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兰青不放心地又看了一遍卷轴,这才将其交还给高香道:“老祖法喻之中,只说让我们不要拖欠灵气税,可这灵气税自从你们公布到现在也不过几天的功夫。说好了一月一交,现在还不不到半月。我们即便钱不凑手,也还不能算是拖欠才对。烦劳你们几位回去与殷主任解释一下,不是我们拖欠,而是还不到时候。”

    高香心道,这婆娘果然如同主任所料的那般伶牙俐齿,她不慌不忙从兽皮袋里摸出一本册子在许兰青面前晃晃道:“这是山门关于灵气税收取办法的章程,想必许夫人还没有看过。根据章程,这灵气税是先交税后使用,根据章程是要先交足一年的税费才行。”

    “岂有此理?”许兰青嘴角抽搐,“我便是去饭馆吃饭,也没有先结账后上菜的道理。”

    高香暗赞:殷主任果然料事如神,竟然连他们会拿吃饭打比方都想到了!

    “夫人有所不知,主任在野狼镇时曾经在聚香斋吃过一餐,当时店家看主任年少,怕他付不起饭钱,就是让他先结账后上菜。夫人若是不信,可向蓝雀与灵鹊两位仙子求证。”高香按照殷勤交代,不紧不慢道,“而且先收钱的规矩,在咱们花狸峰也不是没有先例的。当初咱们从野狼镇招收弟子的时候,也是先收了弟子们的灵石,才让他们上山入门的。殷主任说,大家都是老祖的弟子,不能厚此薄彼,不管别家的规矩如何,日后咱们花狸峰的规矩就是先收钱。”

    许兰青被高香一番话说的没了脾气,虽然明知道殷勤此举,明摆着就是强迫大家让出宅院,却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谁让当初从那些新收弟子手中预先收取灵石的时候,大家都在老祖面前交口称赞来着?听许忘筌回来学说当时的情形,连耿云那老狐狸都对殷勤赞不绝口,说他心思灵巧,做事有勇有谋。

    高香见许兰青不说话了,便问她到底能不能做主将税钱交上来?

    许兰青故计重施,垂了眼皮幽幽叹道:“这事要等长老出关才行,灵石的事,我却做不了主。”

    高香撇撇嘴,扭头对赵家兄弟道:“莫看你嫂子家中穷,家中只要有钱,我却可以随便花销,高庆良连个屁都不敢放。”

    赵五哥呵呵坏笑,赵小六故意接茬儿道:“庆良哥对嫂子,那是没得说。”

    许兰青被三人一唱一和地挤兑,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干脆对孙文奇交代俩句,便对高香等人道声乏了,然后裙袖一甩,转身回府。

    院子里一众婆姨奶奶,刚刚严阵以待地摆好了阵型,听说峰管队的只在面张贴告示,并不进院儿,便也散了队形。有不少好奇心重的,还想溜到院外去看热闹,全被孙文奇借口夫人不准,挡了回去。许兰青虽然没有明说,临走时却是在暗示他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不要与高香等人多做纠缠。

    孙文奇觉得这招不错,约束着大家全都不要出门,任高香等人在院外折腾。

    那些好奇的婆姨奶奶们,在前院待了一阵,看看实在没有热闹可看,便都散了。眼看日头西斜,孙文奇在大门口守了半日,却没咋看到峰管队的人影。

    那高香也只是在开始的时候,在门口重新描画过她的红花,然后便兵分两路,沿着院墙去贴告示去了。

    孙文奇心中冷笑,琢磨着等到天黑,峰管队的人都撤了,便派人将这些告示全都撕了。反正这东西贴的没有撕的快,即便转天有人问起,也可以孩童顽劣淘气搪塞过去。

    他在门口又等一阵,迟迟不见高香等人的动静,便唤来两个机灵的仆役,让他们到外面围着院子转一圈,看看峰管队那帮子是不是贴完告示直接走了?

    功夫不大,两个仆役面色古怪地回来了,说是高香他们还在院外弄告示呢,还请他亲自去看看,说是那告示上所写甚是不堪。

    孙文奇心头突突跳,一边往外面走,一边问两人,告示上到底写了什么?

    两个仆役交换了个眼神,支支吾吾地道,啥都写。

    孙文奇更是奇怪,加快脚步,出了院子,不放心地回身看看,门板之上“纳税光荣”,“逃税可耻”的告示并没什么变化,高香画的大红花也颇为醒目。

    他按照仆役指引的方向往左边转,距离大门不远,就看到一条条补丁块块的告示贴在新刷的院墙之上。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四句告示写的是:“山门兴旺,人人有责!缴纳税金,责无旁贷。”

    孙文奇暗自摇头,这四句念起来还算通顺,但四句话用到两个“责”字,就显得太过直白了。可见上梁不正下梁歪,老祖办那一帮子都是些不学无术的家伙。

    再往下,“逃稅必追,抗稅必究!”

    吓唬谁呢?孙文奇冷笑连连,一路往前一路摇头,这帮货色还真能琢磨,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抄来的词句?

    腾地,一行白底红字的告示映入眼帘:“人死债不烂,欠税子孙还!”

    孙文奇不屑地哼一声,这便开始咒人命不久长了么?不过下面一条更狠:“拖欠税金,断子绝孙!”

    老祖办只会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而已。孙文奇忍下胸中怒意,反倒打消了遣人撕去这些告示的念头。干脆将这些告示留在墙上,最好能让老祖亲自过来看看,她所信任的老祖办和峰管队中都是些什么货色!

    又往前走了几步,一条横幅的告示格外显眼:“后山猪场现有血脉纯净之优良种猪,欢迎大家前往配种。”

    孙文奇脸色一垮,这才明白仆役所说的“啥都写”三字是何含义。

    “九阳珍精是个宝,你好她也好!”孙文奇站在这条告示面前,仔细琢磨半日才解其中真意。他老脸发烧,朝地上狠狠地啐了一口,心中咒骂:“这群王八蛋,将院墙胡贴乱画,简直,简直是有辱斯文!”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双刀彩虹,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