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忘筌在峰管队进入寒潭的第二天就以静修晋级为由向云裳告假,如今已经在家闭关了月余,每日里除了在丹室中打坐炼气,就是在后院调理那头青鹤。

    他在寒潭周边一共置办了十三处宅院,大都位于与暖云阁隔潭相望的对面岸边。其中又有九处宅院彼此毗临连成一片,许忘筌原本是准备将家族精锐迁居至此地的。

    许忘筌属于出身寒门的修士,家族中的修士不多,虽然这些年因他资助,涌现出不少灵根不错的好苗子。问题是自打出了改姓的乌龙之后,许忘筌对家族中的事物就明显少了许多兴致。这也怪不得他,血脉所系,并非一脉所出,再忙活也有给他人作嫁衣的感觉。..

    倒是许夫人,嫁入他家之后,将娘家人一个接着一个地接上山,全都安排在了寒潭周围。许忘筌名下的十三处宅院到被许夫人的娘家人占去了大半。

    许夫人的出身与许忘筌相仿,也是小世家的出身,这种门户能有个把修士进入七大宗门做个外门弟子就已经是光宗耀祖的大事了。像许夫人这般嫁与宗门长老,就算得上一步登天了。

    许夫人娘家姓崔,闺名叫做兰青,与吴石庸的夫人不能相比,嫁给许忘筌之后,便改了夫姓。开始叫林兰青,后来也改作许兰青,为这她没少与许忘筌口角,生怕在家中遭人嘲笑。

    许忘筌对她的担心嗤之以鼻,冷笑道:“你家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鸡犬便是上了天也成不了人,哪个笑话你,宰了就是!”

    许兰青啐他一口道:“你这人一沾我家就喊打喊杀的,林家笑话你的还少了,也没见你宰了哪个?”

    许忘筌与许兰青斗嘴向来是甘拜下风,不过他在身居何处这件事情上却一直很坚持。或许是出于爱惜羽毛的考虑,许忘筌并没有像吴石庸或者耿云那般除了寒潭的府院,还要在花狸峰找一处灵气尚佳的地带,圈地建府。

    即便寒潭的府院规模都比较小,许忘筌本人却一直住在当初云裳老祖分派给他的那处宅院之内。说起来,云裳当初也是无奈之举,耿云与吴石庸几个已经趁着修建暖云阁的时机,闷声不响地在寒潭周围建了府院,说是要与老祖比邻修行,才能时时听到老祖的教诲。

    唯有这许忘筌,迟迟不敢下手,最后被许兰青逼得没辙才找到云裳,请老祖在寒潭附近批他一块地带,修建宅院。

    问题是许忘筌所建的第一座宅院,无论是地点还是建筑装饰,都是仓促而就,许兰青一直不甚满意,在她的运筹下,许家又陆续在寒潭周围建了十二处宅院,尤其是九宅相连的一片,规模就更是气派。

    说是九宅,其实根本就是互相连接成为一个整体院落。对外说是九宅,一是云裳早就立过规矩,寒潭周围的宅院不能超过三进。二来,根据武朝的规制,只有皇室才能修建超过九进的大型府院。

    上有规矩,下有对策,许多豪富之人往往化整为零的策略,将一大片宅基地,划为若干小宅院,然后通过花园水池,凉亭假山,种种设计,巧妙地将这些宅院连成一片。

    许忘筌放着九宅连成的许府不去居住,坚持窝在最初的小院里。许兰青拿他没办法,干脆一个人搬去了九院大宅,顺道将娘家的三姑六姨全都招入宅中,每日里说笑玩乐,日子过得甚是逍遥。

    不过自打峰管队进入寒潭之后,许忘筌就命许兰青搬回小宅。许兰青心中虽然一百个不情愿,却终是拗不过许忘筌。当初许忘筌那番鸡犬升天的话,未尝不是说给她听的。

    许兰青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那九宅相连大宅,倘若没人坐镇,万一被峰管队乘虚而入了怎么办?

    “都是你做的好事!”许忘筌少见地怒道:“寒潭周围的宅院,耿家占了三十余处,吴家换入了耿家的十余宅院,也是三十余宅,加上宋家就是百余宅院。他们三家占去寒潭大半的宅院,却是不显山不露水,唯有咱家,搞了个九宅相连!这下可好,出头的椽子先烂,咱家九宅连在一起,比老祖的暖云阁还要大,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许兰青被他骂过一阵,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却又不好反驳,只能胡搅蛮缠道:“当初盖房之时不见你说什么,现在放这马后炮又有什么用?”

    许忘筌瞪眼道:“当初是不是你趁我去铁翎峰请经卷,私自做主建这九宅?”

    许兰青被问得无言以对,只能撅嘴嘟囔道:“事已至此,你一味埋怨我又有何用?咱那九宅已经连成一片,想拆也难。咱们已经做了出头的椽子,早晚会被那殷蛮子找上门来,你我不在九宅坐镇,躲在这边何用?”

    “妇人之见!”许忘筌冷笑道:“那殷蛮子若是真要打上门来,你我就算坐镇九宅又有何用?现如今他已不是当初刚上山时任人揉捏的炼气弟子。老耿他们正巴不得咱们与那殷蛮子先闹起来,恨不得我们与那殷蛮子斗个头破血流,最好能把老祖惊动得出面干预,才随了他们的心思。”

    许兰青不屑道:“真不知你怕他何来?殷蛮子不过是沾了老祖鼎炉的光,他筑基还不到半年,你可是摸到筑基中期门槛的修士,真若动手他还能伤了你不成?虽说他背后有老祖撑腰,但他主动上门生事,也是理亏在先。”

    许忘筌摇摇头道:“你莫信外面那些传言,老祖的道法精进,与那殷蛮子半分关系也没有。那殷蛮子的战力也绝非旁人所想象的那般不堪。你可听说过他刚刚筑基,在后山御剑时就被惊悸鸟撞了下来?”

    许兰青哼道:“这事有何新鲜的?花狸峰上下早就传为笑谈了!”

    “笑谈?!”许忘筌脸色一正道:“我在铁翎峰时,曾经读过一部专门记载蛮荒奇闻异事的杂书,里面就有提及筑基修士御剑飞行被妖禽所伤的种种记载。若我记得不错,其中特别提及惊悸鸟遁速极快,哪怕筑基中期的修士御剑时不幸被其撞到,也是九死一生的局面。那殷蛮子被惊悸鸟所伤,可是没过几天可就活蹦乱跳地招摇过市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