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呵呵一笑,没理孙阿巧,却回头对殷公寅道:“我这儿忽然有了一句,怒让阿巧骂百猪!老三觉得如何?”

    殷公寅淡淡地看了一眼殷勤,低下头默默翻开《道浅集》。

    殷勤觉得无趣儿,感觉院中的嘈杂咒骂声音小了一些,还是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整理一下衣衫,然后迈着方不往前走了两步。

    众人骂得累了,见正主儿终于站出来,也都渐渐收声,瞪着台阶上的殷勤。

    楚观澜与他离得最近,顺势做了个请的手势道:“侯师弟刚刚提了两点疑问,还请殷主任给大家做个解释吧。”

    殷勤瞟了楚观澜一眼,目光移到侯智远的身上,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侯智远脑筋虽然转的快,胆子却不大,被殷勤阴冷潮湿的目光“舔”了一下,心头一跳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他的身后就是台阶,身形猛地一个趔趄,多亏他身旁的高大修士一把将他扯了回来。

    殷勤的目光扫过整个院落,直到每个人的目光都投向他,才不紧不慢地道:“谢主任今日过来,原本是要与大家详细说说寒潭拆迁之事的。有些计划中的事,原本我们是不想立即就抖落出来的,还有些事,本是在可有可无之间,比如之前说的给大家往上浮动一些宅前补偿之类。我原本是打算为诸位尽量争取一些利益,山中修行不易,你我又都是老祖的弟子,同门之宜我还是要顾的。不过,刚刚听了大家的诸多议论,以及对我对我们老祖办的诸多风评谩骂,倒是让我下了决心,有几样一直在我这儿悬而未决的事情,今儿就当着大家的面拍板定了吧。”

    殷勤说话时,脸上带着上位者淡淡的笑意,语气也是十分和气,众人听着却心中直冒凉气,人人皆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

    “小孙,下面这两句不要记录下来啊。”殷勤笑呵呵地朝孙阿巧使了个眼色,这才正色对大家道,“给大家说句实话啊,我这个人的气量真的不大,以德报怨的事情是坚决不会做的。大家都很关心寒潭拆迁这件事,我今儿就代表老祖办,把相关的决定,给大家说说。那个,小孙啊,你现在可以记录了。”

    殷勤伸出一根指头道:“第一,刚才谢副主任说的补偿金额,我已经决定了,就按照每家三枚金叶子来,也不用让郡城那边再去走访调查了,至于上浮什么的,也就都取消了吧。”

    院中传来低语嗡嗡的声音,许多修士都在冷笑,三枚金叶与五枚金叶,对于这些内门弟子不差什么。

    “在说第二点之前,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刚才,那个侯什么的,哇啦哇啦说了一通,面积啊灵气吞吐啊,我看大家也都挺赞成他的说法,对吧?”殷勤朝一众修士问道,“有不赞同宅院面积与吞吐灵气之多少密切相关这个说法的吗?举手我看看。”

    殷勤故意停顿了片刻,见院里众人皆以鄙视的目光看过来,没人举手,便点点头对孙阿巧道:“把这点记录下来,大家都同意面积灵气挂钩的说法。”这才伸出第二根指头道,“第二点,我正式宣布,从即日起,寒潭周边所有之宅院洞府,将由老祖办统一收缴灵气使用税。具体征收办法,稍后会有更详细的通告下发到各位家中。不过我也可以先给大家交个底啊,这个计税的比率,自然是按照各位宅院的面积来测算的。具体是多少,那就是按照修士大楼的月租金来计算。刚才谢副主任说过,内门弟子的修士大楼,每月每单元的租住费用是一枚低级灵石,这笔钱其实只是灵气的使用费,也是我们在一开始就计划要征收的,当初以租金的形式列出来,是考虑以灵气使用税的名义征收,大家恐怕不太适应。不过大家也请放心,租住单元的费用虽然另算,但也不会很离谱,比照外门弟子的修士大楼,你们这边宽敞些,又加装了隔离阵法,每月租金一枚金叶子,很公道吧?哦,对了,谢主任刚才说所的那个十年为期,租金减半的政策也不作数了。没有折扣,没有减免,修士大楼的收费就固定下来了,每月一枚低级灵石,外加一枚金叶子。”

    院中诸位修士面面相觑,没想到殷勤竟然在这里等着他们,按他那言外之意,大家若是不搬往修士大楼的话,每家每月光是灵气税,就要三枚低阶灵石。这笔花销对于许多小门小户的修士来说,可真是要了老命了。

    “凭什么收取灵气使用税?”楚观澜咬牙切齿,“蛮荒万载传承,还从来没听说过哪门哪派收缴过灵气使用税?自古灵脉都是有得德者居之,你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收取灵气使用......”

    “你说这话,我都替你臊的慌。”殷勤不待他说完,便赶苍蝇般地摆摆手道,“你自己都说了,自古灵脉有德者居之。我倒想请问诸位,你们赖在寒潭周围是你们自己有德啊,还是你们祖上积德啊?要我说,在场的诸位,包括我,都他娘的一点德行也无。咱们全都是沾了老祖的光,是云裳老祖德行深厚,福报无边才谋来这片大好的山门。亏得有些人,还在那里腆着脸,你的我的,你家我家,还他娘的诸多计较。若较真的话,这花狸峰上上下下,一草一木都是咱们老祖的!”

    殷勤说道后几个字,声若洪钟,震得在场诸修心动神摇,许多修士竟不由自主垂下头颅,心中升起浓浓的愧意。有些根基不错的修士,不由得回想起当初抛家舍业上山修道时的向道之心,再对比眼下斤斤计较的功利心机,心中继而升起索然无味的感觉。

    楚观澜修为高过众人,看见许多修士面露惭愧之色,心下大惊,知道任由殷勤再从言语上打击大家的气势,好容易搞出来的盟约立时就要土崩瓦解。他赶紧上前一步道:“殷主任这话说虽然不错,但我们师兄弟当初也是领了巨门部的地契,上有老祖的印章,她老人家对于大家在寒潭周遭修行也是首肯了的。”

    “地契?”殷勤脸上露出一丝狞厉的笑意,伸出手道,“在哪里?你且出拿来给我看看?”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