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小六今日的目的也已达到,他人虽浑却也不是傻子,日后还要在这棚户区中居住,也知道做事不能太绝。他虽然伤了虎子,却一直忍住了没与庆良家的发生太大的冲突,段宽过来与他说过几句好话,便顺水推舟地收场了事。

    高庆良将婆娘弄回家里,掩了院门,进到里屋,胖婆娘也不闹了,只呜呜哭泣,数落他人怂胆小,受人欺负也不敢与赵小六撕撸个明白。

    “你到是胆大!”高庆良摸出一块银锭丢在床上,冷冷地道:“我拼死拼活一个月,不过挣几锭散碎银子。为了虎子开脉,咱家已经欠了不少债,眼下狗子也到了年纪,你那大胆能当做开脉丹来用吗?”

    胖婆娘撇嘴道:“我今儿还从老段家里讨要来一小碗赤睛猪油,狗子要用开脉丹,大不了扯下脸皮四处再去筹借。”

    高庆良啐她一口道:“你当你还有脸皮可扯么?我现在出门,许多人远远见我都避着走,生怕我问他借钱。”

    胖婆娘想到段宽那小媳妇的态度,也成了霜打过的茄子,蔫儿了。

    高庆良见她不再犟嘴,这才提起老祖办那峰管队招人的消息,又说原本打算与赵家兄弟打听这峰管队的底细,这下可好,峰管队也没进去便将人得罪了。

    “你怕的什么?那赵家哥俩都是浑人,以你的经验资历进了那峰管队说不定就是他们的上司。”胖婆娘倒是想得开,一个劲儿地催促道:“既然有这等好事,你还犹豫什么?赶紧报名要紧,万一去的晚了,人家招满了咋整?”

    “我看他一时半会儿招不满。”高庆良将段宽的话学说一遍,叹了口气道,“莫看咱们在宗门里混了许多年,还都是没有根基的浮漂一般,那些内门弟子拔根腿毛都比咱的腰粗,可是咱们能够轻易得罪人家?”

    胖婆娘就有点发傻,犹豫片刻道,“你说那峰管队的副领队是后山的秋香妹子?”

    高庆良点头道:“就是那傻大姐,也不知道祖上积了什么大德,竟然得了殷大长老的赏识,不但独掌后山的猪场,听说她的修为也是一路猛涨,快要筑基了呢。”

    胖婆娘道:“我生狗子之前,曾与秋香同在铁翎峰喂养过灵兽,要不然我去走走她的门路,给你安排个不得罪人的活计?”

    高庆良皱着眉头,刚要说话,院外传来段宽的声音,说是赵家哥俩过来给庆良嫂子赔罪。

    胖婆娘三角眼一翻道:“不见!打个巴掌给个枣儿吃吗?赵家那两个混蛋眼里若有你这哥哥,怎能下手将虎子腿都踢折了?”

    高庆良瞪她一眼道:“你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娘们儿,赵家兄弟的面子不给,老段的面子你也能驳吗?还不赶紧拿了银子,去置办些酒菜,说不得今天就要把老段他们留在家中吃酒,正好打探一番峰管队的底细。”..

    胖婆娘嘟囔几句,还是从床上捡起银锭,一脸不情愿地往院外迎人。

    院门外赵五哥一见她出来,就扯过赵小六连声道歉,又塞过一瓶药散说是队里发的疗伤药散,内服外敷都可,治疗筋骨伤最是神效,而且不留一点毛病。

    高庆良也换了件衣服,随后迎出来,将大家让到屋里。赵五哥还是一个劲儿地解释说,他们兄弟最近一段日子也是心情颇受煎熬,主要是因为四哥偷摸下山,说是回了老家,却至今没有消息,他们担心赵四海在蛮荒之上出了意外。

    大家听了这话,也都不胜唏嘘,都说赵四海吉人天相,应该不至于有什么闪失。

    屋中沉默一阵,高庆良朝胖婆娘使个眼色,让她赶紧去张罗饭食,又说大家今晚全在家中吃酒。

    段宽也抱着同样的心思,提议说虎子受了伤,需要在家中好好将养,不如转去他家吃酒,顺便让大家尝尝他的手艺。

    高庆良坚决不许,直说段宽的手艺只有老祖尝得,寻常人哪配有那口福?高庆良身材高大,堵住了院门口不让人走,又连声催促婆娘赶紧生火做饭。

    大家见状也都不再推辞,屋中狭小,就将桌椅挪到院子中间,赵五哥今日去了后山,说是搞到一坛后山新酿的九阳酒,让赵小六回家取来,让大家一起尝鲜。

    高庆良还不觉得如何,段宽却瞪大眼睛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道:“你连这东西都能搞到?我听人说,这酒是殷主任的十三舅爷亲手酿制的,不但味道不逊月华酒,还有壮阳强根之神效!我们暖云阁都还没能捞到一坛,你倒是神通广大竟然搞来一坛?”

    赵五哥老脸微红道:“你说的那是九阳珍精,我哪有那本事?我说这酒叫九阳酒,不过是借用了九阳珍精的名头,据说每坛九阳酒里能加入两三滴的九阳珍精,是后山专门供应那些记名弟子的。”说到这里,赵五哥想到一桩趣事,笑呵呵地给大家说道,“你们听说过龟龄丹没有?也是最近名声大噪的一种丹药,据说凡人服用此丹有返老还童之神效,曾经有个八旬老翁,服下此丹的当晚就能夜御三女!”

    段宽整日里没事可做,各种消息倒是特别灵通,闻言神神秘秘地笑道:“龟龄丹现在可是一药难求,听说野狼镇里有些零星的丹丸在黑市里售卖,价格已经炒到了将近百枚灵石。”

    高庆良有些傻眼道:“我的天,那岂不是快赶上开脉丹了?那龟龄丹不过是给凡人服用的丹丸,怎会卖到如此高价?”

    段宽感慨道:“要不怎么说,咱们殷主任是蛮荒上千年不遇的奇才呢?别家炼丹全是盯着高阶修士所需,只有咱们殷主任反其道而行之,专门给凡人弟子炼制出龟龄丹这种奇药。不过听说这药的成本也是颇高,而且不能长时间存放,买回家中过上半年药效就差了许多。”

    赵五哥点头道:“听说老祖办的符前辈正在试炼新的龟龄丹,不过据说这九阳酒据说也有与龟龄丹类似的作用,尤其是颇有壮阳之功效。”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