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听了朱丑妹的想法,笑道:“我这个主任是外行,只是建议而已,具体怎么做,何时做还要你这个特情科的头头来做决定。仓山书院这颗钉子早晚是要拔掉的,若是能拔出萝卜带出泥,那就更妙。”

    朱丑妹点点头,凑进殷勤低声道:“虫老那边已经查到燕自然的所在,我们要不要?”朱丑妹手掌下切,做了个杀的手势。

    殷勤停下脚步,沉吟了片刻叹口气道:“燕自然虽然背叛山门,但老祖的心意未决,还是再等等吧。”

    “再等的话,虫老担心错失良机。”朱丑妹眉头紧锁道,“此次铸剑谷之所以能够锁定庞大尼所在,明面上是方青主放出的消息。可方青主是如何得到的消息,却八成与燕自然有关。虫老的意思,趁着他剑胎受损,正好先下手为强。”

    “都说虫老做事最是干净利落,当年虫巢有句话叫债不隔夜,哪怕你晚上得罪了我,我也得趁夜讨回来。不过具体到燕自然身上,我不主张在郡城击杀之。他身上虽然带伤,但他那个姘头武采娘的实力不可小觑。我怕到时即便能够拿下燕自然的性命,我们派出的人手也要承受重大的损失。”

    “以命换命,本就理所应当!”朱丑妹脸上闪过一丝狞厉之色。

    殷勤摇摇头道:“命不是用来换的,无论是虫巢还是咱们特情科,每一条性命对于咱们花狸峰来说都是无比珍贵,燕自然已经是丧家之犬,与他换命不值得。”

    “可是,一旦等他伤势痊愈,那就再难制得住他了!”朱丑妹见殷勤还在固执地唱高调,有些着急道。

    殷勤瞟她一眼,嘿嘿笑道:“我倒真想见识见识号称花狸峰第一真传的燕自然,他的剑气到底有锋利。”

    朱丑妹紧闭了嘴巴,不敢再劝,她也听说殷勤曾在荒原以霹雳珠轰杀了铸剑谷的闵十九,可那次是出其不意的偷袭,现在大家都知道他的霹雳珠,想要故计重施,谈何容易啊?

    殷勤不再继续这个话头,又问起特情科十三干事在青帝庙看相以及后来跟随老虫子特训的情况如何?

    “收获颇丰!”朱丑妹脸上浮起笑意道,“那几天青帝庙前忽然出了许多活神仙,直到现在野狼镇里还传这事呢。至于跟随老虫儿们的特训,也是效果显著,其实老虫儿们的许多道道,主任都曾给大家讲过,让他们跟着老虫儿实际操练一遍,再出任务时就明显有了自信。”

    “小柳呢?没有叫苦喊累吧?”殷勤想起柳雨时那日在院中松松垮垮地扎下的马步,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不想朱丑妹正色道:“柳鸢那孩子心思重的很,除了见到主任脸上才有笑容,平日里待人虽然客气,却总是有种冷漠冰寒,拒人千里的态度。主任千万别被她在你面前弱不经风的样子迷惑了,我也是到后来看她与老虫儿过招对练才知道,您的那一套小擒拿术敢情就这妮子学到的精髓最多。莫看她是个炼气期的修士,连与她过招的筑基老虫儿,都险些吃了苦头。”

    “柳鸢?”殷勤似乎对于柳雨时判若两人的表现毫不惊讶,他反复念了几遍“柳鸢”二字,问道,“这可是小柳给自己起的新名字吗?”

    朱丑妹点点头:“小柳说,老祖座下七大女修原本都是以灵禽命名,她愿作主任的一头鸢鸟儿。”朱丑妹故意将柳鸢的原话说与殷勤,一边偷偷窥视他的反应。

    殷勤却是面色沉静,让人看不出心中所想,他只淡然一笑道:“鸢者鹰也,也可作风筝解。我到想她做个风筝,无论飞多远,总能有根线儿与家里连着。”他忽然扭头问孙阿巧道,“小鱼姐给大幻影制作的衣衫样品送到了没有?”

    孙阿巧站在殷主任月下影子的脑袋上,正愣愣地想象着主任放风筝的样子,冷不丁被他一问,不由地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便从他的“脑袋”上跳开,脸上写满了做贼心虚的表情,她支吾着道:“大、大部分的衣衫都送到了,只有那女修仙子的衣衫一直没能定型。小鱼姐不是一直抱怨主任大幻影中的仙子体态太过丰满健硕了么?”

    殷勤暗自咂咂嘴巴,心道:忠实原著虽好,奈何蛮荒的风气还是女子以纤细玲珑为美,也罢,回头就再出一稿,就以这个柳鸢为原型,发给尚小鱼看看。鹰也好,风筝也罢,既然柳鸢选择了这个名字,那就要助她飞得越高越远越好。

    殷勤拿定主意,瞟了一眼表情怪异的孙阿巧,心中有点奇怪,他转回身对朱丑妹道:“眼下还有一事,要你与柳鸢一起来办。柳鸢加入特情科之前,与不少男修有过接触,让她搞一份名单出来,其中有些应该已经中了地狱鬼莲的蛊毒,这些人也要重点标注。”殷勤略微思索一阵,又道,“据柳鸢说她在郡城也曾待过几晚,应该是被人下了药物,她若记不得当时的情形,需得你帮助她查一查。”

    朱丑妹对柳鸢不堪的过往早有耳闻,见殷勤让她去查那些与柳鸢双修过的修士底细,心中微微一跳,暗道:主任忽然提及这个,莫非是与柳鸢发生了什么?男人的醋劲儿上来,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她犹豫一下,忍不住提醒道:“山门里的修士好查,应该不过一掌之数,郡城那边就麻烦许多,主要是那少城主武通玄怕是也参与其中。主任想替柳鸢讨回公道,也要三思而行。”

    殷勤无所谓地笑道:“你尽管去查,具体怎么做,我自有分寸,他武家既然在背后动手动脚,就应该有被人报复回来的思想准备。”..

    朱丑妹见殷勤态度轻松,看不出半点醋意,稍微放下心情。

    三人一路说说走走,来到停靠马车所在。主任的专职司机岳麒麟正抱着鞭子打瞌睡,听到动静儿,忙揉揉眼睛跳下车迎了上来。

    殷勤来到车边,忽又想起一人,抱歉地对三人道:“险些忘记,我还要在后山多逗留一阵,你们三个先回去吧。”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