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兰青晕头晕脑地引着殷勤与符小药等人走到寒香斋的院门口,这才回过味儿来:老天爷,怎么把人都领到此处来了?

    跟在她身后的几人也是一头雾水,不明白许夫人低头闷走,将大家全都待到宅院深处,意欲何为?孙文奇见许兰青总算在院门口停下了脚步,连忙紧走几步,绕过殷勤等人来至许兰青身边道:“夫人可是要往摘云院去?。”

    许家的大宅乃是九宅连环而成,孙文奇所说的摘云院其实是指与寒香斋毗邻的另一处宅院,因为与寒潭的距离最近,一向被许兰青用来作为打坐修炼的地方。

    孙文奇的言外之意,哪怕将殷勤等人待到摘云院,也好过直接将人领入寒香斋。许兰青沉吟不语,那摘云院虽然清净,少人叨扰,奈何却不是正式会客的地方,连正经的会客器物都没有摆放,殷勤等人已经被她领到了此处,总不能现上轿现扎耳朵眼吧?

    许兰青犹豫一下,咬牙道:“不用那么麻烦了,左右殷主任也不是外人,若是不嫌弃,就请主任到寒舍小坐一阵吧?”她又朝孙文奇使了个眼色道,“家中还存有一两九幽雨前,难得今日贵客临门,还要请主任品鉴一番呢。”

    连殷蛮子都不算外人了?孙文奇听了直嘬牙花子:到底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平日里观察夫人行事,还算干练。哪知遇到大事,竟会乱了方寸,那殷蛮子算什么贵客?九幽雨前虽好,口味却是偏清淡了些,就怕那殷蛮子喝不出好来。

    他领了命令,转身要走却被殷勤唤住道:“孙管事请留步。夫人既然不拿我当外人,我也不与夫人客气了。那九幽雨前的味道虽好,却嫌太过寡淡,咱们还是喝雷芽子。”

    许兰青微微一愣,见殷勤真的摸出一个精致的翠玉罐子,递给孙文奇道:“这茶可是咱们老祖办的灵鹊仙子,亲自采摘炒制的呢,连老祖喝了都赞不绝口,与销往外间的雷芽子,不在一个档次上。”

    许兰青倒也听说过后山的雷芽子,都说味道堪比九幽雨前,问题是一株被雷劈过的老茶树能产多少?除了专供老祖之外,能够外销的数量其实极少,至于这种由老祖座下筑基女修亲手制成的灵茶,就更是罕见。

    许兰青忙从孙文奇手上取了雷芽子,见那盛放茶叶的翠玉罐,本身就是一件中阶的法器,类似的容器多半是用来盛放以中级灵石计价的高品丹丸,没想到竟被用来盛放灵茶。翠玉罐子不但做工精美,仔细看时,上面还镌刻由云裳老祖亲笔所题之两句五言:“汲我寒潭水,卷起绿尘埃。”

    殷勤笑着嘱咐孙文奇道:“这雷芽子,当用寒潭水煮开冲泡,味道最佳。”

    许兰青将翠玉罐交还给孙文奇,口中称谢,脸上却满是疑惑的神色:这殷蛮子难道真如他所说的,不是上门生事,而是报喜来的?刚刚心慌意乱之下,却是忘记问他,到底是有何喜要报?

    院门口不是说话的地方,许兰青将殷勤等人往寒香斋里面让。

    殷勤进了寒香斋的小院,目光在院中的大致一扫,便知道此间应该是许兰青所居的宅院。瞟一眼神色颇有几分尴尬的许兰青,殷勤也是哭笑不得,暗道:这女人看起来精明,实际却是个糊涂蛋,嫌我的名声不够坏,竟要请我去她的闺房喝茶吗?

    他装模作样地在院中转了一圈,指着树下的石桌道:“难得今日秋高气爽,在屋中聊天,让人觉着憋屈,不若就在院中饮茶如何?”

    许兰青早想如此建议,却不敢直说,见殷勤主动提议,连连点头称好,又吩咐身边的侍女,赶紧将茶具从里屋搬来。孙文奇出到院外,吩咐许家弟子取来寒潭水,煮水煎茶。

    殷勤大马金刀地坐着,与许兰青闲聊几句,接过孙文奇亲手递来的茶碗,喝一口雷芽子,对许兰青道一声请。许兰青侧过身子,以袖遮面,抿了一口雷芽子,也觉得唇齿留香,情不自禁地赞道:“真是好茶。”

    品几口灵茶,许兰青亲手为殷勤削了一枚仙果。殷勤也不客气,接过仙果,边吃边仔细打量院落的中陈设景致。结合一路过来所见,看得出许家在这九宅相连的府院上,真是下了不少功夫。

    许兰青见殷勤走神儿,忍不住问道:“主任刚刚在外间说起,是来给我家报喜的,却不知喜从何来?”

    殷勤正琢磨着,将这处宅院收上来,就作为老祖办的办公所在,到时他的院落该安置在何处呢。被许兰青打断了思路,殷勤愣了一下,才呵呵笑道:“没错,没错。我今儿过来,正是要给许长老,许夫人报喜来着。”

    高香等人全被殷勤留在院外,随他一同进来的除了符小药就是个黑胖黑胖的半大小子。殷勤朝他招手道:“高二狗,过来见过许夫人。”

    许兰青这才将注意力放在这半大小子的身上,这小子生的又黑又胖,比同龄的孩子更为高壮一些,看其眉眼模样,竟有几分熟悉的感觉。

    许兰青肯定她与这高二狗素不相识,端坐着等他行过礼,方才侧过脸看着殷勤,等他的下文。

    殷勤朝院外指了指道:“这小子是院外高香家的二小子,前几日开脉了。开出个三火的中品灵根。”

    许兰青道声恭喜,却还是不明白,这高二狗开脉与她有何关系。

    殷勤对高二狗道:“将胳膊伸出来,请许夫人把一把你的灵根。”

    许兰青看着高二狗递过来的胳膊,又狐疑地看了眼殷勤,这才将手指搭在高二狗手臂上灵脉的节点之上。殷勤刚刚已经交代过此子的灵根状况,刚刚开出来三个火灵根,得了个种下品的鉴定,许兰青搞不懂,殷勤让她把什么?

    殷勤见许兰青搭了半日灵脉,依旧不明所以,只好提醒道:“高二狗可是前几天才开脉的修士。”

    许兰青这才恍然,继而脸色一变,不敢置信道:“他竟然已经炼气二级了?”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双刀彩虹,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