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鹊皱眉道:“咱们峰管队里大部分都是五大三粗的憨壮汉子,一个个拙嘴笨腮的,您让他们做些粗重的活计还行,让他们上门收税,怕是说不了几句就得打起来。”

    殷勤沉吟片刻,觉得灵鹊的担心不无道理。他想来想去,最后决定让她二人去到棚户区将狗子娘唤回来,又将孙阿巧暂时调入峰管队,加上灵鹊一共四个女人。

    峰管队被分作四个征税小队,四女分别担任小队长,殷主任亲自出马,给大家“培训”了三天征税的方法。

    这期间以楚观澜为首的内门弟子,一共签了九十几份契书,将近一半的寒潭宅院,名义上已经重新归还宗门。

    与此同时,已经有人在韩寒周围勘测地形,在距离暖云阁五六里的地方,圈出了一片土地,这是老祖办承诺,将来要给内门弟子建设修士大楼所在。

    许多修士觉得这边距离暖云阁实在是太近了,以老祖的感知能力,简直就是在她的眼皮子地下修行。不过当初大家占用寒潭的时候,高举出来的理由就是要多多亲近老祖,在潜移默化中接受老祖无上道法之熏陶。老祖办将修士大楼修在此处,倒也没人能说个不字。

    按照殷勤的计划,将来所有的研究室都是要修在与暖云阁隔潭相对的另一面。

    不得不说,寒潭之大,以及周边宅院之多,超过殷勤的预料。他最早动了在寒潭周边建立一个小型的花狸峰高新技术园区的时候,目测寒潭周边,隐藏于林木之中,大致有几十幢宅院的样子。

    哪知真正能统计下来,宅院的总数竟然比他当初的估计翻了一倍还多。殷勤最早是准备成立一个专门负责拆迁的工作小组的。当时想的也简单,让秋香领队,再重金招募一些蛮荒散修,按照前世某些无良地产商人所用的地痞手段,终日里上门打闹滋事。

    修行之人都是喜欢清静,在殷勤以为,只要坚持闹上一阵,那些居住于寒潭周围的修士,自然就有受不了,被迫搬走的。为了这个,他还提前准备了大量的疗伤丹药,准备在寒潭周围大闹一场的。

    可是,等到他真正开展调查之后,才知道寒潭周边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要复杂的多。不但四大长老在此圈地建宅,几乎所有的内门弟子也都在寒潭边上置办了宅院。更让他觉得头大的是,云裳那傻婆娘,竟然被耿云、吴石庸等人撺掇给每家都发放了地契!

    为了这事,殷勤还曾委婉地从云裳那里套话,问她为何要给每户发放地契。

    云裳开始时死活不肯实说,每次殷勤问道这个问题,就会顾左右而言他,岔开话题。后来,殷勤也是急了,直言相问,那些地契云裳到底认不认账?言外之意,云裳若是不认账的话,他就干脆打上门去,强行拆除那些宅院。

    云裳一听,连说不行。拗不过殷勤的坚持,她才不得已道出实情,花狸峰道场初建的时候,因为地点太过深入蛮荒,除了身边的蓝雀,狗丫儿以及燕自然等几个亲随弟子,万兽谷上下,几乎没人愿意随她过来开辟这处道场。

    包括花狸峰的几大长老,当初云裳想要劝说他们加入花狸峰,不得不放下身段,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总算将这些经验阅历都能独当一面的山门大佬请出了山。

    准许大家在寒潭周遭建造宅院,便是当时云裳迫于压力,违心答应的无奈之举。包括许多跟随她来到野猴岭,开疆阔土的内门弟子,也都得到许可,可在寒潭周边圈地建宅,并且从巨门部领到了地契。

    提及地契,云裳的脸色更加难看。按照蛮荒的规矩,金丹老祖开辟道场,镇守一方山水,其道场之内的一草一木,一花一石,全是老祖一人所有。远的不提,单说万兽谷其他四峰的弟子,哪个能在老祖的道场之中谋取个地契?

    为了这事,令狐若虚在加入花狸峰之后,也曾不止一次地与她研究过收回地契之事。令狐若虚虽然没有像殷勤这般直眉瞪眼地明着问,其弦外之音却也让云裳脸红惭愧。

    地契的来历虽然有过这一番的曲折,上面云裳的印鉴却是货真价实。云裳身为山门老祖,若是强行收回地契,无异于食言而肥,她的心中虽然不甘,却是无论如何也舍不下这个颜面的。更麻烦的是,殷勤作为老祖办的主任,也不能顶着这个头衔,去做强行征地之事,以至于他之前的种种谋划全都作废。

    殷勤这才不得不改弦更张,一面搞出个灵气税,一面串通了赖鹤琴那老小子骗走了内门弟子的地契。

    想到给赖鹤琴送去的那口棺材,殷勤就更是肉痛。赖鹤琴混迹宗门快三百年,什么同门之宜,什么宗门大义,对他来说都是屁话。这老混混眼中,除了灵石是真的,其他都是虚的。

    楚观澜等人凑了三枚中级灵石,请琴老出山,殷勤却是砸出了十倍于此的价格,才换得赖鹤琴将藏有众多弟子地契的乾坤戒双手奉上。这老货原本是想按照每份地契作价单卖的,殷勤自然不同意,按照殷勤的说法,除非赖鹤琴能将这些地契一一从乾坤戒中取出来,否则没有单卖的道理。

    最后,经过一番扯皮,殷勤在棺材里塞了三十枚中级灵石,送到赖鹤琴的府上,换来了那枚藏有寒潭地契的乾坤戒。

    。。。。。。

    文曲部的许长老最近一段日子,对外宣称正在闭关校对一卷某小型世家进献宗门的兽皮古卷,据许忘筌的初步考证,这卷兽皮乃是万余年前,一位于武祖同时期的元婴大能为其筑基期的晚辈所写的淬炼灵根的丹诀。

    许忘筌闭关校经,家中的大小事务就全都交由夫人许兰青打理。许兰青之前得了许忘筌的建议,这段时间一直在家中操练那些走路都不稳当的三姑六婆。虽说种种迹象表明,殷蛮子直接打上门来的可能性不大,有备无患总是必要的。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