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的一幕,在四大长老长的宅院之内同时上映,只不过,各家的反应也不尽相同。

    秋香去到的是巨门部吴石庸的府上,出面接待的就是风夫人。背后有风白鹤这个宗门老祖撑腰,风夫人的气场可比许兰青强大不少。虽然不敢违背云裳的法喻,没法阻止秋香带人在墙上贴告示,但秋香等人想要进院四处察看的计划却是被风夫人亲自出面拦下了。

    秋香等人连院子都进不去,只好按照殷主任事先的布置,退而求其次,将人分作几组,在府院包括侧门与后门处铺上兽皮,安顿下来。虽然没有办法在园中四处转悠,府院每日采买的货物,进出院门之时,却总要被秋香等人拦下。详细盘问过后,将货品明细全都记录在小册子上头。

    风夫人几次想带人冲出去,将秋香等人驱走,却全被吴石庸拦下。劝她少安毋躁,相比其他三家全被峰管队的人进了宅院四处察看,吴家不过是门口趴了些癞蛤蟆,让人讨厌而已。

    谢灵鹊去到耿家,负责接待的还是之前那耳聋眼瞎的十九叔组。谢灵鹊的身份与秋香,高香等人不同,与十九叔组简单说过几句,便亮出来老祖的法喻,然后一半人负责在耿家的各处宅院外面贴告示,自己则带上三人,在院中巡视记录。

    出乎谢灵鹊的预料,耿家竟然毫不设防,不但任其随意查看,还专门派了个管事出来,在一旁介绍解释。谢灵鹊前后转了四五处宅院,心中很是失望,耿家宅院虽多,其中布置陈设,却是简陋的很。若仅凭她亲眼所见,倒是印证了外间关于耿云简朴的传闻。

    至于去到宋家的孙阿巧,修为虽然不高,却因其在老祖办的元老地位,并未受到什么刁难。宋家也是派了专门的管事,陪同着她四处巡视查看。宋家的风格与耿家又是大不一样,耿家是东西简陋陈旧,宋家宅院中的陈设物品,看起来却都精美昂贵,不过经那管家一介绍,竟然大都是些西贝货,实际上并不值钱。

    当然,以孙阿巧的眼里,那些东西的真假也是根本就分辨不出来,走马观花地转过一圈,宋家管事又旧事重提地拿出一摞账单给孙阿巧看。直说,宋家自从接了武曲主事这个差事,为花狸峰垫付的灵石简直是不计其数,追问山门何时才能将这些垫付的灵石归还宋家。

    孙阿巧被他缠的没辙,干脆从府中退了出来。除了守住宋家主宅的几处大门,每日里盘问进出的货品之外,孙阿巧最主要的活计就是带着人专心在宋家的各处宅院外头刷墙贴告示。相比之下,倒是宋家的外墙更花俏一些。

    如此过了三日,就连许兰青也都由一开始的出离愤怒,渐渐地平静下来。高香等人虽然每日里还在院中赖着,但对于府中各项事由都不干涉,最多是用小本记录下来,让人看着心烦讨厌,真正倒也没惹什么麻烦。

    许兰青干脆躲在后院,整日里闭门不出,落得个眼不见为净。到了第四日,高香等人竟然从老祖办那边领来了帐篷,就在许家的前院里,搭起来一大一小两个帐篷。高香自己一个,赵家兄弟以及剩下记名峰管队员,则钻进了大帐篷之中。

    孙文奇将这事禀报给许兰青,面色担忧地分析道:“看来这帮子是准备在咱这儿常驻下去了。”

    许兰青刚从老宅那边领了许忘筌的指示,闻言冷笑道:“随他们住去,就当养了几条看门的狗。”

    孙文奇放下心来,随声附和道:“这看门狗倒是便宜的紧,还不用喂食呢。”

    许兰青咯咯笑道:“如此说来,咱们还占了莫大的便宜呢。”

    孙文奇尚未来得及接话,一个看门弟子神色慌张地进来,凑到孙文奇身边,递上一张拜帖。

    孙文奇目光在上一扫,心中便咯噔一下,忙将拜帖转呈许兰青。

    许兰青接过拜帖,只见上面三行赫然写着,花狸峰廉贞大长老,老祖修炼办公室主任,殷勤。

    孙文奇见许兰青发呆,忙提醒道:“夫人一定要小心应付,那殷蛮子前些日子刚刚来过一次,这次怕是来者不善。”

    “先礼后兵?!”许兰青的小心脏怦怦狂跳,强自镇定道,“赶紧将家中的姑奶奶们全都唤出来,我倒要看看这殷蛮子有何手段。”

    孙文奇不敢耽搁,领了吩咐,脚不沾地往门外去了。

    许兰青深吸了一口气,走到桌边对着铜镜理了理云鬓,不知是惊是吓,她的指尖不争气地微微颤抖着。许兰青干脆坐下,强自调息一阵,觉得心中的慌乱总算是稍微控制住了。她舔了下苍白干燥的嘴唇,随手从桌上的花枝上摘下一片粉红花瓣,在唇瓣间用力抿了抿,嘴上总算多了些许的血色。

    许兰青站起身,张开双臂,身旁的侍女,忙俯身过来帮她整理衣裙。

    耳听着院中人声嘈杂起来,许兰青挺起胸膛,莲步轻移,微微扬起下巴,往屋外走去。

    来至中院,一众许家媪妪已经占满了大半个院子,许兰青觉得心神稍定,孙文奇快步过来,一边为她开路,一边低声介绍道:“老祖办只过来三人,一是殷勤殷主任,二是符丹师,还有个半大小子。”

    此处距离前院虽然还有一段距离,但“殷蛮子”三字却是谁都不敢提,堂堂廉贞大长老,跑到楚观澜院外听墙根的事迹早就传遍花狸峰上下,谁知道这货此时有没有趴在前院的墙角听?

    “符小药过来作甚?”许兰青听到“符丹师”三字,好容易平静下去的小心脏便又怦怦跳了起来。在她眼中,那殷勤虽然阴险狡诈,但好歹还有老祖在上面压制着他,行事不敢太出格。相比之下,那符小药就更加可怕,此人眼中只有药理丹丸,人命在他眼中与畜生一般轻贱。大家都相信,殷勤所用令人胆寒的地狱鬼莲就是出自符小药之手。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双刀彩虹,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