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讲完这番狠话,绝大多数的修士都已经反应过来了,琴老刚刚被殷蛮子一巴掌扇走,怕是已经凶多吉少!少数几个地契藏在山下老家的修士,心中正自庆幸,殷勤又道:“三天之后,若是地契勘验没有问题,那些尚未签过契书的修士,可就需要缴纳灵气税了。”

    院中有修士壮着胆子问道:“倒要请教殷主任,你这灵气使用税,耿长老,宋长老他们在寒潭之畔的宅院也要缴纳吗?”

    “那是自然!”殷勤大手一挥道,“寒潭之畔,除了老祖的暖云阁,其他所有的建筑宅院都要照章纳税,包括修士大楼,包括老祖办,以及将来要在寒潭之畔建设的各大研发工作室,都要缴纳灵气使用的费用。”

    大家听了这话,心头稍微感觉好受一些,也有许多人不以为然:那殷蛮子说的冠冕堂皇,将来老祖办以及工作室都要交灵气税,说白了还不是左边袋子里的钱转到右边袋子里去?、

    更有人暗自嘀咕:那殷蛮子这话说的虽然硬气,真正落实下去,肯定是要走样的。莫看他在咱么这些小门小户的内门弟子面前大言不惭,等他真正对上四大长老,怕是要换作另一副模样了。

    也有胆大的修士,直接问道:“还要请教殷主任,你们老祖办从大家身上收了这许多灵气税,准备用于何处?”

    不少人都以为这话问得既唐突又没有水准,灵石都被人家收走了,自然是想怎样用,就怎样用,即便是全给殷蛮子买了月华酒喝,也轮不到你来操心。

    哪知殷勤听了这问,竟然大喝一声“好”,到把身边的楚观澜等人吓了一跳。

    “这个问题问得好!”殷勤一改之前的冷漠,神采奕奕道,“刚刚是哪位提问?请站出来说话。”

    院中修士们窃窃私语,左顾右盼,那问话之人却仿佛做了缩头乌龟一般,没了动静。

    殷勤尴尬一笑,也就不再介怀,他上前两步,对着院中修士道:“首先要给大家纠正一件事,征收灵气使用费,以后虽然是要由老祖办下面的峰管队具体操作,但这个灵气税实际上是廉贞部委托老祖办来做的。”

    侯智远在一旁听着,忍不住轻哼一声,暗道:殷蛮子做起事情倒是滴水不漏,他那老祖办说白了不过是服侍老祖所专门设置的内务司,若将灵气税全都揽到身上,他的吃相也实在太难看了。

    殷勤淡淡地瞟了一眼侯智远,继续对院中众人道:“具体到这笔灵石收上来的用途,大致分作几块。第一个用途,首先就是山门的建设,今天正好借这个机会,我也给大家吹吹风。咱们花狸峰的山门立下也有好几年了,护山大阵却一直没有着落。我上山的时间短,不过我听说武曲部那边早在大家搬迁过来之前就嚷嚷这事,到现在得有十来年了吧?护山大阵连影子还都没有见到。”

    众人听到殷勤提起这事,也都渐渐收敛了声音,将目光全都投到了他的身上。

    最近一段日子,兽潮降至的传言甚嚣尘上,大家表面虽然还都镇静,心中其实都在打鼓。根据传言所说,短则两三年,长则五六年,一场千年一遇的大兽潮就将在蛮荒深处奔涌而来。到那时,莫说花狸峰,就连万兽谷都将经受一次血雨腥风的洗礼。没有护山大阵的加持,花狸峰肯定守不住,想到此处,大家又对寒潭之争有些心灰意冷的感觉。

    殷勤很满意这个效果,面含笑意道:“武曲部那里既然在护山大阵上遇到了困难,咱们老祖办就要勇于挑起这个担子来。实话讲与诸位听,殷某人已经代表老祖办在云裳老祖面前立下了军令状,三年之内,要把咱们的护山大阵搞起来!”

    这话说的实在太大了,以万兽谷目前的阵法水平,就算集中五峰之炼器高手,想在花狸峰周边建造起堪用的护山法阵,莫说三年,就是十年也难。更让人觉得无法相信的是,打造一套护山大阵,其费用是要用极品灵石来度量的,就靠收取那点子灵气税,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殷勤给了大家片刻议论的时间,便继续放大炮道:“第二个用途,就是飞舟。万兽谷五峰,目前只有咱们花狸峰没有飞舟。下一次的宗门试炼也没几年了,我可不想到那时,人家的弟子都是乘着飞舟去往蛮荒,唯有咱们花狸峰的弟子赶着牛车去。”

    殷勤这话说的虽然夸张,却也让大家脸上露出笑意,在场多是筑基修士,真若参加试炼没有飞舟的话,就只能御剑飞行。问题是,宗门试炼所在深入蛮荒几万里,御剑飞到那里不但本人累成狗,中途蓄力的灵石也是一笔不菲的挑费。

    殷勤连着放了两个大炮,底下的修士们却也只当个乐子来听,这两样东西的花费之巨,早就超出寻常修士的想象。就连万兽谷这种七大宗门,也要经过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积蓄筹备,然后在一个恰当的时机,倾全宗之力,才有希望打造出来。

    虽然殷主任信誓旦旦地提及军令状,大家更是全当笑话来听,殷主任每天晚上在暖云阁过夜的消息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虽然没人敢公开谈论,但在许多人想来,就算到时候他拿不出来飞舟与护山大阵,老祖还能杀了他不成?最多罚他在床塌之间努力用功而已。

    殷勤对于大家略显平淡的回应也早有预料,伸出第三个手指道:“至于这第三个用途吗,倒是与诸位颇有关系了。大家所缴纳的灵气税,将被投入到寒潭周边的各大研究室中,用于丹药,法器,符文等等之研发炼制。我的目标是,在三年到五年之内,将几种大家常用的丹药以及法器的价格降低一半。”

    “什么?竟然有这等便宜的事?”不信者居多。

    “老祖办有这个能耐吗?”怀疑者大把。

    “那也要看是什么丹药,寻常的丹药无所谓,只要能将炼气散降下来就行。”也有个别容易被忽悠的,开始做梦。

    “降不降价其实都是次要,只要能够足量供应,老子就谢天谢地了!”极少数财大气粗的一说话,就招来旁人的白眼。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