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臭小子,竟然被他捡到了这么大的便宜!云裳呆呆地望着死鱼般赖在地上的殷勤,心中升起恨铁不成钢的薄薄怒意:这混球每次传授他道**诀,总是腰酸腹痛,拉屎撒尿的百般推搪拖延。以后真得给他紧一紧绳扣儿了,以他的灵力水准,说不定下次宗门大比,真能为花狸峰挣回不少面子呢!要不然,干脆将破军部的长老也让这小子兼了?

    花狸峰当下的破军长老还是躲在郡城的燕自然,不过云裳已经下了决心,只等寒潭拆迁的事情过去,就要找个合适的时机,将他的破军长老以及真传弟子的名头全都收回来。

    燕自然藏身于修士山庄终日闭门不出,虫老虽然查到了他的所在,却始终没有找到机会接近,不过却被虫老从潜伏于郡主府中的一只老虫那里,探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燕自然的贴身侍女,竟然在郡主府中变成了一株地狱鬼莲。

    殷勤听到这个消息,后悔不已,据柳鸢所说,她只与葛神通以及三五个内门弟子做过欢喜道场,燕自然从未参与其中。殷勤万万想不到,燕自然的侍女竟然会私通外人,给他带了顶绿帽子!燕自然虽然肯定也中了地狱鬼莲之毒,但从老虫那边反馈回来的消息是,武青衫出手,已经为他找到了解毒之法。

    错失良机让殷勤颇为遗憾,不过他还是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去找云裳老祖汇报情况,包括葛神通之死的真实情况,包括柳鸢的复仇,燕自然的中招,以及殷公寅这段时间以符小药所传的秘法,感应到的山门中还有五人也染上此种蛊毒。

    云裳听罢脸色铁青,气得摔了茶碗。她万万没想到,一直以谦谦君子形象在她眼前晃悠的燕自然,背地里竟然搞得如此乌七八糟。

    殷勤虽然推测夏娘与葛神通私通,导致燕自然中招。云裳却根本不信,夏娘是她亲自为燕自然挑选的侍女,人品绝对可靠,夏娘只是因为资质不好,道法难成,但她心地纯良,侍主忠心耿耿,绝非红杏出墙的**之人。云裳用脚指头也能想明白,燕自然与葛神通在背地里不定做了多少腌的烂事,才导致两人全都被染了柳鸢所种的脏毒。

    云裳越想越气,却又不好与殷勤详细解说。殷勤看她脸色,心中大致有数,便乘机提出借着寒潭拆迁的机会,清理一下门户。

    云裳对此犹豫不决,她心中虽恨那几个弟子不争气,却也不想殷勤以此为由大开杀戒。殷勤名单上的几个弟子,有些还曾是她的同门师弟,云裳一来念着旧情不忍下手,二来也担心殷勤少年气盛,会以此为由同室操戈,搞乱了花狸峰。

    没想到殷勤这浑人表面答应她一定会谨慎行事,转回头就在楚观澜府上,于众目睽睽之下将其中四人种成了地狱鬼莲。而他所谓的谨慎行事,只不过是将没有参加楚观澜会盟的第五名修士,秘密捉捕,使其人间蒸发而已。

    云裳从令狐若虚那处得到的密报,眼下花狸峰的许多弟子都被老祖办的阴狠手段搞得人心惶惶。

    殷勤所谓修行邪法遭致反噬的说法,根本没人相信,大家更愿意相信,是殷主任暗中下蛊排除异己。

    更让云裳气不打一处来的是,甚至有人从那几个死鬼身上,推测总结出了一些蛛丝马迹:种成鬼莲的几位,都与葛神通关系密切,并且时常聚在一起,找些浪荡女修搞什么无遮大会。

    其实在蛮荒修士眼中,这种被凡人看重的生活作风问题,实在不是啥大事。尤其是对筑基期的修士来说,倘若不遭遇大的意外,他们的寿元都在三百年左右,相对凡人这就是一世颇为漫长的时光。

    修士们经历生离死别的机会实在太多了,凡人的所谓爱恨别离种种痛苦,对于修士来说,是必须要从心性上迈过去的门槛儿。许多修士,在经历过人间种种情殇之后,或者忘情,或者滥情,被无数凡人所传唱的鸳鸯蝴蝶的浪漫情话,在很多修士眼中不过是其大道仙途的一种羁绊而已。

    那几个死鬼到底是因为与葛神通牵扯过多,还是因为行为放浪,而被殷勤下手惩治,变成了许多人暗中热议的话题。

    这两天,又有一个说法在坊间秘密流传出来:殷主任之所以借题发挥,以残酷手段弄死了侯智远等人,其真实的原因竟然是争锋吃醋。据说,殷主任曾经看上了某个外表清纯的女修,哪知还没等他吃到嘴,那女修却糊里糊涂地被葛神通等人设计给玷污了。

    据说,这才是殷主任与葛神通不死不休的死结所在,他甚至不惜因此得罪了老祖真传燕自然。

    有人对这种传言嗤之以鼻,都说殷主任已经是老祖的入幕之宾,还敢在外面偷腥不成?也有人对此颇为相信,都说那殷蛮子又不是修行了几百年的老修,正是年轻莽撞,血气方刚的年纪,凡人的许多习气尚未洗掉。

    不过对于更多的人来说,殷主任与那几个死鬼之间的恩怨,远不如找出那个神秘的女修是谁,更有意思。

    有人猜是七大女修,有人猜是老祖般的孙阿巧,也有人从兔子不吃窝边草的角度进行大胆假设。花狸峰的女修本就不多,经过有心人的逐一排查,一个叫做柳雨时的炼气女修,开始成为人们讨论的话题。

    见过她的修士,都说其美貌与老祖座下七大女修不相上下,更有知情人爆料,柳雨时曾经出入过葛神通的洞府。

    不知为何,这位柳仙子,在几个月前忽然搬离了住所,住进了外门弟子的修士大楼,深居简出,极少见然。等到有好奇的修士去往修士大楼打探,才知道柳仙子所居,早已人去楼空,香踪渺渺。

    至于她的去向,也是众说纷纭,有说她自忖丹途无望,又坏了名声,去往荒原无人之处自行了断了,也有说是殷主任嫌她身子不洁辣手摧花,还有人说她是被殷主任金屋藏娇,转移到了仓山郡城。

    云裳想起柳雨时三字,俏丽立马挂上了一层寒霜:这浑人,年纪不大,四处招惹腥臊的本事到不小呢!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