不上,可以直接归入废丹之列了。由于开脉丹可以用不同妖兽的精血入药,所炼制出来的丹丸也是各种颜色都有,以赤睛猪的心头精血炼制出来的丹丸一般是黑中透红的颜色。评价丹丸品阶的高低,是以其中透出的红色为准,透红越多并且血气弱不可闻的,才算高阶开脉丹。

    而桌上那枚丹丸,不但血气冲鼻子,眼色更是黑不溜秋宛如个刚拉下来的羊粪蛋儿一般,哪有半点灵丹的卖相?

    “这新品的开脉丹可还入得了夫人的眼吗?”殷勤仿佛看不出许兰青与孙文奇脸上的表情,笑嘻嘻地问道。

    许兰青将丹丸纳入小瓶之中,封好瓶盖,正措辞着该如何回答。孙文奇却抢先道:“恕孙某直言,主任带来这枚丹丸,无论气味品相,都与寻常丹丸相去甚远,若是我来评价,此丹当属废丹。”

    许兰青被孙文奇抢了话头,稍微诧异,旋即明白了孙文奇这么做的目的。这殷蛮子一进门便口口声声说是报喜来了,又神秘兮兮地展示所谓新品开脉丹,还推出个开脉便进阶二级的高二狗,莫非是打算将此丹丸高价卖于许家吗?

    许兰青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小,那殷蛮子想钱想疯了,又收不走四大长老的宅院,就变着法子上门恶心人。她感激地看了一眼孙文奇,觉得之前还是看低了这位管事,亏得他够机灵,上来便直言相告,堵了他们的嘴。

    许兰青偷眼观察殷勤,见他似乎并未着恼。

    殷勤又斟了一杯灵茶,不紧不慢地喝了两口,方才扭头对身侧站着的符小药道:“符丹师这下可是被人扫了面子啊,你这新品开脉丹,落在行家眼中,可就成了废丹呢。”

    “行家?”符小药冷笑道,“说这姓孙的是个棒槌还差不多。”

    许兰青心头一紧,她最怕的还是这药疯子。

    孙文奇刚才被许兰青的赞许之色壮起了胆气,他上前一步,朝符小药抱拳道:“孙某到要请教符丹师,此丹无论气味颜色全都与寻常的低阶丹丸相去甚远,孙某给它个废丹的评价,还是高抬了呢!”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双刀彩虹,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