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六子这是发了笔邪财么?光是置办他这身行头,就得花不少灵石吧?狗子娘虽然没见过什么世面,却也猜出赵小六一身行头的价值不低。

    忽然瞄见赵小六的右臂上还裹了一条白色的绸带,上面用红线绣了“峰管”二字,她这才恍然,早就听人说,赵家那对活宝被老祖办招募去了什么“峰管队”。前些日子有“峰管队”的修士过来走家串户记录户籍,她还以为峰管队就是做些书记跑腿的活计。

    看赵小六的打扮,这峰管队难道还负责花狸峰的戍卫不成?狗子娘不屑地哼了一声,那赵小六也是好大的水仙不开花——装蒜的材料。他一个炼气三级的货色,山门真遇到啥事儿,还能指望上他?..

    认出赵小六臂膀上的标记,狗子娘心里头还是有点发虚的,她的男人高庆良不过是武曲部的仆役,每日里做些搬运打扫的活计。赵家兄弟没有加入峰管队之前,大家都是仆役,平日里有个磕磕碰碰的,也不当回事。

    眼下赵小六穿了这身“官衣”,在狗子娘看来可就是算是花狸峰“官家”的人了,她略微犹豫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脏话咽回肚里,扑到虎子身边,往地上一坐,嚎啕大哭起来。

    若论撒泼打架的技巧,那狗子娘绝对距离结丹不远了,她根本就不点赵小六的名字,先骂虎子不争气,成天就会给家里惹祸,又骂家里的庆良没眼力,尽交些狼心狗肺的朋友。

    然后便沉肚子烂芝麻,将某家兄弟刚搬入棚户区的时候,从她家得了若干帮衬,拿了许多好处,添油加醋地唱起来了。也亏了这婆娘天生的好记性,连赵小六到她家讨过一瓢水的事情全都记得。

    赵小六今儿穿了老祖办新发下来的行头,心中得意,恨不得全山门的人都看到他的新衣。可巧回到棚户区就看到虎子兄弟在村口撒尿,这可是犯了峰管队最大的忌讳。

    殷主任三番五次与大家强调,峰管队当前首要的任务就是严抓随地拉屎撒尿的现象,无论是修士还是灵兽灵禽,在花狸峰内峰范围之内一旦遇到,那就要下狠手去抓。

    以赵小六的修为,若是遇上个外门弟子还真够呛能拦下,可虎子不过是个开脉没几天的毛头小子,赵小六一伸手就把他给摁下。狗子是个没开脉的,赵小六怕一失手伤了他,朝他屁股踢了一脚让他滚蛋,虎子却是要按照殷主任的要求杀一儆百的。

    赵小六将虎子提到村口的告示地下,先给他念过告示,这才一脚下去将虎子的腿踹折了,然后押着虎子在这边示众,捎带着把他的这套新行头展示一番。

    赵小六倒是不怕狗子娘冲上来撕打,他的脑子里根本就没有好男不与女斗的概念。在这棚户区住得久了,赵小六深知这些婆娘们的战力真正的不可小觑。大家都是邻里邻居,即便口角起来,也没人会像修士斗法一般使用法器杀招。

    倘若真动了手,基本全是近身肉搏,婆娘们的指甲反而更有杀伤力。赵小六打定了主意不能让狗子娘贴上来,准备全用脚踹,没成想这婆娘竟然一反常态坐在地上叫骂!

    最可恨的是,那婆娘哭骂半日,也不指名道姓,却又句句全是指桑骂槐,赵小六被她骂得心烦意乱,只好扯着嗓子与她解说虎子犯了何事。

    狗子娘根本不听,一拳打在虎子腿上,将其疼得嗷嗷叫,然后便对围观的众人说起虎子开脉如何不易,哪知灵根尚未稳定便被人下了如此毒手。又说虎子今年才满十六,正是人嫌狗不待见的年纪,在村口撒泡尿能有多大毛病?竟然被人打断腿!狗子娘又想起之前赵家哥俩往村口倒屎倒尿的旧事,一边将此事也抖落出来,一边嚎哭得更加厉害,直说等她男人庆良回来,就要抬着虎子去老祖办,找殷大长老喊冤去。

    赵小六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嗓门没这婆娘大,声调没这婆娘高,最后干脆冷笑着抱起胳膊站在告示下面道:“快去,快去,就你这泼样,敢到老祖办去哭闹,怕不将你的嘴撕烂了!”

    狗子娘其实也是信口胡说,她哪敢真往老祖办去喊冤?她虽开了脉,却始终生活在万兽谷的最底层,心态也与升斗小民一般,有事宁可私了,轻易不敢告官。在这些仆役们的眼中,廉贞的刑罚司可是比凡人城池中的那些衙门还要黑,殷大长老主掌刑罚司之后办的第一桩案子,早已经被大家传得沸沸扬扬。那些来自铁翎峰高手,可是生生被刑罚司的执事老爷们,以阳关三叠的酷刑敲碎了手脚!相比之下,虎子被赵小六踢断了腿,真心不算啥事。

    狗子娘听了赵小六的风凉话,心头更气,她原本想着在这边拖住了赵小六,等家里的男人出来,二对一,咋也能把这混小子的气焰打下去。哪知家中男人左等不来,右等不来,也不知狗子到底有没有找到高庆良?

    她坐在地下嚎了半日,也觉得口干舌燥,想收声却又担心从此弱了气势,正不知如何收场,人群外面忽然一阵躁动,外面有人高声喊道:“都让让,庆良来了!”

    狗子娘总算盼来了男人,眼神儿一亮,马上又哭嚎开了:“高庆良啊,你可来了!你可不知道啊,你的老婆被赵小六欺负成啥样儿了!”

    赵小六听得脊背发凉,忙跳脚骂道:“庆良家的,你可不能胡说。老少爷们都在边上看着呢,我多暂欺负你了,我可是连根指头都没碰你!”

    人群分开,一个身材高壮如同铁塔的汉子挤了进来,高庆良在武曲做杂役,每日里所作的活计倒与码头上那些装船卸货的苦力差不多。他的灵根虽然只有炼气二级,但力气出的多了,也练出一身的腱子肉,看着形象气质与那赵小六不相上下。

    众人只道有好戏看了,全都纷纷后退,给这两个壮汉腾出一些空间来。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