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狸峰的诸位大佬从吴石庸的家中出来,纷纷祭起飞剑,踏剑而行。

    棚户区里,赵家兄弟也是勾肩搭背,脚步踉跄地告辞回家。高庆良与段宽将赵家哥俩送出院外,往回走时互相看了一眼,脸上都挂着一般的苦笑。

    “老段想好了吗,到底要不要入这个峰管队?”高庆良喝了不少酒,感觉喉咙里发烧,从院里的水缸里舀起一瓢冷水,咕咚咚地灌下了肚。

    “再说吧。”段宽接过高庆良手中的水瓢,也舀了瓢冷水灌肚子,“你也先别急着做决定,等我再与老祖办的孙仙子套套近乎,看看能不能打探更多的消息来。”

    “行,我就跟着你,你入我就入!”高庆良将段宽送到门口,见他走的方向不对,忙提醒道,“错了错了,老段喝多了,怎地连家都不认识了?你家在西头。”

    “我知道我家在哪儿。奶奶的,那九阳酒还真是够劲儿,我今晚是不能回家了。”段宽老脸酡红,在身上摸索一阵,掏出一块银锭在高庆良眼前晃了晃,然后扭回身,哼着小曲儿歪歪斜斜地朝村头走了。

    “奶奶的,也不知老段当初咋想的,娶个婆娘也不能用,天天跟家卡板供着!”高庆良小声嘀咕几句,知道段宽这是到村口的李寡妇家中败火去了。

    高庆良的小腹中此刻也是燃了一团火,喝了那口凉水不但没能把火灭了,身上那股子燥热的劲儿反而更强了些,他朝屋里喊了几声“狗子娘”,里面静悄悄的没人搭理,高庆良这才想起,家里的去了后山。

    “这老娘们儿,真是想死都等不到天亮了。”高庆良皱着眉头往屋里走,自言自语嘀咕道,“老子还没决定去不去老祖办,她往秋香那儿跑个啥劲?”

    高庆良回到屋里,坐在床头,感觉四肢百骸都要冒出火来,心中更是嘀咕,今儿晚上怕是难熬了,总不能自己婆娘不用,也学段宽那般花钱去找李寡妇吧?那李寡妇要是长得俊俏些也还值,就那一脸大麻子,想想都觉得败火。

    高庆良强迫自己想着李寡妇的麻脸,准备裹上被子睡觉,忽听远处传来自家婆娘与人打招呼的声音:“段大哥咋这么晚还出村儿啊......俺刚看五哥和小六子也往村头走了......”

    高庆良噗哧一声笑出来,心道:李寡妇今晚怕是在劫难逃了!总算盼回了自家的婆娘,高庆良破天荒地迎到院门口。

    狗子娘闷头疾走,到家门口却被高庆良吓了一跳,尖叫一声怒道:“大半夜的,你躲在门口吓人玩呢?”

    高庆良一边扯着婆娘往屋里走一边呵呵笑道:“我这不是惦记你么,不放心才在门口迎你。”

    狗子娘心头一阵温暖,忽见高庆良的大手说着伸到了她的怀里,马上将他的手掌打到一边,立起眉毛道:“你是猫尿喝多了吧,想拿老娘败火。”

    高庆良涎着脸,还想往前凑,却被婆娘死死撑开道:“你可知俺刚才去干什么?”

    “狗子说你去了后山,找秋香说话。”高庆良总算稍微收敛,想到正事不由埋怨道,“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沉不住气?我还没决定去不去峰管队呢,你就急着去找秋香作甚?”

    狗子娘从怀中摸出一个白色绸带在高庆良眼前晃道:“你看俺手中所持何物?”

    高庆良酒劲儿上头,眯着眼睛看了半日才看清上面绣的“峰管队”三字,他也糊涂了,指着婆娘笑道:“你从秋香那里弄来这东西有何用处?你这傻婆娘,以为戴着峰管队的带儿,就能满处管人撒尿了?哈哈哈.......”

    “俺入了峰管队了!”狗子娘小心翼翼地收起绸带,貌似不经意地道。

    “别瞎扯了,你一老娘们儿入的哪门子......”高庆良指着狗子娘的鼻子傻笑了一阵,忽然觉得不对,不由得瞪眼道,“你刚说谁入峰管队了?可是在秋香那里给我偷偷报了名?”

    “我哪敢给你报名?”狗子娘白了高庆良一眼有些得意道,“俺看你们两个大老爷们,在那里磨磨叽叽好没意思,干脆自个去找秋香说。她说入队得先做考卷,翻出几张卷子让俺做。俺又不识得那许多字,就干脆在上面画了个猪头,秋香说俺画得不错,就答应让俺入队了。”

    高庆良的酒彻底醒了,瞪着婆娘的大脸道:“你可是胡说呢?画个猪头就能入队了?秋香哪有判卷的权利?”

    “秋香虽然没有那权利,但是殷主任有啊。殷主任也看了俺画的猪头,直说挺像呢!”狗子娘越发得意道,“俺总听你们说殷大长老如何如何,还以为他不得生得跟天神一般?今儿总算见了真人,敢情竟是个细皮嫩肉的小后生,我看他那张小脸蛋儿比女人的奶i还白净。”

    高庆良一阵头晕脑胀,有种恍在梦中的感觉,听到婆娘提及奶i二字,眼睛猛地红了,九阳酒的药力上头,一把扯住了婆娘的衣领,不顾她尖声喝骂,硬生生地将婆娘拖进里屋,推在炕上。

    。。。。。。

    花狸峰,后山,天穹一片暗蓝,正是月朗星稀的时候。孙阿巧与朱丑妹一左一右跟在殷勤的身后,孙阿巧稍微落后几步,偷偷摸摸地踩主任在月影下的脑袋。刚刚她在猪场不小心说了句好臭,就被主任借题发挥地教训一顿,还说以后要安排老祖办的主要干事轮流来猪场做活。..

    殷勤没有注意到孙阿巧的小动作,朱丑妹连夜上山是给他汇报特情科的十三位干事这一段在郡城受训的情况,再有就是经过将近一个月的摸排,已经摸清了仓山书院在郡城与野狼镇的几处联络地点。按照令狐若虚的想法报仇需趁早,他建议马上拔掉这几个联络点,还仓山书院一些颜色。

    殷勤考虑良久还是建议再缓一缓,从种种迹象来看,仓山书院应该在闵一行自爆金丹之后,有意识地收敛了活动,甚至关停了几处重要的联络点。

    朱丑妹与令狐若虚的想法一致,担心殷勤会因此错过了良机,倘若仓山书院陆续关停所有的联络点,以后再想将他们揪出来可就更难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