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滩上,修士们在夕阳之下谈论道法。

    距离这边不远的棚户区里,却已经升起来袅袅的炊烟,凡人不比修士,每日三餐的饭食,是他们奔波劳做主要目的。

    一个身材胖大的女人正坐在棚户区外围的一家门槛上,侧着身子与门内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媳妇叽叽喳喳地说话:“我说段宽家的,你这刚过门的,可得把规矩给他立好了。咱们女人一辈子,伺候完老的又要伺候小的,洗衣做饭,成天里就是瞎忙。他们男人这一辈子也忙,可全他娘的是为了下面那物件忙。你若一开始便放纵了他,日后有你哭的时候。”她瞄了一眼小媳妇,忽然压低了声音道,“你家老段,碰了你没?”

    小媳妇儿手上正缝补着男人的衣衫,被胖大女人这话说得脸蛋儿一红,手上一荒,险些被针尖扎到了手指,她瞥了一眼门外,悄声说:“庆良嫂子,你咋啥话都说?臊死个人了!”

    “你现在还是没开脉的凡人,可得忍住了,再想也不能让他碰你,否则就要被他吸干了精血,做个短命鬼。”胖大女人貌似苦口婆心,见小媳妇垂下头不理她,转了话题道,“我说的句句在理,而且全是为了你好。你看现在都什么时辰了?你家段宽还不见人影儿呢!若我说这规矩得给他立下,以后到了饭点儿,就得给老娘滚回家来。”

    小媳妇摇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老段在暖云阁的膳房当差,每日这个点儿就是给老祖做饭的时辰,他哪里回得来?”

    “你当老祖也像咱们一样,每餐都要煎炒烹炸做吃食啊?”胖女人翻了小媳妇一眼道,“老祖一身修为,那已经是到了陆地神仙的境地。她老人家早就不吃人间烟火,你家段宽在暖云阁其实就是就是个摆设,每日里清闲的很呢。”

    小媳妇性子虽然和气,却也不想听别人说自己男人的坏话,她语气稍冷道:“庆良嫂子若是没有别的事情,我要进屋准备饭食了。”

    胖女人忙满脸堆笑道:“你看我这记性,只顾着说话,全都忘了正事,我是过来问问,你家刻有现成的赤睛猪油,能否借我一些?我家狗子眼瞅着到了开脉的年纪,他爹不知从哪儿听来的偏方,说是在白米里掺些猪油能提高两成开脉的机会。”

    小媳妇犹豫一下,还是起身去到里屋,过不多时,端了一小碗赤睛猪油,递给胖女人道:“庆良嫂子要用尽管拿去就好,可别说借字,显得生分了。只是我家剩的也不多了,这些全给你了。”..

    胖女人连声称谢地接过油碗儿,可等她告辞回家,走不多远,脸色就变得难看了,三角眼一翻冷哼着自言自语道:“一个没开脉的凡人丫头,也是个狗眼看人的货色,那段胖子在暖云阁没少往家倒腾东西,鬼才相信你家就这么点猪油。”

    正嘀咕着,斜刺里忽然蹿出一个黑胖小子,满脸鼻涕眼泪地扑过来,哇哇哭道:“娘,你赶紧去看看吧,俺哥出事了!”

    胖女人好歹也是个开了脉的修士,总算没被她这小儿子一下子扑沟里去,她连退了两步稳住身形,一脚将黑胖小子踹倒在地吼道:“你个小狗崽子,差点撞死老娘!你可知老娘手上这点猪油,是舍了多大的脸才讨要来的吗?若不是为你开脉,老娘每日在家享些清闲多好?”

    胖女人骂过一顿,才沉下脸道:“说吧,你们哥俩又闯了什么祸了?”

    黑胖小子是胖女人家中二子,小名狗子,他从地上爬起来道:“俺哥在村口被赵小六打了,腿都被他踹折了。”虽然还没正式成为村子,但大家已经习惯将棚户区靠近外滩一侧的入口称为村口。

    “什么?这天杀的赵小六,听说他前几天刚刚升到三级,咱家虎子今年才开的脉,就给他拿来练手吗?”胖女人三角眼一瞪,将猪油碗交给狗子,嘱咐他回去喊他爹高庆良出来,然后撒开丫子就往村口跑。

    村口此时已经围满了人,其中凡人占了大半,也有不少修士混杂其中。棚户区属于凡修混居的地带,住在这边的修士,大多数也就是个炼气一两级的水准,若是放到寻常百姓所居的小镇子里,也能算号人物,在万兽谷这等七大宗门之中,全都是些没有存在感的小虾米,大家做的都是服侍人的差事,日子久了也没人在意凡修之间的地位高低。

    胖女人听见虎子在人堆里嗷嗷惨叫,心下大急,奔至人群外头,也扯起嗓子嚎道:“赵小六,你个不要脸的,仗着修为高深,就欺负我们高家头上?”

    众人听她喊叫,互相推搡着让开一条缝隙,胖女人挤进人堆,她家的大儿虎子果然正灰头土脸地坐在地上,一手捂腿,一手撑地,喊了声娘,哭嚎之声随之更大了一些。

    “你娘还没死呢,用不着你来哭丧!”胖女人脸色铁青地吼了虎子一声,目光转到赵小六的身上却是微微一愣,暗道:这混人怎地一身军卒打扮,真是好生奇怪。

    一般来说蛮荒修士,有点身家自持身份的,多穿道袍,或者是文士长衫,这两种衣衫都是袍袖宽松,走起路来飘飘摇摇甚是好看。

    而散修或者经常出入蛮荒猎杀妖兽的修士,则多穿兽皮所制的短打扮的猎户装,一般来说手臂以及小腿都会用绳锁或者布袋扎紧,除此之外,腰身也都十分肥大宽松。

    那些入了军籍的修士,穿着与寻常修士又是大不相同。不过等那狗子娘仔细看看,又觉得赵小六这身行头与军卒的衣着又有颇多不同。

    最突出的一点,就是军卒身上多加铠甲,即便是轻型的锁子甲也多采用强度韧性颇高的精钢或者青铜嵌入防御符文,炼制而成。

    而赵小六身上的所谓铠甲,其实是用兽筋编制而成,看起来倒像是绣在衣服上的装饰性的花纹。按说兽筋的防御能力无论如何也不能与精钢铠甲相比,但是不知为何,这种从未见过的兽筋甲,却给狗子娘一种颇有压力的感觉。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