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里一阵议论纷纷,大家对于殷主任放出的第三炮心中满是щЩш..1a事关每个人的修为进境,大家虽然不信殷勤真能兑现承诺,却又忍不住幻想丹药法器的价格真的哪怕只降下来两三成,也是做梦都会笑出声来的事情。

    楚观澜旁观者清,看着底下人心浮动,心中升起感慨,难怪燕自然下山之际曾经说过八个字:乌合之众,终难成事。楚观澜原本还抱着一丝侥幸的念头,以为趁着燕自然避祸郡城,他可以乘势而起,成为内门弟子之领袖人物,此刻却只剩下苦笑而已。

    他刚刚还对琴老手中的地契颇为担心,听过殷勤的三大炮,心底却升起一种无力回天的情绪。与大部分修士不同,楚观澜虽然同样不相信殷勤真能兑现这三大炮,但是从上位者的角度来看,这三大炮却又是实实在在地在人们的心中轰下三个窟窿。

    楚观澜仔细揣摩云裳的心思,觉得若是换作他处在花狸老祖的位置,大概也会非常欢迎殷蛮子之流能够跳出来,别管有谱没谱,先放他几响空炮,振奋了人心气势再说。..

    花狸峰目前的状况,对于山门中绝大多数的普通修士还没有什么感觉,可对于楚观澜这种时刻觊觎宗门高位的有野心的修士来说,简直可以用“内忧外患,岌岌可危”八个字来形容。

    云裳老祖专宠殷勤,以至于花狸峰小人横行,不但燕自然被其挤兑下山,就连四大长老及其背后的势力,也都卷入了与殷勤的明争暗斗之中。说白了眼下这场寒潭之争,他们这些内门弟子不过是城门失火,被殃及的池鱼而已。殷勤所推出的所谓灵气税,真正针对的还是那些在寒潭周围拥有大量宅院的四大长老。

    内忧虽然已经严重到了火烧眉毛,但尚不至于马上就要了性命,楚观澜最担心的还是外患。人人都说云裳的气运齐天,竟然被她找到了花狸峰这般灵气充沛之地开辟山门,可她选择的时机又实在要命。最迟五六年后,当那铺天盖地的兽潮来临之际,突入蛮荒却又没有任何阵法护持的花狸峰就好比滔天巨浪前的一个小小沙丘,根本不堪一击。

    更让楚观澜想不明白的是,日子已经如此艰难了,老祖怎又好端端地惹上了铸剑谷这等庞然大物?!那可是七大宗门排名第三的恐怖存在啊。说句丧气的话,都不用铸剑谷的元婴大能杀来,只需排除两三个金丹剑修,就能将花狸峰上下屠个干净。

    “铸剑谷”三字简直成了悬在楚观澜头上,不知道何时就会斩下的一柄利剑。兽潮来临尚可期,铸剑谷之祸却是让人根本无法捉摸。让人啼笑皆非的是,那殷蛮子竟然大兴土木去建一行园,花费海量的灵石钱财,要给那闵一行树碑立传,这不是自欺欺人荒唐至极吗?

    楚观澜心中闪过种种念头,见殷勤放过三炮之后,总算收了舌头,他意兴阑珊地朝殷勤拱手道:“殷主任此次过来,不但给大家解惑答疑,还道出了花狸峰未来种种规划,真是辛苦。奈何我这里院子狭小,连请主任喝一口茶的地方都腾不出来,观澜惭愧。”他故意提了喝茶二字,指望着殷勤能够听出其中的送客之意。

    哪知殷勤却满不在意地摆手道:“观澜师弟不必客气,我自己带了茶。”说着往旁边一伸手,孙阿巧手中一直以小焰炎术保温的茶壶便递了过来。殷勤对着嘴儿喝了一口,不提走,也不提不走,迈着方步走回椅子那边,一屁股坐下,翘起二郎腿儿,又抿了一口茶,这才扭身对身旁的谢灵鹊道:“谢主任还有什么补充的?”

    谢灵鹊早在野狼镇上就曾见识过殷勤巧舌如簧的表演,为了今天这个时刻,她在下面准备了好几天。可真正面对着一众修士咄咄逼人的质问,甚至污言秽语的谩骂,谢灵鹊还是顶不住压力,慌了手脚。此刻她也只能有点泄气地摇头,表示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谢主任今日的表现不错。”殷勤仿佛能够看出她的心思,巴掌已经习惯性地抬起来,正准备给谢主任来一个振作精神的鼓励,多亏孙阿巧重重地咳嗽一声,这才讪讪地收回巴掌。对于这个前世带来的习惯,殷勤表示也是非常的无奈,按说以他的深沉性子,本不该巴掌乱飞。奈何自从腾蛇血脉被彻底激活之后,总有些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做些唐突的举动。

    殷勤现在见到云裳都是提着十二万分的小心,生怕一个没留神,一巴掌甩在老祖屁股上,那可就歹势了!

    想不到血脉竟然会人的性格产生如此大的影响,不过看到天机子夺舍的大鹦鹉一样难逃血脉之习气,殷勤也就释然了。

    楚观澜看着殷勤几人眉来眼去地不知搞些什么名堂,又不能让这帮人一直堵着门口,终于忍不住道:“殷主任下面还有什么交代吩咐?”

    “有的,有的。”殷勤笑着对楚观澜道,“我进门时就说过了,我与谢主任不是一路,刚刚是被她抓了壮丁。现在谢主任的事情办完了,总该轮到我的事情了。”

    楚观澜愣道:“殷主任过来是办何事?”

    殷勤靠在椅背上,悠哉悠哉地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过来处理几颗老鼠屎。”

    “老鼠屎?!”楚观澜还是不懂殷勤的意思,却见殷勤回头问殷公寅道:“人都理清了么?”

    殷公寅没出声,而是从手里的《道浅集》中抽出一个书签大小的纸片递给殷勤。

    殷勤瞄了一眼纸片道:“那就按照之前说过的,一次性地处理了吧。”

    殷公寅嗯了一声,将书卷往怀里一揣,朝身旁两个自打进院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玄衣壮汉做了个手势,三个人分作三路,跳下台阶,挤入人群之中。

    大家都不知道老祖办这是唱的哪一出,殷勤左顾右盼似乎有些无聊,他的目光扫向台阶边缘地带,忽然朝那个尖嘴猴腮的修士勾了勾指头,笑道:“你叫侯什么来着?不要站的那么远,走过来一些说话。”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