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智远被殷勤点将,心里头便打起鼓来,他原本不想上台,此刻就更是后悔,刚才真应该趁着大家不注意,偷偷溜下台去。他磨磨蹭蹭地走到距离殷勤五六尺远的地方,站定道:“在下侯智远,不知主任唤我有何吩咐?”

    殷勤呵呵笑道:“没事就不能与你聊一聊天么?”他也不管侯智远情不情愿,宛若领导视察一般,先是问了问他所主修的道法,见侯智远面色不耐十分不愿谈及这些,殷勤就又转了话题,问他家住寒潭何处,家中人口情况,以及对于这次寒潭拆迁的看法意见。

    侯智远开始时还颇多提防,被殷勤和颜悦色,东拉西扯地盘问一番,心中的提防也渐渐放松了一些,不过他还是谨慎为先,无论殷勤如何循循诱导,有关寒潭拆迁的意见看法,就是绝口不提。

    殷勤实在问不出什么,无可奈何地对身旁的谢灵鹊道:“看到没有?我们想做些事情其实也难,哪怕发心是好的,人家还是提防着你。同门师兄弟尚且如此,其他地方就更难说了。”

    “主任不是常说,不求旁人理解,只求无愧我心么?”谢灵鹊一边讪讪搭腔,一边在心里嘀咕:人家那么提防着你,还不是被你串通了那赖鹤琴将他们的地契全都诳走了?

    侯智远听了殷勤的议论,也是脸颊发烫,正要解释几句,忽听下面的人群中一阵骚动吵嚷,却是殷公寅三人,与人推搡拉扯着往这边挤。侯智远定睛看去,那三个被殷公寅他们拉扯着的,竟然都是非常熟络的修士。

    侯智远刚才听殷勤说过要处理老鼠屎云云,又见被殷公寅他们扯拽到近前的都是熟人,心里的一根弦便立马绷紧了,脚下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满院子的人,除了殷勤哥俩,就连谢灵鹊几人都不知道殷勤此举何意。

    殷勤饶有兴趣地看着三名被拉扯过来的修士,此刻正站在台阶下面,怒声质问,不明白所为何事被老祖办的人强行拉扯过来?

    按说老祖办这边派下去的三人,只有殷公寅一人筑基,剩下两个都是从峰管队里抽调过来的赵五哥与赵小六,他们二人虽说身材高壮,修为却是炼气期。这二位也是够胆,以炼气期的修为就敢去拉扯两位筑基修士的衣衫,被他们拉住的二位,若非慑于老祖办的”淫威“,一巴掌就能将这二人扇到寒潭里去。

    殷勤与殷公寅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展开手中的纸条,高声对那三人道:“三位师弟,请少安毋躁。你们之中可有唤作丁秀峰的?”

    “我是。”其中一名身着儒衫的中年书生面色微寒上前一步,朗声道,“请主任指教。”

    殷勤上下打量他,点点头道了声好,按照纸条又念了两个名字,剩下两人全都怒气冲冲地应了。殷勤又朝那侯智远笑道:“你叫侯智远?”

    殷勤脸上笑意仍然,眼中却是寒光迫人,侯智远与他目光一对,心中狂跳警兆骤起!他的手掌马上一翻,一柄小剑便立于掌心,只是还没来得及祭出飞剑,眼前便是一花,再看掌中的飞剑,竟然到了殷勤的手上。

    侯智远脸色大变,伸手指着殷勤刚喝了声“你”字,便猛地愣住了,他的眼睛盯着伸出去的手臂,脸上的表情,仿佛看到了世间最恐怖的东西。

    站在侯智远身旁的楚观澜以及高大修士,也都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下一刻他们二人的神色也都变得惊恐诧异,只因侯智远伸出的手臂上,竟然生出了许多荆棘般的尖刺,而这些刺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生长凸出!

    高大修士还不明所以,楚观澜却一下子想起了燕自然关于葛神通之死的一番言语,以及那种可以使人变成地狱鬼莲的阴毒蛊虫。

    楚观澜虽然知道燕自然所传授的检查蛊虫之法,他按照其中法诀检查自身没有问题,也就不再关注此事。那日在酒桌之上,楚观澜看出耿云的脸色不正常,也曾猜想他与老祖办素来不对付,很有可能是受了殷勤的算计。可他万万没想到,侯智远竟然也身中此毒,并且在大庭广众之下发作出来。

    “鬼莲毒蛊!”侯智远忽然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凄厉尖叫,他显然也想到了身上长出荆棘尖刺的原因。

    他的叫声未绝,台阶前面的三人也都出现了状况,那个叫做丁秀峰的竟然直接在脸上冒出黑色发亮的尖刺。

    此时的地狱鬼莲在人身中的潜伏期已经接近一年,一经诱发激活便处于疯长的状态,仅仅几息的时间,四人的身上就已经布满了荆棘尖刺。

    院中的一众修士,早就被眼前的恐怖景象吓得纷纷退让,给那尚自挣扎的三人腾出大片的空间。

    “我与你拼了!”侯智远奋起最后一丝灵力,厉叫着朝着距离他只有几步远的殷勤扑去。

    殷勤眉头微皱,殷公寅的身形如同鬼魅般蹿出,一脚便将侯智远踹到了台阶下面。

    老三自打娶了红蜘蛛,功夫着实大有长进啊,有点蜘蛛侠的意思了!殷勤心中大快,台阶下面的四人已经丧失神智,扭作一团,紧接着噗噗声响,每个人的七窍皆爆出了诡异的花来。

    孙阿巧曾经听说过殷主任在铁翎峰与葛神通之战,可是无论学说的人说得如何恐怖恶心,也不如亲眼看到来的震撼,她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赶紧将目光移向别处。

    在场的其他男修,也都面色难看,都觉得眼前一幕,比在蛮荒里遭遇兽群的场面还要血腥难看。

    台阶下面的四人,总算渐渐停止了挣扎,完全长成微微抖动的地狱鬼莲的模样。

    殷勤目光扫过鸦雀无声的宅院,长身而起,一字一句道:“经查侯智远,丁秀峰等四人,串通葛神通,至宗门铁律于不顾,行为不端,擅修邪法,今日遭致蛊毒反噬,实属自作孽不可活!望诸位师弟,以此为鉴,勤修大道,万万莫要误入歧途。诸位,好自为之!”

    殷勤说完,转身就走,老祖办诸人也随在他的身后,片刻间走了个干净。

    一片寂静中,清风徐来,地狱鬼莲在风中沙沙作响。许多人被这声音弄出一身的鸡皮疙瘩,心中皆泛起同样的念头:奶奶的,这殷蛮子简直就是他娘的活阎罗,老子还是趁早与他签了搬迁的契书算了。

    (感谢.\\残缘道友的万币打赏,加更暂且记在账上。道友被刷了楼,应该不作数的。另外自从昨天上了限免之后,一天的点击数就相当于过去一年点击量的一半,虽然不知最后会留下多少读者,但看到这本书的数据终于有了个暴涨,让我好开心,也谢谢大家的支持。)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