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老签好了盟约,接下来楚观澜也在盟约上签字画押,然后将盟约册子一个个往下传。有些修士心细,拿过盟约先不急着签名,而是仔细看过一遍,觉得与楚观澜说的一般无二,这才在上面签字画押。

    册子传到院外,忽然有人高声问道:“根据盟约所说,入盟之人需将地契一并上交,在下以为似乎没有这个必要?”

    楚观澜道:“既然盟约上已经约定大家共同进退,自然是要将地契一并集中统一封存才行。否则的话,地契都在各人手上,任谁都可以将地契交割出去,这盟约岂不是成了一纸空谈?”

    那发问的修士脸色一红解释道:“楚师兄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家的地契一直在山下老家放着,想要取来上交,颇为麻烦而已。”

    楚观澜笑道:“既然如此,你可以暂且不入盟,多暂取回地契多暂入盟。”

    那修士犹豫一阵还是咬牙道:“我回去就传讯给家里,最多十天,一定能将地契拿来。”

    修士们所谓的地契,比凡人那种一张纸的地契要详细的多,是由巨门部统一发放下来的一本小册子,上面以图形标注了宅院所在的位置,以及长宽面积,并有云裳老祖的印鉴作为凭证。

    因为最近一段时日,寒潭拆迁的风声甚嚣尘上,大部分修士为了安全起见都将其随身携带,生怕放在家中被人偷了去。

    众人签过盟约,一共收上来八十七本地契,剩下还有十余人,与之前问话的修士一般,都将地契转移至别处保存。不过这十余人也都表示,入盟是板上钉钉的事,回去之后都会尽快取来地契,签约入盟。

    琴老看着桌上一堆小册子,对楚观澜道:“这些地契事关重大,放在我那里不保险,还是请观澜妥善保存。”

    楚观澜心暗骂,这八十七本册子就好比随时会引爆的八十七颗霹雳珠,你这老货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它们全都推倒我这里,那殷蛮子岂不是就剩下找我的麻烦了?

    他沉吟片刻道:“就如琴老所说,这些地契事关大家的身家财产,的确要万分小心才行。即便是放在我这,也未见得就是万无一失。我倒是有个主意,却是需要琴老有乾坤类的法器才行?”

    琴老眨巴着小眼儿,摇头道:“我倒是有个乾坤戒,不过前些日子赏赐给子侄后辈了,观澜若是急需,我试试看能否要回来?”

    楚观澜心里是一百个不信,却又不能仔细盘问是赏了那个子侄后辈。大家都是浪迹江湖的老油条,倘若真的问了,万一这老货的哪个后辈出了点差错被人抢了杀了,难保这老货会不会以此为由胡乱攀扯反咬一口。

    好在楚观澜早就料到琴老靠不住,哈哈一笑道:“无妨,我手上有一乾坤戒,敢问诸位师兄弟,还有谁有乾坤类的法器,可否借用一段时日?”

    那个高大修士犹豫一下道:“我有一乾坤盒,不知是否当用?”乾坤盒属于最低档一种乾坤类法器,体积比乾坤戒大,盛放的东西比乾坤戒还要少,因为不需要像戒指手镯一样打造成特殊的形状,造价要比乾坤戒便宜不少。

    “你那乾坤盒,可有禁制保护?”楚观澜明知故问道。

    “那是自然,除非知道我的符文咒语,怕是只有金丹老祖才能强行破盒。”

    楚观澜点头道:“我的建议是将地契先放入乾坤盒,再将乾坤盒放入乾坤戒,最后将乾坤戒交由琴老保管,这样一来,除非我们三人皆在场,谁也无法取出地契,大家以为如何?”

    众人仔细琢磨,这倒真是唯一可行又比较保险的办法,而且地契如此保管,的确比藏在自家身上安全的多。而且今日之事,人多嘴杂,会盟的事难保不会被老祖办事后得知,如此一来,殷蛮子知道地契所在,也不会狗急跳墙来找自家的麻烦。

    楚观澜见大家纷纷表示赞成,便按照刚才所说,先请高大修士将地契收于乾坤盒中,又取下乾坤戒收了乾坤盒,将其递给琴老,嘱咐其妥善保管。

    琴老万般不愿,也只能浑身打颤地收了这枚烫手的山芋。

    总算是将拆迁的事商定好了对策,大家都觉得松了口气,正准备告辞,忽听院外传来清脆的女子声音:“观澜师兄可在府上?老祖办谢灵鹊前来叨扰。”

    刚刚还吵杂的院子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百余修士大眼瞪小眼,气氛变得十分尴尬。

    楚观澜稍微愣了愣神儿,还是收敛了心神,高声寒暄道:“今天是那股风,竟然吹得灵鹊仙子大驾光临,真是让观澜的陋室蓬荜生辉啊!”

    众人默不作声地给他让出一条道路,琴老犹豫片刻,也跟在后面迎了出去。

    楚观澜快步走出府门,一抬眼皮,便是一愣,灵鹊身旁还站了四五位,当先一个身材高壮的玉面小生,可不正是被大家口口声声喊做殷蛮子的那主儿?!

    谢灵鹊见楚观澜发愣,莲步轻移往前走了两步,遥遥施礼道:“灵鹊不告而来,冒昧之处还请观澜师兄海涵。”

    楚观澜心中诧异,那殷蛮子无论身份地位,全在谢灵鹊之上,为何过来却不报名号,反而让谢灵鹊冲在前头?他干笑着朝灵鹊回礼,目光落在殷勤身上,迟疑道:“殷大长老今天这是?”

    “楚师弟不用招呼我。”殷勤皮笑肉不笑,十分随意地朝楚观澜拱了拱手道,“我与小谢不是一路,你只管先招呼她,不用管我,你们先聊,呵呵呵。”

    楚观澜一头雾水,不明白殷勤此话是何意思,谢灵鹊却接过话茬儿道:“我今天是特意来府上是与楚师兄说说寒潭拆迁之事,好多琐碎的事情,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的。”

    楚观澜一拍脑袋,连声道歉地将大家往院里让道:“楚某光顾着说话,失礼了,快请快请!”然后又侧身,将跟在身后迎出院门的琴老让了出来。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