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猴瘦修士还想反驳,谢灵鹊却话锋一转道:“不过如此一来,咱们内门弟子修士楼的造价就提高许多,大家住进去的话,每月收取的费用就不能仿照外门弟子那般只是象征性地收取一块银锭。我们大致合算了一下,想要在十年之内收回建造成本的话,每户每月至少收取一枚低阶灵石才行。”

    “什么?还要收取灵石?!”那高大修士头一个跳出来道,“老子......呃,某家每月的月奉才有多少,全交与你,某家也不用炼气打坐了。”

    谢灵鹊笑道:“师兄且听我说完啊。咱们殷主任知道大家灵石不凑手,为了不至于耽误大家修行,特意批示,以十年为期,将大家每月的租住费用减半。并且许诺大家可以以租代买,每套单元作只计算建造成本,作价两枚中级灵石。大家每月所付的租金当中,一半可以作为分期购买单元的费用。如此算来,大家每月实际支付的租住费用,还不到三片金叶子,这个价格,放到郡城的修士山庄怕是连个毛司都租不到。更何况,那边的灵气与咱们寒潭根本无法比较。”

    楚观澜听谢灵鹊滔滔不绝讲了一堆,终于忍不住道:“灵鹊仙子说了这么多,我却有一事始终不明。我们原本在寒潭都有各自的宅院,虽然里外只有三进,想必比你那修士大楼的每户单元还是要大上许多。按照仙子刚才所说,我们住进修士大楼,每月还需缴纳不菲的租金,那我们原有的宅院,岂不是白白被老祖办收了去?”

    “怎么会呢?”谢灵鹊忙道:“怪我没有说清,各位现有的宅院既然被老祖办征用,自然是要付给大家补偿的,这一点请大家放心。”

    院里许多修士听了这话,都在心中冷笑:说来说去,老祖办还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寒潭周围的宅院不是没有转让的先例,即便是七大女修所住宅院转让费用不过是几枚中级灵石而已。但这些灵石其实都是个虚数,真要置换一处寒潭边上的宅院,需得在花狸峰上找一处灵气甚佳,建造一座占地相当的大院,才有希望从寒潭换上一处小院。毕竟,寒潭周遭灵气之浓郁,是花狸峰任何地方都无法比拟的。

    没人相信老祖办会按照实际的置换的方式,给予大家补偿,这种巧取豪夺的手段大家见得多了。

    楚观澜瞥一眼议论纷纷的人群,淡淡地道:“倒要请教,老祖办准备如何补偿?”

    “具体的数目我们还没有核算出来,不过请大家放心,最后的补偿,肯定让大家满意。”谢灵鹊话说的虽满,语气却透着虚。

    那高壮修士不耐烦道:“具体没数,大致多少总有个数吧。能否让咱们满意,灵鹊仙子说了不算,需得大家点头才能做数。”

    院里众人也都纷纷插言道:“就是,你们不肯说出个准谱来,我们怎能放心?”

    谢灵鹊为难地看看殷勤,见他微微颔首,这才面无表情地道:“按照殷主任的指示,咱们宅院拆迁的补偿,大致标准与仓山郡城......”

    她的话说到这里忽然结巴了一下,院里的众多修士心里也都凉了半截,暗道:仓山郡城的修士山庄与寒潭周边的灵气能比吗?除非是拿山顶地带武青衫隐居所在的地点来换,那还差不多!而且修士山庄占地颇广,根据地势不同,灵气的分布也是差的非常多。边缘地带的一些小型宅院还卖不到三五枚中级灵石呢!

    哪知谢灵鹊清了请嗓子接着道:“补偿的标准就比照仓山郡城之内中小富户的宅院,大家想必也清楚仓山郡城的中小富户,家中一般也都是三到四进的宅院,大小规模与诸位家中宅院都差不多。只不过,郡城之中靠近城中心,以及四门,坊市周边的宅院价格更高一些。殷主任的意思,就按照这些繁华地带的宅院价格,补偿给大家,毕竟大家的宅院都是建成不久,总不能让大家吃亏。”

    谢灵鹊仿佛背书一般,垂着眼皮念叨,底下近百修士先是鸦雀无声,继而便炸了锅般地吵嚷起来。

    “什么?竟然是按照郡城里凡人的宅院给咱补偿?”

    “凡人宅院能值几块灵石?”

    “灵石?想的美吧!据我所知,三五金叶就能在城门附近买上一座上好的宅院!”

    楚观澜预料到殷勤心黑,却万万没想到他会如此黑!他听了这个补偿的标准,气得冷笑连连,干脆绕过谢灵鹊这个传话的傀儡,直接质问殷勤道:“殷主任,灵鹊仙子所说的补偿标准,是否就是老祖办最后的章程?”

    殷勤不知从哪儿变出一把椅子,此刻正翘着二郎腿儿,悠哉悠哉地端着一个茶壶,对嘴儿喝茶,楚观澜气势汹汹地逼问,这才将茶壶递给身边的孙阿巧,不慌不忙地道:“刚刚小谢不是与你说了么?具体的补偿数目,老祖办还没拢出来呢。寒潭拆迁,与弟子们的修行进境息息相关,万万不能儿戏。郡城那边统计出来的价格大致在三枚金叶左右,我觉得少了点,让他们再去寻访,多走些人家,务必要把价格砸实在了。我琢磨着,实在不行就根据大家宅院的新旧,再上浮个一两成,总而言之,不能因为大家帮助山门建设,反而让大家吃亏。”

    “好!好!”楚观澜被殷勤这话气得浑身发抖,“殷主任这算盘打得实在是精明,想三五金叶就收了大家的宅院,这与强抢强夺有何区别?说不得我们这些内门弟子就要找老祖去要个说法!”

    院里众人听见楚观澜与殷勤吼了起来,也都收了声音,目光全都聚焦在门口的高台之上。

    殷勤皱了皱眉头道:“你这话我却听不懂了。什么叫强抢强夺?真要强抢强夺,我们费那么大的力气给大家核算补偿作甚?”

    “你这叫颠倒黑白!”楚观澜怒道,“仓山郡城那种富户宅院与咱们寒潭周围的宅院能比吗?”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