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奇围着院墙转了大半圈,看到高香正在后院大门边上仔细地描画一只肥头大耳的赤睛猪,边上还有一张告示写的是:“积极响应老祖法喻,家家争养赤睛猪!”

    老祖多暂有过养猪的法喻?孙文奇纳闷地停下脚步。

    高香看到孙文奇,扔下斗笔,将沾满了墨汁红漆的大手在身上胡乱一抹,笑呵呵地迎过来道:“孙管事看我们这些告示贴得还算工整啊?”

    孙文奇努力扯动嘴角,挤出一丝笑意道:“工整倒是工整,我以为全是收缴灵气税的告示,没想到还有别的。”

    高香呵呵笑道:“咱们殷主任管着山门上下多少事情呢,灵气税不过是其中一项。咱们殷主任说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先把各家宅院的外墙利用起来。”

    “这个家家争养赤睛猪的法喻,我怎从未听说?”孙文奇指着告示问道。

    “我们也是昨儿才得的法喻,眼下长老们都紧着闭关,老祖想在花狸厅宣读法喻,也凑不齐人,干脆就让我们峰管队贴成告示。”高香解释道,“咱们老祖办用赤睛猪的心头精血炼出了开脉丹,后山的猪场虽大,将来怕是也不够用的。殷主任就向老祖建议,要在花狸峰上下大力推行养猪呢。以后啊,大家都不必为了驯养哪种灵兽挑挑拣拣了,家家都养赤睛猪。”

    孙文奇难掩震惊之色,忙问:“你们用后山阉割过的赤睛猪炼出了开脉丹?”

    高香脸露喜色道:“阉没阉我不知道,反正开脉丹是真的。我家狗子昨儿开的脉,开出了三个火,可惜我当值没赶上,要说当娘的不易呢,我可是替他提心吊胆了好几天。我看他爹到跟没事人似的,吃饭睡觉啥都不耽误......”

    孙文奇听她越扯越远,忙打断她道:“老祖真下了法喻,让家家都养赤睛猪?”

    高香嘿嘿道:“老祖的法喻是给殷主任的,我又没看过。反正听殷主任咋交代,咱就咋办呗。不过,我看你们这些宅院怕是没法养猪,距离寒潭太近了,老祖肯定不许。”

    难道那殷蛮子准备以赤睛猪为由头,来找四大长老的麻烦?要知道寒潭周边连稍微有点气味的灵兽不许驯养,赤睛猪就更不用想。那殷蛮子若是强行摊派,要求每家都要养那东西的话,大家就只能去后山垒个猪圈,或者干脆从野狼镇或者郡城直接购买,这便又是一笔不小的挑费。

    孙文奇觉得这个消息挺重要,需得赶快禀告许夫人。他与高香匆匆道别,掉头没走几步,就听高香在后面大声整队,功夫不大,八个峰管队员,拍成纵队,步履整齐地从后面小跑着追了上来。

    孙文奇见天色已暗,以为高香他们也要收工了,便侧身让他们先过。哪知峰管队跑到近前,也停了脚步,高香问他,为何停下?

    孙文奇客气道:“你们贴了一天告示,实在辛苦,你们先走。”

    “我们哪能先走?”高香笑道:“我们得跟着孙管事。”

    孙文奇奇道:“你们不回老祖办交差,跟着我作甚?”

    高香叹气道:“你刚才没听老祖的法喻上说吗?我们这些人过来,贴告示啥的都是顺道,正经的差事还是收取灵气税,这钱我们一天收不上来,就不能回去复命。”

    孙文奇仔细回想,老祖的法喻中果然有“若是死活不交,高香他们就长住你家收税”这句,他只当老祖是玩笑吓唬,哪知这高香竟然真准备赖在府中不走?!

    孙文奇左右为难,既不敢拦着高香不让他们进入宅院,又怕此举是引狼入室,平添诸多蛮烦?他硬着头皮将高香他们带到前院大门处,满脸陪笑地请他们在院外稍等,说是要先进去禀告夫人,为大家腾房。

    高香摆手道:“不用腾房,千万不要那么麻烦,我们临来的时候,殷主任反复交代,咱们收税小组照章收税,绝对不许借机敲诈索要财物,连你们的一针一线都不许碰。孙管事只管与府上知会一声,我们几个今晚在院里随便找个地方忍一宿就行。”

    高香一边说,一边贴在在孙文奇身后,一同挤进了院子。孙文奇没有办法,只能朝前院一比划道:“里面是内宅,这么晚了你们进去诸多不便,请大家在此稍等,我去去就来。”

    “骗谁呢?”赵家兄弟嘀咕,“合着就前院这巴掌大小的地方是会客用的,后面**个宅院全是内宅?”

    “你就是个土鳖没有见识,这点宅院算什么,比起蛮皇的三宫六院差远了。”

    “那是因为蛮皇娶的婆娘多。”

    “你怎知许长老就一房家眷?”

    孙文奇只当没听见他们的风凉话,一路小跑连着穿过四进宅院,来到许夫人所在的寒香斋。许兰青早就用过晚饭,正心不在焉地握着一卷闲书,见他过来,忙问道:“峰管队那帮子贴完告示了么?上面写的什么?”

    孙文奇小心翼翼地将“啥都写”的告示学说一遍,许兰青气得脸都白了,将书卷狠狠丢在地上怒道:“你下去把告示上所写的誊抄一份,给许长老送去。让他去到老祖那里问问,墙上那些不堪入目的东西是不是出自老祖的授意?”

    孙文奇唯唯诺诺地应下,心中却不以为然:这节骨眼上,大家躲老祖还躲不及呢,万一见到老祖被问起灵气税的事情,又该如何交代?说不定那殷蛮子就是故意为之,存心挑唆大家去找老祖闹腾呢。

    许兰青发作一通,又问:“那帮子临走时说没说,他们明儿还来吗?”

    孙文奇苦笑道:“他们根本就没走,老祖的法喻上不是说了,倘若咱们坚持拖欠灵气税,便要他们住在府上催缴么?”

    “他们、他们.....真住下了?”许兰青傻眼道:“你将他们安置在何处了?”

    孙文奇道:“暂时让他们在前院侯着,我过来就是与夫人商议,该如何安置他们才好?”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双刀彩虹,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