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石庸从身后的侍奉弟子手中接过灵茶,抿了一口道:“做人不可太贪心了,寒潭周边二百余户院落,那殷蛮子能够拿走一半,也就差不多了。最多到时候,咱们也意思一下,退一两处宅院给他,大家彼此的面子都好看,这事也就过去了。真若将咱们四家逼急了,大家全都撂挑子请辞,那就是逼着老祖出面,替他收拾烂摊子了。那殷蛮子虽然横,却不傻,绝不会将事情搞到那一步的。”

    风夫人叹了口道:“就算那殷蛮子只拿下寒潭一半的宅院,他那廉贞部可就真成了七部之首了,以后大家怕是都要看他的眼色行事了。”

    吴石庸脸色一正道:“夫人放心,我吴石庸为人做事,从来只看夫人一人之眼色!”

    风夫人狠狠地白他一眼,终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

    楚观澜的宅院本就不大,能坐十余人的会客厅里,已经密密麻麻站了三十多口子,这还不算,客厅外面的院子里,还站了四五十人,花狸峰的精英弟子汇聚一堂。

    若是换在平常的时日,这些内门弟子万万不敢在寒潭附近举行如此规模的聚会,云裳老祖的神识可以覆盖到整个寒潭的地区,一旦被老祖感应出来,免不了就是一场训斥责罚。

    今日这场聚会,是因为这些散居于寒潭附近的弟子今早都收到了老祖办发来的一封信函,看过之后,这些弟子就全都坐不住了。事关大家的修炼洞府,便是拼了去受老祖责罚,也得聚在一起商量个对策。

    楚观澜坐在客厅上手的主人位上,手里攥着一张信纸,同样的信纸,屋里屋外的修士人人有份。

    老祖办管这东西叫“通告”,抬头是一行猩红的大字,写的是:“关于寒潭周边改造之通告”。信纸的下角还煞有介事地盖了“老祖修炼办公室”的大印。

    楚观澜咋看咋觉得,老祖办这是将城门口贴的告示,写成书信的模样。

    至于通告的内容,也与告示颇为相似,上来先写一段云裳老祖如何体恤弟子,为了弟子们的修为精进如何殚精竭虑。

    接下来转入正文,说的是也都是冠冕堂皇,什么为了迅速提高弟子们的修行境界,为了让更多的弟子能够买得起灵药宝材,老祖授意,老祖办具体规划,将对寒潭地区进行大刀阔斧地改造。

    由于寒潭周边的灵气相当浓郁,地势平坦,水源充沛,是非常理想的炼丹与炼器的地点。花狸峰将在寒潭周边,逐步设立一系列的工作室,不但要专门为门下弟子研究炼制功效更强,价格低廉的丹药法器,还要为花狸峰打造护山大阵以及飞舟。

    然后又列举了花狸峰目前遇到的一系列困难,诸如人手不足,灵石不够,道法奇缺等等,总之是要号召每一位门下弟子为了共创美好之未来,团结一致,戮力同心。

    再之后,方才图穷匕见地引出正题,那就是要对寒潭周边的宅院进行统一的规划重建,希望诸位弟子积极配合。

    楚观澜将通告丢在桌上,似笑非笑地对众人道:“老祖办这是要大干一场啊!”

    “楚师兄真是太抬举那帮蛮子了!”一个身材高大的修士冷笑道,“我看他们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就凭后山那几块打铁的料,还想弄飞舟,弄护山大阵?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众人被他说的轰然而笑,那些站在院外三五成群,窃窃私语的修士们听见里面有了动静,也都围在门口窗前,将客厅围了个水泄不通。

    楚观澜待大家笑过一阵,才正色道:“话也不能说的太绝,听说老祖办最近弄出来一种丹药叫做龟龄丹,在那些记名弟子中相当受欢迎啊。我听说野狼镇与仓山郡城都有这种丹丸零星售卖,价格竟然直逼开脉丹了!”

    “狗屁的龟龄丹,我看叫它壮阳散还差不多!”一个尖嘴猴腮的修士尖声道,“都说有八旬老翁,服用此药能夜御数女,大家请想以凡人八旬之躯,无论精力体力全都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人到了这个年纪,想要多活几年,唯一的办法只有采补积蓄四字。可那龟龄丹不但不能帮助采补积蓄精力,反而让人纵情**外**元,这与引鸩止渴有何区别?我看那八旬老翁,经过几晚就要一命呜呼了。要我说,此丹不如改名叫夺命丹!”

    在场的绝大多数都是筑基修士,听过这番道理,皆点头称是,边上又有修士提起九阳酒,说是与那龟龄丹的效果颇为类似。当场就有修士义愤填膺地拍了桌子大声道:“老祖办口口声声为了大家研制丹药,其实却只在奇技淫巧下功夫!他们以这种虎狼之药,高价卖与记名弟子,不但是拿人性命开玩笑,更是断人慧命之举。那些弟子用了此种丹药,必将终日沉迷于**声色之中,不可自拔!”

    楚观澜叹息道:“老祖办行事一贯是只顾眼前,贪图小利。他们既然炮制出这份通告,想必不日就要采取行动了。今日将诸位师弟召集至此,也是要大家群策群力,大家议下应该如何应对才是。”

    “老子就是死守宅院,难不成他还敢用强不成?”那高大修士冷笑道,“就凭老祖办那几块料,老子还真不放在眼里。”

    “老祖办虽不足虑,峰管队的谢队长,难道你也敢不放在眼里?”有人拿他打趣道。

    高壮修士老脸一红道:“我自问不是灵鹊仙子的对手,但以她一人之力,也万万敌不过咱们这么多师兄弟。”

    这些弟子中不乏对谢灵鹊心仪已久的,闻言都是暗自叹息,觉得灵鹊仙子明珠暗投,竟然与那殷蛮子同流合污,做了老祖办的副主任,白白葬送了大好的名声。

    楚观澜手掌虚按,止住大家的议论道:“灵鹊仙子一人之力尚不足惧矣,当务之急,你我兄弟当同气连枝,共同进退。花狸峰不是老祖办的天下,大家只要占据了一个理字,就不怕与他到老祖面前撕撸明白!”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